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逸趕緊帶上夜視儀跟著她,來到地下三層的武器庫。

唐雅指著箱子裡的軍用手電,商逸立刻會意,打開手電,跟著唐雅來到地下二層的醫用倉庫。

推門進去,晃動手電,隻見不大的房間內有好幾個櫃子。

櫃子裡擺滿了各種醫療器械和各種瓶瓶罐罐。

房間靠裡的地上,還放著一個籠子,裡麵有個動物在不停的扭動。

唐雅打開櫃子,從裡麵找出幾個黑色小瓶子,打開瓶口一飲而儘。

她來到籠子旁邊,用手指著籠子裡的動物,雙手放在頭的一側,做了一個睡覺的動作,然後身體變透明,慢慢消失。

籠子裡的動物,商逸看了半天,也冇認出來是隻特殊的狗,還是隻特殊的貓。

它體型不算大,臉部有點像狗熊幼崽,頭頂和後背披著一層白色的毛,其他部位則全是黑毛。

既然唐雅這次是附身在了這個小動物上,商逸隻好提著籠子,把這個小動物帶在身邊。

商逸回到監控室,用碎顱錘把監控硬盤一塊一塊敲的稀爛。

然後來到地下一層獄長辦公室,找到了自己的手機和相機。

來到牢房,把蜥蜴的屍體搬到監獄門口,脫下蜥蜴的警服和臉皮。

再把所有用過的武器裝備和屍體放在一起,用兩顆手雷炸的粉碎。

所有善後事宜都已處理完畢,提著籠子,走出監獄大門,並反身把大門關好。

這時係統飄出字幕:“恭喜你完成主線任務-越獄。”

“冬海西郊鬼屋獲得解鎖九陰山監獄場景的資格!”

“體力 10,力量 10,敏捷 10。”

“體力:正常人類擁有的體能。”

“力量:正常人類擁有的肌肉力量,隻能用於現實世界,無法作用於鬼怪。”

“敏捷:正常人類擁有的反應速度、移動速度和行動速度。”

商逸感覺頭腦一陣清涼,雙手發熱,四肢頓時充滿了力量。

“原來完成主線任務,還可以強化自身,這係統牛批!”

這時眼前出現係統字幕:“完成第一個主線任務,增加九陰山監獄資料庫,請至係統介麵檢視。”

進入係統介麵,商逸發現多了一個資料標簽頁。

【九陰山監獄】

場景資料,獄警資料,醫生資料,怪物資料,囚犯資料。

商逸大致看了看每個分類的介紹,這才明白,原來這個監獄根本不是用來關押犯人的。

而是用特殊手段,把人變成精神病患者,以便植入怪物的。

地下一層的精神診療室和物理診療室,就是用精神和物理的手段,把人逼瘋的場所。

他們會把囚犯折磨到精神崩潰,接受一個小型的開顱手術。

然後就會有一個不知道有多噁心嚇人的怪物,進入囚犯的腦子,控製囚犯的神智,然後在囚犯身體裡慢慢長大。

這也就是獄長在對講機裡提到的“囚犯**實驗”。

任何進入這裡的囚犯,都將麵臨生不如死、慘絕人寰、暗無天日、人將不人的悲慘下場。

看到這裡,商逸不由得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如果冇有係統,冇有唐雅,冇有成功越獄,自己的下場實在是不敢想象。

而唯一逃跑的獄長,商逸現在也明白了,他隻是一個嚴重精神分裂的病人,不能掌控自己的行為。

根據在這個世界的記憶,商逸很快找到走出九陰山的道路。

他在一條公路旁攔下一輛出租車,向自己父母的鬼屋開去。

在出租車上,打開自己手機,看見裡麵有一條母親發給自己的簡訊:“小逸,好好經營我們的鬼屋,我和你爸等著你的好訊息!”

看看這條短訊息發送的時間,是自己推爸媽下山之前的兩分鐘!

從母親發的這條簡訊來看,父母在被推下山之前,就已經決定要委托自己單獨經營鬼屋。

他突然覺得,父母掉下懸崖這件事,並冇有表麵看上去那麼簡單。

他們現在的狀態也不能定性為死亡,說成失蹤或許更貼切一些。

商逸反覆回憶自己推父母下山的一些細節,感覺自己是被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在牽引著。

用左眼看了一下右手邊籠子裡的小動物,發現它肚子裡的黑影上,好像有一個數字。

他一陣興奮,這一定是唐雅甦醒的進度!

再仔細一看,發現這個數字居然是“??”!

他不由得一陣失望,想想外麵還有一個精神分裂的獄長,他會不會來找自己,完全無法預料。

冇有唐雅在身邊,一點安全感都冇有!

不過,有兩個問號總比什麼也看不見強。

也許到了哪一天,或者觸發了什麼條件,問號就可以變成可見的百分比了!

至少還有希望!

籠子裡的小動物看見商逸一直盯著它看,估計是不清楚是否懷有惡意。

突然雙目圓睜,張牙舞爪起來,那意思是,你彆看我還小,我可是超凶的。

商逸看著這個小傢夥在籠子裡亂撲騰,拚命裝出一副異常凶猛的樣子,不由得有點想笑。

不管你是條異種狗,還是條變異貓,裝的再凶有什麼鳥用嗎?

還不是乖乖在籠子裡當寵物,出來被人牽著當寶寶?

他很好奇,這到底是什麼品種的貓或者狗,忽然想起,自己已經拿回手機了。

於是他迅速打開流量,在手機裡查詢搜尋引擎類的APP。

“原來這個世界的搜尋引擎叫千度!”

他開始搜尋“背部長白毛,腹部長黑毛的動物。”

結果跳出了一個商逸在兩個世界的記憶中都冇有接觸過的名字:蜜獾!

他又立刻千度了一下蜜獾這個關鍵字。

看完之後,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我的個乖乖,我是準備養一個什麼樣的小祖宗在家裡啊!

這和養一頭獅子、一頭老虎、一頭金錢豹在家裡冇什麼區彆!

徹底清楚了蜜獾無與倫比的凶猛習性之後,商逸知道自己錯了。

這個小動物擺出來的凶猛樣子,真不是裝給我看的,是真特麼的就這麼凶猛。

如果現在就把它給放出來,商逸懷疑它會不會一口把自己的手指頭給咬掉!太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