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逸擦擦手心和額頭上的冷汗,結束了手機錄像。

他把唐伯虎抱在懷裡,摸摸它的頭:“今天你立了一個大功!”

唐伯虎吐吐舌頭,呲了呲牙,露出一個洋洋得意的表情。

想起剛纔的恐怖白影,商逸還是心有餘悸。

他左手把唐伯虎抱在胸前,右手握緊破邪刀,慢慢走向恐怖白影消失的第四個廁所隔間。

盯著隔間門板看了一會兒,見冇什麼動靜,他鼓起勇氣,輕輕推開隔間門板。

裡麵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廁所隔間,蹲式便池,抽水開關,衛生紙婁。

商逸滿臉疑惑的關上隔間門板,突然想起了什麼。

他閉上右眼,用左瞳再次看向隔間門板。

這次他終於發現了不同!

在左眼的世界下顯示的隔間門板,四周邊框閃爍著一圈淡淡的白光。

門板的中間,一個血紅的“C”非常醒目的印在門上。

看上去像是大量的血漬在從裡向外滲透,穿透了木質的門板。

還有很多很細的血條在慢慢向下流動,使得整個“C”看上去非常恐怖。

他盯著這個像是厲鬼手寫的血紅“C”看了一會兒,用手去輕輕觸摸它,並冇有什麼變化。

於是深吸一口氣,再次輕輕推開門板。

他以為會見到什麼驚悚的事情,已經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

但是門板被推開後,在左瞳的注視下,裡麵的情況和剛纔並冇有什麼不同。

他看了看門板裡麵的內置門鎖。

“廁所的隔間都是在裡麵才能鎖上,但是剛纔這個隔間門板發出很大的聲音。”

“好像從裡麵推門出來要費很大的勁,說明並不是這個門鎖在起作用。”

“這個隔間門板非常詭異,裡麵有可能通往一個無法想象的恐怖世界,我必須趕緊把這個門板給封上。”

“不然場景裡隨時會出現恐怖的白影怪,萬一傷到遊客,我這個鬼屋也就彆想再開下去了。”

想到此處,商逸說乾就乾,很快從三樓儲物間裡找來工具和材料。

叮叮咣咣忙活了好一陣,才把這個廁所隔間的門板徹底封住。

這時,他纔想起來剛纔還錄了視頻,於是從三腳架上把手機拿下來,開始檢視錄像。

視頻一共六分鐘多一點。第一分鐘漆黑一片。

第二分鐘,視頻清晰的錄下了商逸打開手電的瞬間。

在鏡子中顯示出來的,就是商逸自己的臉,根本不是什麼獄長的臉!

商逸盯著視頻:“難道我出現幻覺了?我在自己嚇自己?”

“不會啊,我記得清清楚楚,那就是獄長的臉,絕對不會看錯!”

在視頻的最後一小段,確實從視頻中的鏡麵,可以看到第四隔間的門板在晃動。

但是之後出現的畫麵,讓商逸目瞪口呆。

因為從手機視頻裡顯示出來的影像來看,那個撲向商逸後腦的東西,根本不是一團白影。

而是身材和臉龐都非常像商逸的一個黑影!

從視頻裡看到的效果,似乎是商逸自己從隔間裡衝了出來。

或者說,在鏡子裡出現了另外一個商逸,撲向了商逸的後腦!

在視頻的最後,可以看到一個小動物騰空而起撲向黑影,黑影立刻後撤,然後就消失在黑暗中。

開燈以後,清晰的商逸出現在視頻當中,此時視頻就此結束。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個視頻的效果,反而更像幻覺。不過這個視頻的恐怖效果卻是一流的。”

商逸使用左瞳,仔細的檢查了一遍鏡子以及廁所內所有的空間,確認冇有什麼異常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打開這個世界的雲音短視頻APP,註冊了一個賬號,把視頻傳了上去。

幾分鐘後,這個被他起名為“鏡中的鬼臉”的視頻就被大量觀看和轉發。

一驚一乍、陰森恐怖的視覺效果,嚇尿了很多無聊刷著雲音的水友。

人們在雲音裡看夠了唱歌跳舞、說學逗唱,一下子來個驚悚恐怖的,都倍感新鮮。

視頻的關注度如滾雪球般飛速增長,視頻下方的奇葩評論層出不窮。

“這個視頻釋出者是不是有病?誰特麼半夜三更不睡覺在廁所裡用手電自己嚇唬自己?”

“友情提醒!6分04秒高能!請獻出你的小心臟!”

“隔間裡出來的是個什麼東西?真把我嚇壞了!”

“地上跳起來的那個是什麼動物?看空中姿態比警犬還凶猛!”

“我能罵人嗎?大半夜的,讓我刷到這麼個東西,嚇得我覺也不敢睡了!”

“視頻最後的聲音和黑影好嚇人啊,如果是合成的效果,這水平絕逼一流。”

“從聲音和影像的配合度來看,我看不像合成的。”

“你懂個屁!這視頻絕逼是後期合成的,如果不是,我明天就直播吃翔!”

“有點佩服UP主的勇氣,如果是我,半夜三更連進這種地方的勇氣都冇有,更彆說打手電照鏡子。”

“你們都彆瞎逼逼了,你們難道都冇看到嗎?人家都把鬼屋的地址打出來了,這就是商業炒作!”

商逸的短視頻賬號不斷受到各種私信,有罵孃的,有質疑的,有好奇的。

商逸把私信大致瀏覽了一下,根本不想理會這些人。

他這個視頻是實拍的,識貨的人自然能看懂,看不明白的人,解釋再多也是徒勞。

看著大量的無辜路人在視頻評論區破口大罵,商逸露出了不厚道的微笑。

隔著手機螢幕都能感受到路人們受到的驚嚇,不由得回憶起穿越前自己直播生化危機七時的壯觀場景。

被商逸這一劑猛藥直接嚇尿的路人越來越多,歇斯底裡的大罵引來了更多路人圍觀。

視頻的評論區已徹底淪陷,視頻熱度如火箭般直線攀升。

“剛釋出視頻,粉絲數就增加好幾百,看來大家對我的視頻還挺感興趣。”

商逸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這麼大的熱度,要是我不順便來個互聯網營銷,就太對不起這批嗷嗷叫的吃瓜群眾了。”

他很快在短視頻個人介紹那裡,寫上了自己鬼屋的地址,還附上了一個註釋:冬海最嚇人的鬼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