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鬼手技能結合新給的這兩個道具實現的效果,比電影裡的還要誇張。

可以從頭到腳,從衣服到髮型,瞬間對目標人物進行完全的還原。

配合已經掌握的鬼舌技能,商逸現在有能力瞬間變成任何已經見過的人。

這種變態的喬裝能力,讓他無論是經營鬼屋,還是禁地探險,都有了極大的便利。

獲得係統之後,商逸一直都在死中求活,苦苦掙紮。

此時,他才第一次感受到了係統的強大,也對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未來充滿了信心。

他把製服和麪具收回隨身空間,抑製住有點激動的心情,拿了一張“盧恩公寓客人情況登記表”來到鬼屋門口,隻見下午來排隊的遊客明顯比上午更多。

這時剛到下午兩點,李叔從摩天輪那邊走了過來:“小逸,生意不錯啊。”

商逸連忙給李叔送出一個燦爛的笑臉:“冇有李叔幫忙,哪有今天。”

“你小子,當了兩天老闆,說話水平見漲啊。”

“我過來是想告訴你,倪董事那邊的施工隊已經聯絡好了,明天就能過來開工,到時候你和你的員工交待好,配合一下。”

“好的,冇問題。”

李叔點點頭:“昨天一下暈倒六個,我現在還心有餘悸,今天我幫你看著點,防止有人過來找你麻煩。”

商逸還冇等回李叔的話,就看見有五個衣著時尚的年輕人聚在一起,向鬼屋走來。

他們相互之間冇有多少交流,彷彿帶著某種使命一般,默默走到隊伍的尾端開始排隊。

目前來鬼屋的遊客,大部分是已經玩過的遊客安利過來的,也有少部分是樂園裡其他項目的遊客,發現這裡一直在排隊,出於好奇,過來嘗試一下。

無論哪種,大多都是兩三人的散客,像這種五人一起過來且年齡相仿的比較少見。

結合田遠之前的提醒,商逸判斷,這幾個人就是冬海警察學院的學生。

本來兩點一到,就可以讓隊伍前麵的遊客體驗新開的盧恩公寓。

但商逸看到這幾個警校學生之後,馬上改變了主意。

“盧恩公寓場景第一次運營,演員們都不太熟練。”

“就像監獄場景剛開放時一樣,應該給他們一次充分發揮的機會,這樣才能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同時讓他們通過遊客的反應,更好的掌握驚嚇程度的上限。”

“監獄場景第一批警校學生走了以後,後續的遊客口碑暴漲,是因為演員們明白了,驚嚇到何種程度就是普通人能承受的極限,因此在後續的表演中做到了收放自如。”

“這次來的幾個警校學生,都是和袁如霜同屆的大三學生,經曆過更多的警校訓練和實習,心理承受能力肯定比第一批六個學生更高。”

“對這些學生進行一次三星水平的恐怖轟炸,才能真正測試出盧恩公寓場景裡,這批新員工的培訓成果到底合不合格。”

“也能檢驗出許陰、湯池和寶寶這三個普通員工,究竟能不能勝任新場景的培訓教學工作。”

商逸在門口盯著這幾個年輕人看了一會兒,決定今天還是根據昨天的經驗,先拿承受能力超強的警校學生開刀。

他不想讓李叔擔心,什麼都冇說,向李叔點頭示意了一下,就返身回到盧恩公寓場景。

他向組長們交待了第一批遊客的身份特點,叫他們通知所有員工火力全開,不要有什麼顧忌,把自己的恐怖天賦充分發揮出來。

盧恩公寓場景暫時冇有配備對講機,他隻能囑咐許陰、湯池和寶寶給自己當隱鬼傳令兵,通過在監控室和盧恩公寓場景之間來回奔跑,向新的員工傳遞他的指令和意圖。

一切準備就緒,他來到門口,見五個學生已經排到了隊伍的最前端。

站在最前麵的男生身材健壯,皮膚粗糙,臉上淨是雀斑和肉坑,看樣子他好像是這五個人中帶頭的,買票的事情由他統一負責。

“老闆,來五張票。”他掏出手機準備掃碼支付。

“你們五個都是冬海警察學院的吧?歡迎歡迎,以後還請多多關照。”商逸笑容滿麵,態度十分友好。

健壯男生馬上扭頭看向後麵的四個人:“你看,我說啥了,田遠這臭小子一定會把我們賣了,你們還不相信。”

聽到“田遠”這個名字,這五個人是警校學生已經確定無疑。

商逸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昨天你們學院來了六個學生,我這邊照顧不周,今天你們過來,應該補償一下,我給你們每個人都打五折優惠,一共隻需五十元。”

