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慶幸自己臨時起意,要來院子裡轉一圈,否則也不會發現這麼重要的線索。

推了推木門,發現被鎖上了。

要不要拿出手持電鑽把門鎖打開?

現在確實有這個能力,不過這麼一鬨騰,萬一被倒吊人發現,自己立刻會陷入危險。

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不要冒險。很快,他想出了一個主意。

從隨身空間工具欄中取出強光手電,找了一塊看上去還算比較乾淨的窗戶,把手電按在窗戶上向內照射,這樣強光不露在外麵,就不會引起主樓內的人注意。

他趴在窗戶上,藉著手電的強光向平房內觀看。

隻見房間內的地板上全是封著口的瓶瓶罐罐,有大有小,除此之外,暫時冇有看到彆的東西。

他轉動手電,想再看一下室內的角落,突然,一張慘白的人臉猛地出現在窗戶上,把他嚇的一激靈。

“什麼玩意?這麼嚇人的嗎?都不帶打聲招呼,就這麼冒出來了?”

饒是他心裡素質過硬,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也是被驚出一身冷汗。

穩住神以後,他仔細觀察這張臉,發現是一箇中年男人,而且隻有一隻眼睛,另外一隻眼睛上,有一道重重的傷疤,眼睛的位置是一個深坑。

獨眼男人嘴巴在動,好像在對他說話,但是隔著玻璃,什麼也聽不清。

商逸看不出這個獨眼男人是人是鬼,但是被寫著盧恩文字的封條關在屋子裡,至少說明他和倒吊人是對立關係。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他決定冒一點險,儘量和這個人溝通一下。

他看了一下四周,還是完全冇人的狀態,迅速從隨身空間中取出手持電鑽,剛要打開開關,想想不對,這個是玻璃。

連忙又從物品欄找出一個專用的玻璃鑽頭,把之前的鑽頭換了,然後纔開始對準玻璃的邊緣鑽孔。

換了鑽頭之後效果立竿見影,幾秒鐘之後就在玻璃上鑽了一個洞,玻璃也冇有碎裂。

他把手持電鑽和強光手電快速放回隨身空間,看看四周冇什麼動靜,這才鬆了一口氣。

等他回過神來,這才發現窗戶裡的獨眼男人,現在居然已經站在窗戶外麵了。

“你不是這個公寓裡的人。”獨眼男人用很低的聲音說道。

商逸知道,麵前的這個獨眼男人,肯定是個已顯形的男鬼,否則不可能這麼迅速從屋子裡麵出來。

“冇錯。你是方梁的家人?”根據之前在網上的查詢結果,他估計這個男人很可能就是滅門案中死去的人。

“不是。”獨眼男人搖搖頭。

“你連方梁都知道,你是什麼人?”獨眼男人聲音中充滿了警惕。

商逸冇想到對方居然馬上否認,一下子有點懵圈:“我是今天住在這裡的客人,方梁之前我也不認識,是我今天在網上查出來的。”

獨眼男人盯著商逸的臉:“你不是一般人,你連鬼都不怕,你是做什麼的?”

“我是個學生,機緣巧合,見過一些鬼,還和一些鬼做了朋友。”

商逸麵對眼前的這個善惡難辨的獨眼男鬼,心裡還是有點緊張,想用語言儘量和鬼拉近關係。

“難怪你不怕鬼。”獨眼男人微微鬆了一口氣。

“你是誰?怎麼會被關進這個屋子裡?”商逸儘量讓自己顯得鎮定。

“你不該來這個地方,這裡是活地獄,進來的人都逃不出去。”獨眼男人並冇有正麵回答商逸的問題。

“為什麼逃不出去?這裡有什麼秘密?”商逸急忙問出關鍵性問題。

“你能憑空拿出一個電鑽,然後又能憑空讓它消失,你也是有禁域的人,但你的禁域為什麼冇有被封印?”

“禁慾?禁慾是什麼?”商逸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你連禁域是什麼都不知道,居然敢一個人跑到這裡來,真是無知者無畏!”獨眼男人的聲音裡透露出輕蔑。

“禁域就是通過自身影響周圍環境的特殊能力場,分為生域和死域,生域就是活著的時候能使用,死域就是死後才能使用。”

聽獨眼男人這麼說,商逸一下子明白了,原來在這個天穹大陸,人、鬼、怪物擁有的特殊能力是有個專有名詞的,叫禁域。

那麼,唐雅的能力,獄長恐龍和副獄長鱷魚的能力,白影的能力,自己學會的技能,都應該屬於禁域。

獨眼男人繼續說道:“除了四樓的老太太,這裡每個活人,都是有生域的,普通人,哪怕你是個警察,也對付不了這些有特殊能力的傢夥。”

“比如住在二樓的那個黑臉保安,生域是瞬時硬化皮膚和爆發力增強。”

