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記住位置,收起軍用攀爬鉤,沿著房頂邊緣,輕輕的走到倒吊人所在的房間上麵。

再用軍用攀爬鉤鉤住房頂的邊緣,掏出手機,抓住繩子,然後倒著身子,頭部朝下,慢慢接近四樓視窗。

在視窗的邊緣,他冇敢露頭,伸出手機,用手機頂部的攝像頭,對著房間內拍了一小段錄像,然後迅速回到四樓樓頂。

他打開手機錄像,確認拍到了屋內的情況後,收起軍用攀爬鉤,很小心的按原路返回,很快就又從視窗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拿出倒吊人給的黑色水筆,掏出黑臉保安送過來的調查表,在裡麵填了一些在經濟上不會讓倒吊人一夥起殺心,在社會關係上又讓他們有所顧忌的內容。

填好之後,他拿著表格和黑色水筆,來到自己房間左邊的203房間。

他敲了敲門,黑臉保安很快就出來把門打開。

“這個表格我填好了,這支水筆是你們經理給我的,就是帶麵具那個,麻煩你一起還給他,謝謝了。”

“好的,我看看。”黑臉保安依然保持著標準的服務性微笑。

商逸回到自己房間,立即爭分奪秒,再次掏出軍用攀爬鉤,沿著剛纔的路徑又走了一遍,很快又來到倒吊人的房間上麵。

他把手機調成自拍模式,伸到窗戶上窗簾的邊緣,慢慢探出攝像頭,並保持著自己也能看到室內畫麵的角度。

“希望黑臉保安能快點上來把筆還給倒吊人,我體力再好,保持著這種倒吊的姿勢,也支撐不了多久。”

他運氣不錯,隻堅持了一分多鐘,就看見黑臉保安拿著黑色水筆和調查表,走進了倒吊人的房間。

他立刻把手機切換成錄音錄像模式。

“這是二樓客人填的表,我看了一下,不太適合下手,老大你看看。”

“填表有時候說明不了什麼,這個小子我雖然冇查到什麼,但是他給我一種特殊的感覺,讓我覺得很不安。”

“那要不要把他乾掉?這種毛頭小夥子,我弄死他隻需要一秒鐘。”

“暫時彆下手,等天亮了他把錢給我,我們再去覈實一下他寫的這些東西,然後再來判斷。”

“小心駛得萬年船,愚者說我們千萬不要去招惹警方,尤其是西郊警局這邊。”

“明白,那我先回去了,老大你早點洗澡睡覺,明天還要早起。”

黑臉保安走出房間,商逸結束視頻錄製,但是還是保持著監視的狀態。

又過了一會兒,看到倒吊人在脫外衣,就知道他準備去衛生間洗澡了,緊緊的盯著他脫下外衣的位置。

很快,倒吊人脫下全部外衣,放到靠近視窗的床上,然後穿著拖鞋,去了外麵的衛生間。

商逸收起手機,放長繩子,把腳朝下,慢慢滑進了倒吊人的房間,並踩在窗台的邊緣。

他俯下身子去翻倒吊人的外衣,很快在內衣兜裡找到一塊黑色的牌子。

他迅速把牌子放回自己的口袋,然後把自己之前做的那塊隔板,放進了倒吊人的內衣兜裡。

他很小心的還原了倒吊人外衣在被翻動之前的形狀,然後把床單的褶皺也還原。

用袖子擦掉窗台上的腳印,抓住軍用攀爬鉤的繩子,很迅速的爬回樓頂,並沿原路返回了自己房間。

這一通驚險的操作,堪比電影碟中諜的特工,回到房間後,商逸發現自己身上幾乎已經被汗水濕透。

他現在還顧不上看直播間裡的情況,急忙通過掌信,把剛纔錄下的視頻發給田遠。

商逸給田遠留言:“緊急!請儘快把這段視頻發給袁如霜的父親,看看夠不夠報警標準!”

田遠很快回覆:“好的,我馬上發。”

商逸定了定神,拿起黑色的牌子仔細觀察。

這塊牌子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的,烏黑髮亮,拿起來輕飄飄的。

正巧和自己做的那塊隔板的大小和重量都差不多。

除了這些,也看不出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這時田遠在掌信裡回覆:“袁隊長已經看了視頻,結合直播,他可以確認這段視頻確實是你剛纔拍的。”

“而且他還叫警局裡的同事,通過儀器定位了你目前所在位置,確認你是在發生命案的永安公寓裡麵。”

“現在他們已經緊急出警了,他叫我告訴你不要輕舉妄動,保護好自己,實在不行儘量緊急避險,警方很快就到。”

商逸馬上回覆田遠:“好的,謝謝,非常感謝。”

田遠又發來一句話:“老闆,你還直播嗎?”

商逸回覆:“當然直播啊?為啥不播?”

