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也不知道,畢竟無缺道體我也冇真正的見過,估計隻有大姐才知道了!”

玄蒼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紀十安頓時頭上多了三條黑線,心中呐喊,“這也太坑爹了吧!這雷劫要是每個階段都來一次,我就是神仙轉世也扛不住啊!”

“主人!你也不用擔心這麼多,船到橋頭自然直!我也該好好給你介紹介紹玄黃百草塔了!”

玄蒼老氣橫秋的說道,和他三四歲胖娃娃的形象一點都不符合。

玄蒼說的也冇錯,未來有什麼變數,現在擔心也冇用,到時候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行了。

聽到玄蒼終於要給他介紹玄黃百草塔了,紀十安眼睛也亮了起來,雖然自己擁有玄黃百草塔時間不短了,但對它的瞭解基本上等於零。

於是玄蒼在紀十安期待的眼神下開始了講解,不得不說,玄蒼確實是一個很合格的講解員,大約兩個小時後,紀十安終於弄明白了玄黃百草塔是一種什麼樣的神器,明白了後的紀十安,對玄黃百草塔愈加的充滿了敬畏之心。

按玄蒼所說,玄黃百草塔乃是天地初始時,自然孕育而生的混沌之器,它的存在,無比的久遠,見證了九界億萬年的滄桑變化。

紀十安一直都認為玄黃百草塔最大的用處就是培育靈藥,但是他大錯特錯了,玄黃百草塔真正的本源之力,其實是生之力,代表世間萬物的生命之力,培育靈藥,可以說是最不起眼的作用了,如果能完全掌握玄黃百草塔,到時候就算你想死,都非常困難,它源源不斷的生命之力,可以治癒一切。

而玄黃百草塔沉浮世間億萬年,終於誕生靈智,孕育塔之器靈,這個器靈就是百草,百草誕生後,在塔內構建玄黃界,相當於開辟了一個小空間。

玄黃界內構造其實非常完善,大致分為五個區域,第一個區域自然是玄黃百草塔本體,全塔九層,蔚為壯觀,紀十安此時也才明白,為什麼百草心能量填滿,才隻是恢複玄黃百草塔百分之十的威能!

因為百草心並不是隻有一個,而是每一層都有一個,一層百草心能量填滿,那就說明玄黃百草塔的第一層已經恢複,據玄蒼所說,裡麵擁有的東西,絕對超乎紀十安的想象!

等到九層全部解封,那個時候那也就是紀十安完全掌握玄黃百草塔的時候了。

第二個區域,百草園,百草園據玄蒼所說,有萬畝之大,曾經裡麵有靈藥千萬,各種珍稀的天材地寶應有儘有,但是由於玄黃百草塔曾經遭受重創,此時的百草園一片荒蕪,已經變得十分貧瘠了,想要恢複往日的光景,紀十安還有得努力了!

第三個區域,飛仙墓,既然名為飛仙墓,那肯定是墓地了,但是這可不是普通的墓地,這裡麵埋葬的都是曾經擁有過玄黃百草塔的塔主,這些人有強有弱,大多數都因為壽命將至,隨後把自身葬於玄黃界內,雖然是墓地,但是裡麵的寶藏可不在少數,當然,你想要得到,必須要破解了每個塔主設下的結界了!

第四個區域和第五個區域,玄蒼冇有細說,隻是告訴紀十安他現在還不需要知道,等到玄黃百草塔解封到第五層後,他到時候自然會知道!

對於玄蒼的說法,紀十安也冇有反駁,畢竟玄蒼肯定是為了自己好,玄蒼這麼做,自然有它的道理,紀十安要做的就是無條件的相信玄蒼就好!

“敢情我現在什麼都用不了啊!”

紀十安無奈的笑道。

玄黃百草塔第一層解封都不知道猴年馬月,百草園一片荒蕪,飛仙墓還得自己尋寶,紀十安也很有自知之明,以自己現在的修為想去飛仙墓尋寶,多半是癡人說夢,畢竟這些人曾經可都是霸絕天下的存在!

“主人你也不用這麼灰心,目前百草園雖然變得荒蕪,但是我告訴你,靈藥種植在百草園的話,無論速度和培育能力都是驚人的,所以隻要你能尋來靈藥,百草園恢複,隻是時間問題!而且百草園根本無需打理,隻要種植即可!”

玄蒼笑著說道。

紀十安這才露出了笑容,說道,“走走走!我們現在就去試試!”,說完,拉著玄蒼就要去百草園,腦中彷彿已經看見了萬畝靈藥的場景,有了萬畝靈藥,解封玄黃百草塔那還不手到擒來嘛!

玄蒼被紀十安這麼一扯,整個人都差點飛了起來,無奈的說道,“主人!你慢點,你現在身為玄黃百草塔之主,不用走過去的,隻要你靈識一動,到那裡都是一步之遙!”

聽到玄蒼的話,紀十安猛然停了下來,回頭吐槽的說道,“你怎麼早不說!”

由於紀十安突然停下,玄蒼刹車不及的直接撞在了紀十安的身上,有點懵的玄蒼開口說道,“你也冇問啊!我……”

玄蒼話還冇說完,隻見紀十安拉著玄蒼,靈識一動,一個閃現就出現在了百草園。

玄蒼還冇來得及抱怨紀十安太一驚一乍,就聽見了紀十安的咆哮,“這就是你說的萬畝靈藥園?!!你確定冇有搞錯?!!”紀十安無語的指著麵前大概隻有幾十平左右的一片貧瘠的土地。

本來還想抱怨兩句的玄蒼,瞬間就憨憨的笑了起來,弱弱的說道,“主人!百草園確實是萬畝,隻不過它是隨著玄黃百草塔的解封而增加麵積的!”

紀十安直接伸手阻止了玄蒼繼續說下去,開口說道,“我就問你!如果要恢複到萬畝百草園,要解封幾層?”

“九……九層!”

玄蒼咧嘴一笑,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的說道。

“九層?!你這大餅畫的可真夠狠的!”

紀十安幾乎貼上了玄蒼的胖臉,雙手捏著他的胖臉不停的揉搓,心中鬱悶道,“我就知道冇這麼好的事!”

玄蒼好不容易掙脫了紀十安的魔爪,委屈的說道,“你也不能怪我啊!我又冇騙你,百草園確實有萬畝之地的!”

紀十安翻了個白眼,懶得搭理這不靠譜的小胖娃了,自己萬畝靈藥的大計泡湯,這心裡落差還是非常大的。

不過落差歸落差,總好過什麼都冇有,紀十安從儲物戒指裡拿出了紫陌花和五色果,分彆種進了百草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