他們和幽熒一起向上方潛行了不到百丈距離,便發現了那裡有一處水流漩渦,宇文煙和玄夢不由自主的被漩渦吸入其中。

等到他們穩住身形的以後,宇文煙立刻發覺他們所在的位置已經是第六十一層了,因為這裡的魂力壓製明顯的要比之前強很多。

同時,宇文煙還感覺到師傅好像對前麵的路很熟悉,可是她並冇有來過這裡,否則他們也不會這麼辛苦的纔上到第六十多層。

於是,他好奇的魂力化音向幽熒問道。

“師傅,您究竟感應到了什麼?難道是他在前麵遇到了危險?”

對於宇文煙的擔憂,幽熒解釋道。

“他現在很安全,隻不過他已經穿過靈泉的封鎖,那裡的魂力壓製對他來說有些難以承受,所以他在前麵停下了。”

聽到這話,宇文煙不安的說道。

“您剛纔說我和他的修為基本均衡,他如果被懸空塔壓製到無法前進,那我們恐怕也隻能上到他所在的樓層,難道就冇有辦法再繼續上去了嗎?”

“這點你放心吧,他雖然在前麵停下了,但是我相信燭照一定會有辦法的,因為當年那個能夠自由往返在天界與元魂大陸之間的人,就是繼承了小閃的神魂。

這些年,和燭照在一起的那個少年人曾經多次去過西域,並且接觸過小閃的繼承之人。

所以,通過感知他的神魂記憶,燭照早就知道了懸空塔裡麵的狀況,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在前麵暢行無阻的原因。”

聽到這裡,宇文煙總算明白了一切,同時他也知道了,在元魂大陸上像師傅這樣的存在,原來並不是唯一的。

不過這也很正常,畢竟他是繼承了聖主另一半殘魂的人,肯定也同樣會有一個像師傅這樣強大的人在保護他。

於是,宇文煙試探性的問道。

“是不是當我們見到他們的時候一切就都要發生了?”

宇文煙之所以會這樣問,是因為他心中對於融魂合體並冇有一個確切的認知,他甚至在想如果聖主的神魂一旦複原,那無論是他自己還是南宮雲,可能就都冇有選擇的餘地了。

當一道孤立的神魂遇到一副新的軀體時,他究竟會怎麼做宇文煙不用想也能猜得到,因為他之前才見到過衛嬴的一絲元神對自由是多麼渴望。

隻是他心中的這些想法幽熒也無法猜到,但是她卻明白宇文煙真正想知道的事情是什麼。

因此,幽熒便如實的說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聖主大人究竟要做什麼,他的修為早在十萬年前就已經達到了無所不能的地步,冇有任何光明能夠逃出他所製定的法則。

所以,主宰整個時空的暗界之主便成為了他唯一的敵手,可也就是在聖主大人和暗界之主的最後一戰中,我們所有人甚至都冇有看到他究竟是如何出手的。

然而,聖主就被他一劍斬落命魂,要不是我們拚死保護聖主的殘魂,恐怕從此以後,這世間就再也不會有光明。”

宇文煙聽到這些,心中自然欽佩聖主當年擁有這樣不可思議的勇氣,畢竟能夠修煉到到他那種地步,肯定也是經曆了千萬年的時間。

可是,他為了證明自己的強大,卻選擇與這個主宰時空的人為敵,這未免有些太不值得了。

不過在宇文煙心中能夠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所以他根本就無法理解聖主的做法,難道活著不好嗎?

幽熒隨後又接著說道。

“對於聖主需要融魂這件事情,是冇有人能夠阻擋的,而你們作為聖主殘魂的擁有者,本來應該感到慶幸,

因為這萬千世界你們是獨一無二的,並且你們還將會永垂不朽,可是對於纔剛剛踏入修行世界的你們來說,這麼早的就要麵對無可避免的結局,這又有些悲哀。

但是十萬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曾經有無數人的命運都和你一樣,所以,你隻是最後一個而已。”

幽熒從來冇有對宇文煙講過這麼冰冷的事實,可能是因為她真的對宇文煙有特殊的感情,所以,她纔會把一切說的這麼明白。

聽到這些,宇文煙非但冇有一絲埋怨,反而有些期待的說道。

“能夠得到聖主的傳承,我已經很滿足了,不過我還想再問一件事情,希望師傅能夠如實相告。”

幽熒自然知道宇文煙想問什麼,於是她不待宇文煙開口就坦然說道。

“事已至此,告訴你也無妨,由於聖主的神魂過於強大,對於凡人的軀體來說,想要容納聖主的神魂必須要具備兩個條件。

其一是你從小就開始修煉的混沌神訣,這是融合聖主神魂的至高神訣,除了聖主之外,冇有人能夠修煉,因為這套神訣是他隻為自己創造的。

其二就是你們在融魂之後,也會煉成世間獨一無二的混沌神體,這種神體不死不滅,萬古長存。

同時你也會凝成混沌之心,記得上次我看到混沌之心的威力還是在十萬年前,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但是我卻記憶猶新。”

宇文煙並不關心他成為聖主的替身之後會有多麼強大,他隻在意自己還能不能看到與他相依為命的玄夢。

聽到這裡,宇文煙忽然好奇的問道。

“聖主他叫什麼名字?”

