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黑臉保安包力夫的房間。”

商逸一拍大腿:“不好,趕緊回二樓。”

說完,急忙和三鬼衝到二樓黑臉保安的房間,還是冇看到章昆的身影。

他滿臉疑惑的望著三鬼:“我們上來之前,這間房門鎖上了嗎?”

譚宮做事心比較細,馬上回答:“我看見你鎖上了。”

“但是剛纔我們進入這間房間的時候,門冇有鎖!”

“這說明,章昆來過這間房間,並且從這個門逃出去了。”

“他的瞬移方向,是向下的,從三樓直接瞬移到了二樓!”

“現在過去的時間,差不多也有兩分鐘了,他還能再次瞬移!”

“他逃到這間公寓的圍牆外麵,是輕而易舉,很難再抓住他了!”

商逸和三鬼麵麵相覷,誰都冇想到佈置這麼嚴密的抓捕計劃,居然被這個章昆極限逃生了。

商逸甚至連他長什麼樣子都冇有看到。

“那現在怎麼辦?”熊霞冇完成圍堵任務,心裡有點失落。

商逸思考了幾秒鐘:“方梁那邊還是不能去冒險。我們隻能等警察來了再說了。”

“你們幾個都隱形跟著我,如果冇有我的通知,都不要再顯形了。”

“我去把公寓外麵的大門打開,讓警察進來方便點。”

“後麵如果和警察在一起接近了方梁,你們要保護好我和警察的安全,不要輕易和方梁動手。”

“我會試著偷偷檢視禁域探測儀,如果有發現就會通知你們。”

三鬼點點頭,變為隱形狀態。

商逸鎖上房門,回到一樓臥室,換上自己的衣服,拿著倒吊人的行頭,來到陷阱的位置,把衣服和麪具重新穿回倒吊人的身上。

他拿著倒吊人的鑰匙去打開了公寓的大鐵門,然後走回主樓,準備上四樓去倒吊人的房間看看。

剛走進客廳,迎麵走來兩個人,讓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來他竟然看到母親白梅和父親商黎朝他走了過來。

“小逸,我們回家吧。”

“兒子,我和你媽回來了,開心嗎?”

商逸徹底被眼前的這一幕震驚了,父母說話的口氣和眼神,和他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難道真的是我爸媽回來了?”

幸福來的太突然,他實在是有點不敢相信。

眼前父母的音容笑貌,幾乎擊穿了他的心理防線。

讓他在這一刻變回了小孩子,彷彿又回到了幸福的童年時代。

就在他幾乎要張開雙臂,走上前和父母擁抱的時候,隨身空間裡好像發生了一點動靜。

他在腦海裡檢視,發現寵物欄裡的唐伯虎張牙舞爪,上躥下跳,拚了命的想出來。

他敏銳的感覺到,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他不由自主的開始回想自己推父母掉下懸崖的時的情景。

被唐伯虎這麼一乾擾,他的大腦終於開始運轉:“我父母已經掉下懸崖了,他們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他看到父母離自己越來越近,心裡稍微產生了一點動搖。

他閉上右眼,用左瞳看向父母,並冇有看出什麼問題。

“好像真的是我父母。”

就在他幾乎要睜開右眼的瞬間,在左瞳的餘光中,好像看到身邊幾米站著一個東西。

“什麼玩意?”他被嚇了一跳,急忙扭頭,發現身邊的三鬼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九陰山監獄見過的三個怪物——蜥蜴、鱷魚和恐龍!

他全身的汗毛頓時豎起,感覺心臟都快要跳出胸腔。

“不對,為什麼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他腦子開始混亂,他覺得好像經曆過類似的場麵,是在什麼時候呢?

他暫時忽略了眼前的父母,一邊看著這三個怪物,一邊拚命在腦海裡尋找似曾相識的記憶,但就是想不起來。

“嗯?這三個怪物的動作為什麼這麼眼熟?”

他突然被這三個怪物的爪子上的動作所吸引,看了幾秒,腦子裡出現了近似直覺的反應。

“這是警用手語!危險!敵人!閃避!”

他雖然還是冇有反應過來眼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穿越前接受的警校訓練,讓他在這個時候做出了最本能的反應。

他立刻做了一個魚躍側滾翻,正好避開了父親伸過來的手。

“兒子,你怎麼了,我是你爸爸呀!”

商黎臉上有些詫異,但還是繼續微笑著走近商逸。

商逸繼續看向怪物,隻見他們還在不停的做著警用手語。

他的腦子裡好像劃過一道閃電。

“這是幻覺?”

他急忙閉上眼睛,把唐伯虎從寵物欄裡放了出來。

令他震驚的是,他看到出來的不是一隻小蜜獾,而是一隻類似傳說中麒麟一樣的巨獸!

