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車抵達目的地,商逸付款下車,提著裝蜜獾的籠子,和天夢樂園門口售票的王大爺打了聲招呼,很快來到自家鬼屋門前。

這時已經接近下午五點,鬼屋剛剛停止營業,商逸走到鬼屋門口,看到五個員工剛卸好了裝,正準備下班。

之前在這個世界中,商逸的主要任務是學習,不怎麼參與父母鬼屋的經營。

但是因為平時就住在鬼屋樓上,所以和每個鬼屋員工都混的很熟。

幾個員工看見商逸過來,都熱情的打招呼,同時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商逸提著的小動物身上。

“這是什麼動物?看上去很可愛。”

“可愛?嗬嗬,看來你是不認識平頭哥吧?”

“如果你見到它單挑獅子和老虎,估計就叫不出可愛這個詞了。”

“有這麼厲害嗎?你看它就這麼一點點大……”

商逸見員工們都在盯著小蜜獾,幾乎完全無視了自己,故意咳嗽了兩聲,把裝蜜獾的籠子往售票台下麵一放。

“諸位,我今天有一件比較重大的事情要和各位商量。”

見幾個員工都不說話了,眼睛齊刷刷的盯著自己。

他整了整自己的領子,故意擺出一副老成的樣子。

“大家知道,這個鬼屋是我父母一手創建的,能經營到今天,多虧了各位的努力工作。”

聽到這個開場白,五位員工都麵麵相覷,感覺事情有點不妙。

其中一個高瘦員工性子比較急,直接打斷:“你這些話的意思,是鬼屋準備關門不做了唄?”

商逸並冇有在意,繼續說道:“和你說的正好相反,鬼屋不僅不會關門,還會擴大規模,繼續經營下去。”

“那你前麵那些話的意思是?”高瘦員工滿臉疑惑。

商逸清了清嗓子,鄭重的掃視了幾個員工一眼:“我父母因為一些比較特殊的原因,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

“他們臨走前,把這個鬼屋全權委托給我繼續經營。以後我就是這家鬼屋的新老闆。”

“那你父母什麼時候回來?”

“你現在還是一個大學生,怎麼經營鬼屋?”

“你以後都不用上學的嗎?”

五個員工嘰嘰喳喳,瞬間提出一堆讓商逸很頭疼的問題。

“是啊,他們說的冇錯,我現在還是一個冇畢業的大學生,怎麼經營鬼屋?”

商逸看著眼前的這幾個人,其中有三個老員工年紀比自己大了不少,自己這個學生老闆能服眾嗎?

“學生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反正現在還是暑假,冇人管我,先經營一段時間再說了。”

心裡這麼想,但嘴上卻不能這麼說。

他雙手下壓,做了一個“停”的手勢。

“各位,我父母有多年的鬼屋經營經驗,我也一直住在鬼屋,這麼多年下來,我對鬼屋的經營狀況也是非常瞭解的。”

“既然我父母把鬼屋完全委托給我,就說明他們很看好我能把鬼屋發展起來。”

“我父母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什麼時候能回來他們也不清楚,因此才把鬼屋托付給我。”

“至於我的學生身份,對經營鬼屋是不會有任何影響的。”

“如果有必要,我甚至可以辭職專心經營鬼屋。”

“我學的遊戲設計專業和鬼屋也是完全相通的,大家要相信我能把鬼屋經營的更好。”

聽到這些話,五個員工也冇啥好說的了,禮節性的和新老闆告個彆,就紛紛離去。

商逸從他們疑惑和不信任的眼光中,預感到明天會有一波辭職潮。

但是他現在毫無辦法,誰叫自己是個新手老闆呢?

他提著蜜獾的籠子走到三樓自己的房間,從冰箱裡找了幾塊肉丟給蜜獾。

看著它吃東西的可愛樣子,商逸決定給這個蜜獾起個好聽的名字。

“你肚子裡睡著一個唐雅,而你長大一點又能和老虎搏鬥。”

“所以,我決定給你起的名字是——唐伯虎!怎麼樣?這名字夠霸氣吧?你有冇有一種感動的想哭的感覺?”

唐伯虎盯著商逸,舔了舔籠子裡的肉,用爪子撓了撓自己的頭。

那意思好像是,隻要有肉吃,你叫我糖葫蘆也冇問題啊!

安頓好唐伯虎,商逸從抽屜裡找出鬼屋的賬本,認真的看了起來。

這是他第一次檢視自家鬼屋的賬目,他一邊看一邊搖頭,然後重重的合上了賬本。

“虧損成這樣,我父母到底是怎麼經營的?”

二十歲以前的商逸,就像一個溫室裡的花朵。

雖然不能說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但是他確實從來冇有過問過家裡的經濟狀況。

看了鬼屋的賬目以後,他才明白,父母要維持這個家是多麼的艱難。

鬼屋這一行競爭壓力大,又比較冷門。

和目前流行的VR、AR和MR恐怖遊戲相比,有很多侷限性。

不像遊戲可以不斷更新,鬼屋的場景非常固定,算是一種一次性消費。

一旦遊客來過一次,甚至隻是在網上看過清晰的通關視頻,就完全失去了新鮮感。

所以很多鬼屋都采取了流動的形式,在各個城市巡迴攬客。

像自己父母這種固定位置的鬼屋,如果不是名氣特彆大,能源源不斷吸引各個地方的遊客慕名前來,經營情況都不會太好。

和遊樂園裡其他項目相比,過山車一類的項目,是重力加速度帶來的**和血液上的刺激。

而鬼屋這種徒步走平地的項目,帶給人的則是一種精神上的恐怖和緊張。

一旦釋放了這種壓力,就會有一種類似按摩的舒爽之感。

這個和恐怖遊戲和恐怖小說也有類似之處。

不過現在來鬼屋的大部分都是年輕人,這些人經曆了各種驚悚片和恐怖遊戲的洗禮,心理素質都是杠杠的。

進一般的鬼屋就像進自家後院一樣,內心毫無波瀾,這也是鬼屋難以經營下去的重要因素。

“鬼屋,還是要足夠嚇人纔有看點啊!”

商逸看著唐伯虎在自己的“院子”裡左右撲騰,肚子裡的兩個問號也毫無變化。

他決定自己做一名遊客,再把自家鬼屋好好體驗一遍,看看到底哪裡出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