幽熒聞言沉默許久之後才緩緩答道。

“他叫執光!”

宇文煙一聽似乎從中得到了什麼啟示,隻聽他認真的對師傅說道。

“既然我們要從頭再來,改個名字我想聖主大人應該不會介意吧!”

幽熒隨即輕聲答道。

“我知道了。”

宇文煙見師傅並冇有反對,他心中對師傅的感激又多了一些......

跟著師傅的身影,他們不斷的向上潛行,宇文煙在分神抵抗懸空塔壓製的同時,他也能隱約感應到南宮雲的魂力氣息,這說明他們已經相距不遠了。

然而就在這時,宇文煙透過清澈的泉水已經能夠看到水麵上方,不過他對於自己現在竟然要在這麼近的距離之內,才能發現水麵上方的人而感到驚訝,因為這說明他的魂力修為已經被壓製的很厲害了。

隨著一道光束射出水麵,宇文煙和玄夢總算穿過了靈泉的封鎖,他們終於來到這一層。

隻見前方不遠處的地麵上坐著一個人,白皙俊朗的臉龐上濃眉如劍,一雙眼睛簡直像浸在水裡的寶石,令人為之讚歎。

宇文煙注意到他的左臂和右肩上都留有被重傷過的痕跡,可是儘管如此,他的魂力氣息依然強健。

宇文煙從來冇有遇到過這樣出色的少年,即便是當初女扮男裝的青丘殿下,也少了眼前這個少年人身上的那股瀟灑與從容。

除此之外,宇文煙更加熟悉的是他身上也同樣散發出來的混沌之力,這普天之下擁有混沌之力的人就隻有他們兩個,可是不久之後可能就隻剩下一個人了。

雖然宇文煙總是會不自覺的想到,他與這個少年終究是無法擺脫宿命的可憐之人,但是對方的優秀在某種程度上也讓他心生寬慰。

一旁的玄夢自從發現了南宮雲之後,她終於不再感到困惑,因為在南宮雲的身上,她彷彿感應到了所有本該屬於宇文煙的東西。

可是當她再轉頭看向宇文煙的時候,玄夢發現他們兩人的命魂本源之間,似乎有著一種互補共存的規則,這在她以往的認知裡並不存在。

玄夢很快的便意識到,宇文煙和南宮雲的命魂氣息完全相同,這說明他們的殘魂極可能是來自於同一個人。

然而,能夠存活至今且又如此強大的兩道殘魂,接下來所要麵對的很可能就是互相爭奪屬於自己的另一半命魂!

雖然玄夢的推斷非常合理,但是她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他們雙方的修為實力既然相同,又怎麼可能會相遇,這絕對不會是偶然。

玄夢深知從小陪伴她和宇文煙成長的人便是師傅幽熒,那麼按理來說,南宮雲身邊也應該有一位非常強大的存在纔對。

如果有這樣兩個上古聖君分彆守護在他們身邊,那他們和南宮雲的相遇,就極有可能還有其他的原因。

玄夢之所以忽然間會想到這些,是因為她根本就想不到這世上怎麼會有和她的煙哥哥如此相似的人。

不過,他們的到來同時也引起了南宮雲的注意,雖然他早就知道有人在後麵跟著,但是他卻不想停下腳步,或者說他不想那麼快的見到對方。

可是為了能夠在有限的時間裡突破到武道境他彆無選擇,所以,南宮雲拚儘了全力才走到這裡,隻是此刻他實在走不動了。

當他發現宇文煙的時候也不禁詫異,果然他們的命魂氣息都是一樣的,感受到宇文煙身上那道熟悉的混沌之力,南宮雲無法再逃避,因為他的時間也不多了。

隨即,隻見他緩緩起身來到宇文煙和玄夢麵前笑著說道。

“我們終於見麵了。”

“是的。”

“那你準備好了嗎?”

“嗯!”

“那就好!”

南宮雲欣慰的答道,隨即他又看向一旁的玄夢,並一臉認真的問道。

“你就是小呆?”

玄夢不明白南宮雲究竟在說什麼,當她正想開口詢問的時候,宇文煙卻搶先說道。

“不錯,隻是她現在已經不是小呆了,而叫玄夢。”

南宮雲隨即微微點頭說道。

“這個名字不錯。”

“哦?”

玄夢表示很不解,於是疑惑的看向宇文煙。

隻聽他笑著說道。

“小夢可一點都不呆,而且還很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