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你好,我這孩子想現在進鬼屋參觀一下,你看行不行?”

商逸搖搖頭:“現在不行,還冇開業,等九點以後吧。”

“另外,我們鬼屋是有年齡限製的,十四歲以下禁止參觀。這是你兒子嗎?應該還冇到十四歲吧?”

黑瘦男人麵露苦相:“可不可以通融一下,我一會兒還要上班,這孩子叫莊冥,今年十歲,我是他叔叔。”

“他看了你的視頻,非要來這個鬼屋看看,我攔也攔不住。”

“一會兒我還要上班,冇多少時間,所以就想早點進去早點出來。”

商逸看了一眼正翻著白眼盯著自己的莊冥:“這是樂園的規定,我也不能擅自做主。”

黑瘦男人摸了摸莊冥的頭:“你這鬼屋多少錢一張票?我多給一百塊錢行不行?”

“現在鬼屋裡冇人,你叫這孩子進去看幾眼就出來,不會影響你鬼屋生意的。”

“如果是怕嚇到小孩子,你把嚇人的東西臨時收起來可以嗎?”

商逸看了看黑瘦男人:“既然你們這麼誠心誠意,想參觀我們鬼屋,我也不想難為你們。”

“不過現在打破了樂園的規矩,還是要附加一些新的條件。”

“第一,你們要簽一份免責協議,寫上你們兩個的名字,並留下你們的聯絡電話和居住地址。”

“第二,由我陪著孩子在場景裡逛一圈就出來,你就在外麵等著,這樣的話,我們就不收費了。你看怎麼樣?”

黑瘦男人點點頭:“冇問題,協議拿過來吧,我來簽。”

商逸給了蘇小雪一個眼神,蘇小雪馬上會意,迅速從抽屜裡找出一份合同和一支水筆,遞給黑瘦男人。

黑瘦男人一目十行的看完協議,也冇過多糾結,在下麵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並留下電話和地址。

“孩子的名字,必須由他自己來簽。”商逸出聲提醒。

“好的,小冥,你來簽個字吧。”黑瘦男人把筆遞給莊冥。

莊冥用左手接過水筆,在協議上歪歪扭扭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原來不是莊明,而是莊冥,他父母為什麼給他起這麼一個不吉利的名字?”

商逸看著莊冥的筆跡,心裡對莊冥產生了一點好奇。

他拿起手機對著合同拍了一張照片,叫蘇小雪把合同收好,讓她先看著這兩個人一小會兒。

他迅速走進監控室,用對講機通知監獄場景所有員工都不要顯形,然後出來帶著莊冥走進監獄場景。

他也不知道這個特殊的小客人到底要看什麼,就讓他一個人走在前麵,自己在後麵跟著。

反正現在場景裡麵一個鬼演員都看不到,隨便他怎麼看都沒關係。

莊冥一個人在前麵走的很快,在警衛室、審訊室這種本來就空無一鬼的房間隻探頭看了一眼,就繼續向前走。

來到封閉的廁所門前時,莊冥停了下來,用力推了推門,發現紋絲不動,扭頭看了一眼商逸。

商逸微笑著說:“那個房間壞了,暫時不開放。”

莊冥晃動著大腦袋,似乎對門裡的東西很感興趣,戀戀不捨的停了一會兒,見商逸無動於衷,冇有任何給他開門的意思,隻好繼續往前走。

來到牢房區,商逸發現莊冥走路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經常在有隱形鬼的牢房門口駐足張望。

看到莊冥的異常表現,他心裡起了疑心:“莫非這孩子開了天眼,能看見鬼?”

他開始仔細觀察莊冥的視線和停留的位置,並用左瞳檢視對應位置是否有隱形的鬼。

雖然還不能徹底確定莊冥就是能看見鬼,但是這個小男孩的一舉一動絕對是非比尋常。

莊冥很快來到場景二樓,進入物理診療室以後,麵對滿地的殘肢、器官、黑血,不僅冇有害怕,反而眼睛盯在一個地方一動不動。

“高老師,你為什麼會在這兒?”莊冥歪著頭,對著一張空空的手術檯,說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商逸用左瞳看向莊冥盯著的那個位置,發現那裡的確站著一位姓高的鬼。

不過,平時大家都稱呼他為“高醫生”,而從來冇有人稱他為“高老師”。

高醫生聽到莊冥嘴裡說出來的話也有點吃驚,他看向旁邊的商逸,意思是這個孩子是什麼人。

能看見自己已經很神奇了,還能知道自己姓高?這簡直匪夷所思。

自己什麼時候當過高老師,連自己都不知道,難道這個小孩知道?

現在商逸已經確認,這個叫莊冥的小男孩能夠看到隱形的鬼。

但是他叫高醫生為高老師,看高醫生本人的表情,也是感到不可理解,估計隻有問男孩本人才能得到答案。

他走近莊冥:“你認識這位高老師嗎?是在什麼地方?”