田遠立刻回覆:“人家都想要你的命了,你還在公寓裡跑來跑去直播,警察到了,我怕是過去給你收屍的。”

商逸笑笑回覆:“收屍是有可能,不過不是我的,是他們的。”

停了一會兒,田遠回覆:“老闆,我是給你跪了。”

商逸結束了和田遠的掌信聊天,自己的體力也恢複了不少。

他把探測儀放入物品欄,推門看看走廊裡冇人,迅速來到一樓臥室,暫時遮蔽了直播鏡頭,小聲和薛靈說明瞭來意。

薛靈也很意外商逸這麼快就從倒吊人手裡偷來了探測儀,甚至還有點不太相信。

當商逸憑空掏出黑色牌子的時候,她臉上才顯現出真正的驚訝。

商逸拿著禁域探測儀,先和薛靈做了個測試。

當一人一鬼的距離超過五米的時候,探測儀冇有任何動靜。

當距離小於五米且停留超過30秒,探測儀上就會顯示出如下的紅色文字。

宿主數量:1

當前宿主:薛靈

宿主類型:鬼魂

宿主境界:厲鬼級

禁域類型:死域

禁域序列:中危

禁域名稱:舌舞紅蓮

禁域效果:舞動的火舌可以高速攻擊、纏繞十米內的目標,火舌自帶灼燒效果。

禁域時間:施展時間最多五分鐘,恢複時間至少十分鐘。

這些紅色文字的下方,還有兩個暗紅色的按鈕:【上個宿主】和【下個宿主】。

看著黑色探測儀上顯示的這些文字,商逸和薛靈對視了一眼,都有一種類似發現新大陸的感覺。

“你不是說你也有禁域嗎?為什麼這上麵不顯示?”

商逸其實也在思考這個問題,正好被薛靈問出來了。

他拍拍自己的腦袋:“可能我的禁域比較高級,這個探測儀檢測不出來。”

薛靈衝商逸翻了個白眼,但是也說不出什麼話來反駁。

商逸趕緊拿出自己手機,拍下了探測儀上顯示的文字。

“你拿著這個探測儀在公寓裡兜一圈,儘量彆讓他們發現,把倒吊人手下,以及譚宮、熊霞的禁域都探測一遍。”

薛靈有點奇怪:“為什麼還要探測譚宮和熊霞的?”

商逸微微一笑:“兵法有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冇有這個探測儀之前,你知道自己禁域的施展和恢複時間嗎?”

薛靈茫然的搖搖頭。

商逸把探測儀遞給薛靈:“這就對了,知道敵人的禁域,明白他們的弱點,我們也得知道我們自己禁域的弱點,萬一後麵動起手來,心裡也比較有數。”

他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根據這個探測儀顯示的功能來看,離開目標超過五米,就什麼也不顯示了。”

“這麼多人和鬼,每個顯示一遍就消失,這麼多資訊,你記得住嗎?”

薛靈搖搖頭:“我肯定記不住,那你說怎麼辦?”

商逸沉思片刻:“你生前的手機現在還在嗎?”

“還在,事發以後,被警察收走一段時間,找不到什麼線索,又還回來了,現在就在那邊床頭櫃的抽屜裡。”

商逸走近床頭櫃,拉開抽屜一看,果然有部智慧手機,還有一個充電器。

他把充電器的插頭插進牆上的插座,再把手機接上充電線,看到手機螢幕有充電顯示,知道這個手機還能用。

“這個手機充電要充一會兒的,我們先去院子裡,把譚宮和熊霞的測完再說。”

一人一鬼推開門,見外麵冇人,迅速穿過客廳,來到譚宮所在的平房外麵。

譚宮見商逸帶著薛靈一起來了,迅速現身:“你們是有什麼進展了嗎?”

商逸示意薛靈拿出探測儀:“我已經拿到了一些倒吊人他們謀害客人的證據,警察一會兒就到。”

見譚宮臉上露出驚異的表情,他繼續說道:“我把倒吊人的禁域探測儀偷了過來,現在我們先測一下我們自己的,一會兒再測敵人的。”

“然後我會想辦法解除倒吊人對你們禁域的封鎖,在警察來之前我們要控製住這裡。”

這時薛靈手中的探測儀已經檢測到了兩個鬼的禁域,她點擊按鈕翻到下一頁,給譚宮看了一眼他自己的禁域數據。

宿主數量:2

當前宿主:譚宮

宿主類型:鬼魂

宿主境界:半身厲鬼級

禁域類型:死域

禁域序列:低危

禁域名稱:虛弱之眼

禁域效果:被宿主凝視的目標,受到的傷害提升一倍。

禁域時間:凝視效果有效時間最多兩分鐘,再次起效間隔時間至少五分鐘。

商逸立刻拿自己手機拍下了譚宮的禁域數據。

譚宮看著自己的禁域數據,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禁域有效時間和起效間隔時間,並且也是第一次明確了自己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