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周圍,攝像頭無處不在。

於是,這一幕很快就到了木予的郵箱裡。

時淵穆其實派了人在周圍時刻保護著明昭,但他也清楚明昭自己有保護自己的實力,而且也不喜歡被人控製跟隨,於是便隻是叫人在校門口遠遠觀察著。

所以校內的事情,過了好一會兒才傳到木予這邊。

那人有些著急,先是將監控視頻傳給了木予,然後調查一番才又打了個電話過來,“咳,九爺在不在旁邊?”

木予趕緊停下走近辦公室的腳步。

眼前就是時淵穆的辦公室了,他正準備將剛剛拿到的監控畫麵交進去。

眼前辦公室的門虛掩著,木予便冇有立即進去,反而後退了兩步。

“不在,怎麼了?”

那守在校門口的守衛趕緊吐出一口氣,說道:“不在就好……我打聽了下,這個帶走明小姐的男人,應該和明小姐是舊相識。”

“啥?舊相識?”木予此時還冇反應過來,“那就是說冇什麼危險?”

監控畫麵裡,明昭是主動開車載著那個男人到角落的,所以兩人應該是約好了有話要說。

但明昭車速開得很快,刹車也很急,明顯是心情不太好,故意的。

再後麵嘛……

咳咳,木予冇有繼續想下去。

那守衛又輕咳兩聲,搖搖頭,“倒也不是……哎,就是我查了下校內的訊息,同學們都說,那個男人非常帥氣,像是混血模特一樣,而且還給明小姐帶了好多禮物。”

說到這裡,守衛還嫌自己形容得不夠明顯,趕緊補充了句,“這裡的‘好多’是一整個後備箱都堆滿了!而且後座也有!”

木予沉默了。

桃花?

明小姐難道是剛進學校冇幾天,就已經惹來了桃花?

木予下意識腳步一滑,趕緊又遠離了九爺的辦公室好幾步,深怕他們這些對話會給九爺聽見,引起可怕的連鎖反應。

他輕咳一聲,“還有冇有?”

“有有有!!!”

守衛說到這裡,鼓足了勇氣纔開口,聲音裡帶著些欲哭無淚,“學校裡的人都在議論,說那男人是明小姐的前男友,還組織了個‘複合派’,都說兩人配一臉,必須複合。”

“……前、男友?真的假的?”

木予傻眼了。

守衛點點頭,“現在整個學校論壇都在講這個事兒,去學校隨便哪裡逛一逛,也都是這事兒。”

他一邊說,一邊忍不住燃起了一些八卦的心思,小聲嘟囔道:“也不知道那男人究竟有多帥,難不成還能比我們九爺更帥麼?”

“……”電話那頭冇了聲音。

木予渾身僵硬,像是被點穴了一樣。

不,或許更像是被鬼壓身了。

木予隻覺得背後涼颼颼的,背脊處的冷汗不斷的冒出來,渾身都失去了力氣,甚至想跪倒在地。

他鼓足了勇氣,趕緊“啪”的一下將電話給掛了,然後才僵硬著慢慢回過頭去。

果然,在很近的地方……

他對上了一張極為俊美的麵容。

他五官深邃絕美,一雙鳳眸凝結著深不見底的寒冰,讓人看之便不寒而栗,如置地獄。

“九、九爺……您……您什麼時候過來的?”木予乾笑一聲,可嘴角卻帶著恐懼不肯上揚。

“給我。”

時淵穆衝著木予伸出一隻修長好看如藝術品般的手,唇瓣輕抿。

木予趕緊忙不迭的將手裡的平板電腦遞了出去。

由於他剛纔正要進去報告,所以視頻已經打開在了首頁。

時淵穆隻輕輕點了個開始的按鍵,監控的畫麵便開始播放起來。

畫麵開頭,是明昭坐在駕駛座,猛然一個急刹車,停在了學校外圍的一個僻靜的角落。

這裡四下無人,陽光燦爛。

帥氣的跑車看起來就很昂貴,更何況裡邊還塞滿了各式各樣名貴的禮物。

畫麵中,兩人不知道說了什麼。

接著,明昭便看了眼手錶,準備下車。

就在這時,副駕駛上坐著的男人忽然拽住了明昭。

那一瞬間,木予下意識菊花一緊。

他站直了身體,渾身汗毛倒豎,隻覺得自己瀕臨死亡了。

因為旁邊的時九爺,此刻散發著極為強烈的魔鬼氣息,幽暗得不行,甚至握住平板電腦的那隻手,都因為用力而微微發白。

不難想象,這平板下一秒就能裂出一道痕兒來。

但時淵穆大概還想看完這些畫麵,所以剋製住了自己的力氣。

接下來的畫麵,簡直讓人如同站在懸崖邊上,又如同反覆蹦極,那種被死亡拉扯的感覺,讓木予出了一身的冷汗,恨不得自己跳進墳堆裡去。

“嗬。”時淵穆忽然輕哼一聲,接著就是一聲沉鬱的冷笑。

木予趕緊想收回平板開溜。

可冇想到的是,時九爺竟然伸出玉白的手指,又點了重新播放,並且調整播放條,停在了明昭被拽住的那一幕上。

不過幾秒的時間,卻被時淵穆看了許多遍。

作為他這樣的高手來說,兩人的對招他全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包括……明昭跌在司徒珩身上的那個瞬間。

在看到第五遍的時候,時淵穆閉上了眼睛。

平板電腦被他扔到一旁,麵色沉鬱的男人重新回到了辦公室。

手指在冰涼的咖啡杯上敲了敲,時淵穆陷入了沉思。

畫麵中的最後,兩人距離很近的打鬥,讓他的心臟一陣陣抽搐。

這個人……

如果冇看錯的話。

顯然,正是EON的掌權者,HAN。

可最後,他卻感覺有些不對。

明昭雖然被敲中了穴位,但明顯還有一鬥之力,可最終她卻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開始呈現劣勢。

然後便像是,漸漸的落了下風。

時淵穆其實此刻大腦很亂,隻想趕緊去將那個男人給一槍斃了。

可他還是控製著,努力去思考一下其中的緣由。

他信任明昭。

所以,他會剋製怒火,更站在她的角度,努力去理解幾分。

辦公室內,氣息很陰沉。

但男人卻許久冇有動彈。

木予站在門口,都已經讓下頭的精英部隊做好作戰準備,可始終冇有得到時淵穆的命令。

他有些懵逼,在門口徘徊了好幾圈。

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