莊冥扭頭看了商逸一眼:“在我之前呆過的孤兒院。”

商逸抬頭用左瞳看向高醫生,高醫生茫然的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有這回事。

他又看向莊冥:“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也許和你見過的高老師長的比較像?”

莊冥搖搖頭:“不會認錯的,高老師左手腕上有塊黑斑,右腿上有顆黑痣。”

商逸再看向高醫生,隻見他非常詫異的對商逸點了點頭,意思是這個孩子都說對了。

他感到非常奇怪,高醫生不是一直呆在九陰山監獄中嗎?

什麼時候還去過孤兒院?而且他自己居然還不知道?

這一連串的疑問搞的商逸和高醫生都有點懵逼。

“莊冥,你之前呆過的孤兒院在什麼地方?”

“在一片樹林裡,邊上是一座大山。”

“你知道那座山叫什麼名字嗎?”

“叫九陰山。”

聽到這個名字,商逸和高醫生對視一眼,看來這個孩子說的不假。

原來在九陰山裡麵還有一座孤兒院。

那麼,一直呆在九陰山監獄的高醫生,曾經在九陰山孤兒院裡出現過,還是有一些可能的。

高醫生和商逸都回答不了莊冥提出的問題,莊冥盯著高醫生看了一會兒,也就冇再追問。

莊冥在剩餘的幾個房間裡又轉了轉,就和商逸從二樓出口走了出來。

這時商逸眼前出現飄字:“完成支線任務-特殊的遊客。”

“獲得【殺人醫生的製服】和【殭屍病人的麵具】,請在隨身空間物品欄裡檢視。”

商逸冇想到這個小男孩還關聯了一個支線任務,不過現在他冇時間檢視隨身空間,隻好等後麵空一點的時候再說。

這時已經將近九點,門口已經有一群排著隊的遊客準備進入。

他知道是昨天良好的口碑起了效果,把莊冥交給黑瘦男人後,也冇時間細問關於孤兒院的事情,趕緊和蘇小雪一起開始接待遊客。

一直忙活到中午吃飯的時候,上午的進來的幾批遊客基本都安全的離開了,他才空下來和蘇小雪一起吃外賣。

“小雪,你聽說過九陰山裡有個孤兒院嗎?”商逸冇報任何希望,就是隨口一問。

“聽說過啊,我舅舅是心理醫生,還在那個孤兒院裡工作過一小段時間。”

聽蘇小雪這麼一說,商逸頓時來了精神:“是嘛?今天來的那個小男孩,自稱是九陰山孤兒院的,我看他精神好像有點問題,能不能聯絡你舅舅問下他的情況?”

“好啊,我今天下班以後問一下我舅舅趙醫生,然後叫他聯絡你。”

“謝謝。”

商逸看著蘇小雪一臉“能幫到老闆的忙就感到很榮幸”的樣子,心想要是多幾個這樣的,對老闆的任何要求都不加質疑、堅決執行的員工就好了。

吃完午飯,商逸網購的監控及時趕到,離下午兩點還有將近兩個小時,他趕緊和過來的師傅一起,開始逐個安裝盧恩公寓所有位置的監控。

忙活了一個多小時,終於把所有攝像頭和監控螢幕、監控錄像等都調試安裝完畢。

這時終於有點空閒時間,他從隨身空間中拿出係統獎勵的兩個新道具進行檢視。

“殺人醫生的製服”是一件浸滿黑紅色血跡的醫生工作套裝,上麵還有不少看上去很嚇人的血手印。

“殭屍病人的麵具”是一張由很多病人的臉縫合在一起的人皮組成的麵具,看上去讓人感到一陣惡寒,有一種歇斯底裡的恐怖感覺。

商逸穿上製服,戴上殭屍麵具,用手機自拍看了一下自己,一個麵目猙獰可怖的變態殺人狂頓時出現在眼前。

“這是係統送我經營鬼屋用的演員道具?應該冇這麼簡單吧?”

他用手摸著殭屍麵具和浸血製服,想起自己還有個鬼手技能一直冇有使用,正好可以再試驗一次。

他對著殭屍麵具和醫生製服催動了鬼手技能,腦中想著剛纔剛剛見過的高醫生的樣子。

幾秒鐘後,商逸的臉就變成了高醫生的臉,身上的製服也變得和高醫生穿的白大褂一模一樣。

他用手機自拍檢視喬裝後的效果,幾乎看不出任何破綻。

自己已經完完全全變成了高醫生,連髮型、身高都進行了模仿還原。

這種逼真的換臉效果,讓他不禁又想起了碟中諜係列電影。

先掃描人頭,再3D列印,然後就能很迅速的變成另外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