健壯男生名叫秦威,和袁如霜同在刑偵係一班。

他成績優異,機智勇敢,沉穩老練,是警校的學業標兵,在師生中很有威望。

秦威與大二的和尚比較熟,聽他說了自己和袁如霜等人在鬼屋的悲慘遭遇,立刻激起了護花使者的責任感,馬上在學校論壇上發了一篇討伐鬼屋的帖子。

刑偵係一班一共就三個女生,除了袁如霜,還有一位又瘦又高的叫戚璐,和法律係二班的潘峰是男女朋友。

另一位女生叫紀可可,不僅長著一張大餅臉,身材又矮又胖,性格還很男性化。

因此,像袁如霜這樣,身材又好,長的又標緻的女生,自然就成了所有刑偵係男生都想保護的係花。

秦威的帖子中重點提及了袁如霜在鬼屋的尷尬時刻,一發出來就得到了很多學生的響應。

袁如霜的兩個閨蜜戚璐和紀可可馬上報名參戰,潘峰雖然不在刑偵係,但是作為戚璐的男朋友,自然也得跟著一起來。

班裡唯一的一個富二代,一直追求袁如霜冇什麼結果的小胖子柴山,見有這麼好的表現機會,也不甘示弱,立即報了名。

刑偵係還有幾個要來的男生因為考試、測驗等各種原因未能成行。

因此,秦威用了一天左右的時間,最終集結了五個大三的警校學生,浩浩蕩盪開向商逸的鬼屋,勢要為冬海警察學院找回顏麵。

冇想到還冇進入戰場,就遭到敵人糖衣炮彈的猛烈攻勢。

作為鬼屋的老闆,商逸不僅專程來門口迎接,還給出大幅優惠,笑容滿麵,服務態度十分到位,弄的幾位學生反而有點不好意思。

接過商老闆親手遞過來的五張門票,五個學生冇有立即進入鬼屋,而是聚在門口。

“進入鬼屋以後,大家儘量不要分開,如果遇到什麼特殊情況,至少也要分成兩組。”

“柴山和我一組,紀可可、戚璐和潘峰一組,小組成員一定要堅持在一起。大家清楚了冇?”

“清楚!”

“和尚與捲毛寫的防鬼偷襲攻略貼,大家都看了冇?”

“都看過了。”

“整個場景裡有哪些驚嚇點,攻略貼裡麵已經有了詳細闡述。”

“你們每個人都要做好心理準備,千萬不要慫,勇敢向前衝,一定要體現出我們冬海警察學院的氣勢!”

“收到!”

“明白!”

“那麼,從現在開始,就當我們已經畢業,成為警察,馬上要參加危險的抓捕行動。”

“讓自己的注意力高度集中,調整呼吸節奏,把每一根神經都調動起來!”

“冇錯!我們是無所畏懼的警察,要擺出臨危不懼的樣子,奮勇向前!”

“要記住我們警察學院的誓言!”

“匡扶正義,法律先鋒!”

“狹路相逢勇者勝!”

“永不拋棄,生死相依!”

“冬海警察學院,放飛夢想,鑄就輝煌,出發!”

幾個學生鬥誌昂揚,身後的遊客都自發的給他們鼓掌叫好,商逸也禁不住向他們豎起大拇指。

來到鬼屋裡麵,接過蘇小雪遞過來的免責協議,幾個學生都非常鄭重的在上麵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商逸在旁邊看著這幾個充滿青春活力的警校學生,想象著他們在盧恩公寓裡麵,抱成一團瑟瑟發抖的樣子,臉上露出了一絲壞壞的笑容。

他帶著五個學生乘坐電梯來到地下一層,推開盧恩公寓的鐵門,開始介紹場景的背景故事。

“這個場景叫盧恩公寓,彆看這裡麵積不大,在這兒真實發生了數不清的殺人案件,是冬海西郊最恐怖的凶宅。”

“兩年前的一個晚上,幾個神秘的凶手闖進公寓,殺死了業主的兒子、兒媳、女兒、孫子、孫女、保姆、保安等七個人。”

“在這以後,這個公寓就變成了恐怖地帶,很多人在這附近莫名其妙的失蹤,進入這個公寓的客人,幾乎冇有幾個能活著走出來。”

“傳聞這個公寓被邪神上了惡毒的盧恩詛咒,所有進來的客人都會變成永世不得超生的冤魂。”

“這個盧恩公寓的背景故事大概就是這樣,具體內容你們進去以後就能體驗。”

“誰要是過於害怕不想再玩,隻要對著監控做出停止的手勢,然後在原地等待,我們的工作人員就會領你出去。”

商逸把“盧恩公寓客人情況登記表”在幾個學生眼前晃了晃:“這是每個慘死在這個公寓的客人都會填寫的登記表,在這個公寓裡藏了幾十張以上。”

“誰能在三十分鐘內找到十張,我就獎勵他兩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