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逸晃了晃手中的軍用攀爬鉤:“如果計劃失敗,倒吊人冇受傷,你們的禁域也冇解開,那我肯定就不能在這裡等死了。”

“在倒吊人過來之前,我會用這個爬上圍牆,在圍牆上觀察這裡的情況。”

“如果計劃失敗了,我就會翻出圍牆,在外麵直接聯絡警方。”

“隻有計劃成功了,我纔會下來,繼續和你們一起戰鬥。”

“等我爬上圍牆,隱蔽好了,你再去和倒吊人說。”

“一會兒如果你發現禁域解開了,你就向我這個方向用力的揮揮手。”

“你去倒吊人那裡之前,先把手機放回臥室,把它關機,把充電器收好。”

商逸做事心思非常縝密,任何一個小細節都不會疏漏。

“好的。”薛靈望著商逸用攀爬鉤爬上不遠處的圍牆,確定他已經隱蔽在漆黑的圍牆頂部了,這才轉身向主樓走去。

商逸趴在圍牆上,死死的盯著主樓門口,分析著一會兒如果出來兩個,自己該怎麼處理,如果出來多於兩個,自己又該怎麼處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握著軍用攀爬鉤的手裡浸滿了緊張的汗水。

過了一會兒,他隱約看到主樓門口出來兩個身影,一個依稀是薛靈,另一個好像是倒吊人,冇有第三個人,運氣不錯!

倒吊人開著手機電筒,陪著薛靈向東南角的大樹下走來。

商逸目不轉睛的盯著倒吊人。

倒吊人很快走到大樹下,用手機電筒對準陷阱的位置照了照,並冇有發現暈倒的商逸。

然後他就停下了腳步,看向四周,並冇有再向前走的意思。

他現在站立的位置,距離掉進陷阱,隻差一步!

薛靈的應變能力很差,這個時候,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急的直跺腳。

商逸見勢不妙,立即從隨身空間中取出碎顱錘,朝著倒吊人身前七八米的位置拋了過去。

倒吊人聽到前麵有聲音,用手機電筒照了一下,冇看清是什麼,不由自主的向前邁步。

噗通——!!

他一腳踏空,整個人都掉了下去。

“啊!”

他一隻腳踩到了一柄水果刀上,頓時腳被紮穿,鮮血直流。

商逸心頭一喜,但是並冇有立即行動,他在等薛靈的信號。

過了一會兒,他很勉強的看到,在黑暗中,薛靈好像衝著他的這個方向在揮手。

而掉下去的倒吊人,也好像正在向外麵爬。

商逸知道這就是千鈞一髮的時刻了。

他抓住軍用攀爬鉤的繩子,最快速度滑到地麵,快速衝到碎顱錘的位置。

他撿起碎顱錘,幾步衝到陷阱旁邊,高舉碎顱錘,照準倒吊人露出來的肩膀就是一錘。

就算倒吊人有天大的能耐,在被陷阱卡住身體的情況下,總不可能再神奇的避開攻擊了吧?

商逸估計的一點冇錯,他一錘下去,結結實實的砸到倒吊人的肩膀上,一錘就把他又砸了下去。

“啊!”

再次掉下去的倒吊人,另一隻腳也踩到了一柄水果刀。

商逸知道倒吊人再這麼慘嚎下去,說不定會招來主樓的其他幫手,急忙從隨身空間中拿出多功能工兵鏟,用鏟頭對準倒吊人的頭就狠狠的拍了下去。

連續拍了兩鏟子之後,倒吊人就再也嚎不出來了,癱倒在土坑裡。

他收起所有工具,叫薛靈去通知熊霞,自己去通知譚宮,很快一人三鬼就聚集在一樓的臥室中。

他看著眼前的三鬼,眼神裡充滿了磨刀霍霍的殺氣,知道他們恢複了禁域,終於找到報仇雪恨的機會了。

他用鬼臉技能給三鬼做了一個“我就是你們運籌帷幄、指揮若定、英明神武的領導”的表情,然後故意放慢語速,緩緩說道:

“倒吊人已經暈倒在陷阱裡,現在我們的敵人還有四個。”

“其中方梁非常不好對付,而且我們也不清楚他的實力到底有多恐怖。”

“因此我們儘量先避開他,把倒吊人其他三個手下解決。”

“以你們的能力,即使對付三個有禁域的活人,我估計也是小菜一碟。”

“但是我們現在的任務,並不是把他們殺死,而是要找到他們殺人的證據,然後讓警察抓住他們,讓法律來處死他們。”

“因為並冇有他們直接殺人的證據,所以我們必須引誘他們自己說出來。”

“要達到這個目標,並不容易,所以你們一定要聽我指揮,千萬不要意氣用事,擅自行動。”

“我能看見隱形的鬼,我現在教你們一些警用手勢,無論處於隱形狀態,還是顯形狀態,都可以打給我。”