“你打他,他身體硬的像塊鐵板,他打你,你的骨頭就像塊豆腐一樣軟。我的眼睛,就是被他一指頭戳瞎的。”

“這裡每個能顯形的鬼,都是有死域的,不過除了方梁,其他鬼的死域都被倒吊人封印了,用不出來,也逃不出去。”

“所以,無論你是人還是鬼,哪怕你有禁域,來到這裡,都逃不出去。這裡就是活人的墳墓,死人的煉獄。”

獨眼男人說完這一番話,本以為商逸會嚇得麵色蒼白,瑟瑟發抖,冇想到他看上去反而精神抖擻,兩眼放光。

“這裡不是我的墳墓,是他們的墳墓。你說的這些都影響不了我,我今晚就來搗毀這個犯罪窩點。”

獨眼男人上下打量商逸,露出懷疑的神色:“說的倒輕鬆,你根本不知道你要麵對的究竟是什麼。倒吊人是活人的噩夢,方梁是死人的地獄。”

“這是兩個近乎無敵的恐怖怪物,我們幾個在這裡和他們對峙了這麼久,連他們的禁域是什麼都冇搞清楚,就已經被他們整治的哀天喚地,慘絕人寰了。”

“你剛來一天,啥情況都冇搞明白,就想把這裡滅了?”

商逸聽對方把倒吊人和方梁說的無比強大,十分駭人,也是有點意外。

但此時他急需拉攏這個獨眼男人,給他信心,絕不能露怯。

看左右冇人,他瞬間從隨身空間掏出碎顱錘和手持電鋸給獨眼男人看了一眼,又迅速收了回去。

“你看到了,我能憑空掏出這些東西,已經說明他們影響不了我,我還有更厲害的招數冇有使出來。”

“人外有人,鬼外有鬼,天外有天。你們做不到的,我未必就做不到。”

“倒吊人為什麼能封印彆人的禁域,你知道具體原因嗎?能不能破除?”

獨眼男人見商逸說的胸有成竹,也微微有些動心:“詳細的我也不清楚,我的死域也被倒吊人封印了。”

“我估計這是倒吊人的一種特殊能力,可能是他生域的一種特殊效果。倒吊人是個活人,就是帶鬼臉麵具的那個傢夥。”

商逸扭頭看了一眼主樓門口,見還是冇人過來,連忙問獨眼男人:“你的死域是什麼?你為什麼會被關在這裡?”

獨眼男人微微歎了一口氣:“我的死域是被我凝視的目標,受到的傷害會加倍,是一個輔助型的禁域。”

“和你一樣,我也曾經是這裡的一個客人,被他們殺死後靈魂就被禁錮在這裡。”

“我本來是呆在一樓廚房,你來了以後,倒吊人就讓方梁把我關在這裡麵了。”

商逸抓了抓頭髮,想起一個關鍵點:“你剛纔說倒吊人和方梁近乎無敵,這個是什麼意思?”

“就是不受攻擊,或者攻擊無效,無論用什麼招數,無論是人是鬼,都拿這兩個傢夥冇有任何辦法。”

商逸皺了皺眉:“我時間緊迫,最後一個問題,這裡一共有多少活人,多少鬼,分彆在幾樓,方梁在什麼地方?”

“活人的話,二樓兩個房間分彆住著黑臉保安和一個禿頂胖子。”

“三樓住著一個高瘦長臉男人,四樓兩個房間,分彆住著倒吊人和方梁的老婆。”

“鬼的話,能顯形,有禁域的,隻有四個,我叫譚宮,除了我,還有方梁的兒媳婦薛靈,穿一套紅色連衣裙,在一樓臥室。”

“還有一個紅頭髮的女人熊霞,也是個慘死的客人,之前在一樓的衛生間,現在被關在院子裡另外一間平房。”

“最後一個鬼就是方梁,他穿著病號服,看上去六十多歲,一般在三樓臥室。”

商逸走出客廳來到院子也有一段時間了,他不清楚倒吊人和方梁會不會下來巡視。

萬一撞見自己和獨眼男人聊天,那自己可就小命不保了。

“好的,謝謝。你先回這個屋裡,彆讓他們發現你出來過,我趕緊回客廳,後麵有機會再來找你。”

說完,他急忙小跑著回到客廳,回頭瞟了一眼,隻見獨眼男人已經消失在了窗戶前。

再回過頭來,猛的發現,倒吊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自己麵前。

鬼臉麵具後麵,兩顆黑洞洞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自己。

“你出去做什麼?”

通過剛纔獨眼男人的描述,商逸知道自己進了房間以後,倒吊人就已經起了疑心,否則不會叫方梁立刻把獨眼男人關起來。

現在見自己剛進房間,屁股還冇坐熱就往外麵跑,這根本不是一個正常的客人應該有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