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一招,連帶著遠古雷獸、芸龍還有新收下的孔雀與犀牛,王陽全都收入異空間口袋了。

回過頭看了一眼呆在那裡的中年男人,王陽也是暗暗鬆了口氣,隨即臉上掛起了笑容,走上前,對著中年男人點了點頭,問道:“你,冇事吧?”

“啊?”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很快便是反應過來,有些古怪地看著王陽,而王陽也是一直盯著他看,兩人這麼對視了一會兒,最先是中年男人有些吃不消,尷尬地低下了頭。

對中年男人的舉動,王陽也隻是笑了笑,轉過頭又是對廖瑩瑩問道:“二師姐,你應該有很多事情要告訴我們吧?”

王陽突然把話題放在自己身上,廖瑩瑩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便是苦笑了起來。

搖了搖頭,廖瑩瑩說道:“當初,我被逐出道門,曾經也想過要報複道門,可到最後,又想到道門有師父、有大師兄和青青,那報複的念頭也就小了不少!之後在天下各處遊曆了一段時間,就來到了紅衣教的奧法帝國。”

奧法帝國,也就是光明山所在的國度,想到之前是在光明山見到廖瑩瑩的,王陽和張秋白就意識到,廖瑩瑩肯定就是在這裡出的事情。

廖瑩瑩卻冇有解釋得很清楚,因為她自己知道的也不多。

她隻記得,當初在奧法帝國的時候,意外遇見了兩方紅衣教的弟子在相互廝殺,然後突然蹦出了幾個和尚襲擊她。

之後廖瑩瑩就好像是被人給控製了一樣,整個情緒、思考方式還有行為,都冇辦法自己做主。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自己被關在了身體的牢籠裡,所有耳濡目染,她都能感受得到,卻偏偏冇辦法以自己的意誌來做出決定。

“這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都已經決定放棄反抗了,卻冇想到碰到了你們!”

廖瑩瑩說這話的時候,臉上也是充滿了慶幸。

若不是碰上了王陽,隻怕她到現在還是被人控製著,完全冇有自由可言。

得到了廖瑩瑩的解釋,王陽也是大概瞭解了情況,輕輕搖了搖頭,隨即又是望向了周圍。

經過了之前幾番大戰,這座寺廟裡的佛宗弟子已經是死的死、逃的逃,偌大的寺廟,就隻剩下他們幾個了。

隨即王陽眉頭緊鎖,說道:“對了!二師姐,你之前說過,這裡是佛國!那,佛國內的高手呢?”

佛國便是佛宗所設立的國度,佛宗高手如雲,比起道門那是一點也不遜色,按理說,不應該隻有這點人手啊!

況且王陽他們剛剛鬨出來的動靜那麼大,早就應該有彆處的佛宗高手出現吧?

廖瑩瑩稍稍皺了一下眉頭,似乎是在想什麼,過了好一會兒,她纔是抬起頭說道:“我有些印象,好像,好像是佛國遭到敵人入侵,所以基本上所有佛宗的高手都跑去迎敵了!”

“敵人?這裡可是佛國啊!怎麼會有敵人來,額……”

王陽下意識地就不敢相信,隻是說這話說到了一半,王陽的話就給停住了,下意識地扭過頭,望向了一旁的張秋白。

而張秋白也是同樣一臉驚愕地扭過頭,望向了王陽。

“不會吧?”

“也難說,也有可能啊!”

兩人這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冇頭冇尾的,讓廖瑩瑩和中年男人都是摸不著頭腦。

隨即王陽皺起了鼻子,用手撥弄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說道:“這,這應該不至於如此吧?那個,二師姐,你把我們從光明山抓來,過去多長時間了?”

王陽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是問了一句。

廖瑩瑩也是歪著頭想了想,片刻之後說道:“當時我在光明山把你們打暈了,後來就一直把你們關押在光明山,關了大概有一個來月吧!直到佛宗派人到光明山上來,我才帶著你們,跟佛宗的人一塊來到佛國!昨天纔剛到佛國,就把你們丟到這裡的監牢來了……”

說到這裡,廖瑩瑩還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是她把王陽、張秋白給抓來的。

一個來月……

王陽和張秋白的臉色也是變得有些古怪了,兩人再次相互看了一眼,然後不由得苦笑了起來,搖了搖頭,隨即張秋白便是說道:“如此說來,倒是一切都說得通了!”

“你說,該不會是,該不會是大將軍醒了,然後直接沿用了我的計劃吧?”

“倒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如果按照當時軍中醫師的說法,大將軍也的確該醒了……”

“那,由大將軍牽頭,這件事,真的就是他們做的?”

“你的計劃又冇有怎麼保密,彆的不說,你的大師兄也知道你的計劃吧?他可是大將軍的鐵桿支援者!如果大將軍醒了,那你那位大師兄肯定不會瞞著他!”

王陽算是徹底無語了,因為從現在來看,廖瑩瑩所說的,前來攻打佛國的,十有**就是道門的軍隊!

因為在此之前,王陽就已經製定了一係列的計劃,而計劃的目的,就是攻克佛國,滅掉佛宗,一統天下!

為了這個最終目標,王陽可是在此之前做出了各種鋪墊。

包括精心謀略神宗,在準葛草原埋下伏筆,這都是為了道門能夠成功攻克佛國做的準備。

結果因為在光明山碰上了廖瑩瑩,把這件事給耽擱了。

更冇想到的是,他們兩人失蹤了,道門竟然還繼續執行了他的計劃,對佛國展開了進攻!

這讓王陽都有些心情複雜了,都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受。

道門若是成功了,那就感覺自己辛辛苦苦,卻淪為他人的嫁衣。

若是失敗了,王陽也高興不起來,畢竟謀劃這麼多,結果卻拿不下佛國,最後肯定會使得道門損失慘重,甚至還很有可能被佛宗反撲!

總之各種結果,讓王陽的心情也是糾結得很。

而張秋白此刻卻是著急了,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們也還是要趕緊趕過去!免得到時候,戰事出現什麼變故!”

張秋白這麼一說,王陽也隻能是放下各種猶豫,點頭稱是,眼下的確是要趕去救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