“一會兒開始行動以後,在不方便說話的時候,手勢會非常有用。”

“這個手勢是收到,這個手勢是明白,這個手勢是不明白,這個手勢是停止,這個手勢是上,這個手勢是撤,這個手勢是安全……”

商逸耐心的教三鬼警用手語,把常用的全教了一遍。

因為內容有點多,他怕三鬼一時掌握不了,實戰的時候用錯手勢反而壞事,就叫三鬼相互比劃嘗試,然後再說話溝通。

看三鬼學的熱火朝天,他想起自己已經恢複了所有技能,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冇做,就和三鬼打好招呼,一個人再次來到院子裡的東南角。

他看看倒吊人還冇甦醒,打著手電,慢慢跳下深坑,把倒吊人的衣服、鞋子、麵具全扒了下來。

同時把下麵的水果刀全收了起來。

這時,他看到倒吊人的麵具後麵,是一張慘不忍睹的毀容臉,簡直叫人不忍直視。

他剛要離開,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急忙從隨身空間中取出禁域探測儀,在倒吊人旁邊停留了一會兒之後,顯示出了數據。

當前宿主:藍染

宿主類型:人類

宿主境界:黃金

禁域類型:生域

禁域序列:超高危

禁域名稱:盧恩符咒

封咒效果:被宿主看見的目標,其禁域能力會被封印,無法使用,有效半徑為三十米,神域不受此限製。

封咒解除:宿主可以主動解除指定目標的封印效果。宿主受傷,或目標距宿主超過三十米且脫離宿主視線超過三十分鐘,則封印效果自動解除。

離咒效果:如果封咒起作用,目標所有帶方向的禁域攻擊,都會大幅偏離目標。無論封咒是否起作用,所有看見宿主的人類,對宿主帶方向的非禁域攻擊都會大幅偏離目標。

隔咒效果:如果封咒起作用,隻要宿主肉眼能看到目標,就能攻擊到他,每次攻擊前需要兩秒唸咒時間。

商逸把倒吊人的禁域數據拍下來之後,仔細看了一會兒,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提前恢複技能了。

原來自己剛纔所在的東南角,距離倒吊人所在的房間,直線距離超過了三十米。

而且自己脫離倒吊人的視線也超過了三十分鐘。

看了倒吊人禁域的隔咒效果,他倒吸一口涼氣。

如果不是讓倒吊人自己掉到陷阱裡把他弄殘,就憑他的這個隔咒,隻要從四樓窗戶上看到自己,就可以超遠距離,一刀要了自己的小命。

因為自己的大部分技能已經被封印,滿足了封咒起作用這個前提條件。

他注意到之前看到的禁域序列都是低危,最強的也隻是中危。

倒吊人這個直接拔高到了超高危,跳了一級。

看來禁域探測儀,對倒吊人的禁域評價極高,怪不得可以當這批人和鬼的頭頭。

他把水果刀、菜刀、床單等製作陷阱的相關物品收進隨身空間,拿著倒吊人的全部行頭回到一樓臥室。

穿上倒吊人的衣服和鞋子,戴上麵具,他叫三鬼來找茬,看看喬裝後的自己,和倒吊人有什麼不同。

本來三鬼覺得冒充倒吊人完全不可行,因為一說話就會露餡。

但是當商逸發出和倒吊人一模一樣的嗓音之後,三鬼都驚呆了。

“頭髮和倒吊人有點不一樣。”三鬼盯著商逸看了半天,終於找出了一處不同。

商逸用手機自拍看了看自己的頭髮,立刻施展鬼手技能,用多功能軍刀裡的剪刀開始修剪自己的頭髮。

幾分鐘之後,他就把自己的頭髮,修剪的和倒吊人幾乎一模一樣,再次震驚了三鬼。

“老大,請收下我的膝蓋。”譚宮對商逸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商逸看著眼前的三鬼,回憶著倒吊人和黑臉保安的對話內容,心裡琢磨出了一套行動方案。

“現在我來分配任務。我們先去對付黑臉保安。”

“我和有攻擊性禁域的薛靈、熊霞進入房間,如果有必要,看我手勢就地製服黑臉保安,但彆把他弄死。”

“譚宮的禁域是輔助性的,暫時用不上的話,就在門口放哨。”

“發現有人或鬼過來了,立即向我們預警,如果需要你的禁域,我們再叫你。”

“我們離開這個房間以後,你們都要處於隱形狀態,冇有我的手勢,不要顯形。”

“有情況打手勢通知我,警察可能快到了,我們要抓緊時間!”

一人三鬼來到二樓黑臉保安的房門外,商逸掏出倒吊人衣服裡的鑰匙串,找到203房間的鑰匙,直接開門走了進去。

黑臉保安正在用手機看小電影,一看倒吊人連門都冇敲,就突然拿鑰匙開門進來,頓時感覺情況不妙。

“老大,是出了什麼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