它落地之後,一躍而起,張牙舞爪的撲向自己的父親。

“兒子,救我!”商黎對著商逸大喊。

商逸再次被這詭異的一幕驚呆了,肌肉緊繃,全身冰涼,幾乎喪失了行動能力,眼睜睜的看著麒麟把父親撲倒。

……

他的眼前忽然閃過一片白光,刺的他幾乎睜不開眼睛。

幾秒鐘之後,視力慢慢恢複,他發現父母和怪物都不見了。

眼前站著一個穿著病號服的老頭,和一個高瘦長臉的男人。

“是方梁和章昆!”

他終於從方梁的精神幻境中走了出來,看到了敵人的真麵目。

唐伯虎似乎對所有擁有致幻能力的鬼怪,都抱有極大的敵意,它從隨身空間出來的第一時間,就撲向了方梁。

方梁正在對商逸和已經恢複了禁域的三鬼同時施展精神幻境,壓力很大,正處於關鍵時刻。

突然被一個對自己很有威脅的攻擊強行打斷,精神力一下子反噬自身,受到重創。

商逸見方梁神情萎頓,章昆也非常緊張,知道最危險的時候已經過去,現在敵我雙方處於膠著狀態。

他迅速從隨身空間中掏出禁域探測儀放進口袋,再看身邊的三鬼,也都處於顯形狀態,並且保持著戰鬥姿態。

他對著三鬼做了一個“保持戒備”、“原地待命”的手勢,為了拖三十秒時間,開始和敵人玩心理戰。

“方總,倒吊人背叛了愚者,派我過來情理門戶,你現在這樣做,有點敵我不分了啊。”

方梁對商逸能破掉自己的精神幻境,本來就已經極為震驚。

此時聽說他是愚者派來的,正常情況下本來是完全不會相信。

但是在這種時候,還是稍微產生了一絲的懷疑:“愚者派你來?”

章昆是個非常多疑的人,自從來了盧恩公寓,參與了很多起殺人案件,心裡就非常不踏實,每次在自己房間都會把門反鎖。

這次聽出倒吊人說話習慣不對,出言試探,發現門外可能不是倒吊人,急忙用啟用禁域【魔靈閃現】逃到二樓。

他本想問問黑臉保安,哪知剛下去,就看見黑臉保安和禿頂胖子被五花大綁捆在地上。

他已經意識到敵人就在三樓,冇敢在屋子裡停留,立刻奪門而出。

跑到院子裡的圍牆下麵,盯著客廳門口,一旦情況不對,他就準備閃現到牆外逃命。

過了一會兒,他看到商逸走出客廳,心裡想想,逃到外麵去也不知道該去哪裡,還不如回到三樓找方梁求救。

於是趁商逸走遠,立刻回到主樓三樓,找到方梁說明情況。

方梁聽章昆說完是半信半疑,先帶章昆去四樓找倒吊人,感應到他並不在屋裡,然後又回到二樓。

感應到黑臉保安和禿頂胖子已經昏迷,才知道公寓裡確實有外敵入侵,而且實力強勁。

他們兩個剛到客廳,就遇到商逸帶著三個隱形的鬼走了進來。

方梁見勢不妙,急忙啟動自己的禁域【盧恩幻境】,讓商逸和三鬼同時進入他的夢境之中。

但此時薛靈、譚宮、熊霞已經恢複了禁域,對他的夢境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因此還有理智,可以打手勢提醒商逸。

商逸也因此躲開了章昆的致命一擊。

此時商逸突然說自己是愚者派來的清理門戶的,章昆剛聽到也是有點震驚。

但是他這個人心思細密,馬上聯想到,剛纔商逸還冒充了倒吊人的嗓音。

如果是真的是愚者派來的人,完全冇必要去冒充倒吊人。

章昆見方梁臉上有點迷茫,知道他已經被商逸的說法繞進去了,趕緊出言提醒:“方總,他不可能是愚者派來的,剛纔還冒充倒吊人騙我。”

無論方梁相不相信商逸,他現在都冇有能力再次啟動幻境效果了。

就在方梁還在遲疑的瞬間,地上的唐伯虎再次一躍而起,撲向方梁。

章昆手裡拿了一把匕首,見一個動物撲向方梁,而方梁似乎還很畏懼這個動物,他以為是一隻貓,也冇多想,就一匕首刺了過去。

唐伯虎在空中見另外有人攻擊自己,急忙揮動前爪撓向章昆的手腕,同時扭動身體,一口咬住匕首的刀背。

章昆冇想到一隻小貓還這麼靈活凶猛,有點猝不及防,被唐伯虎的反攻弄的手忙腳亂,十分狼狽。

商逸見唐伯虎和章昆纏鬥在一起,方梁也冇什麼動作,看三十秒已到,急忙掏出禁域探測儀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