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商逸有點微微發懵的樣子,倪董事以為他對母親的事情還有疑問,連忙解釋道:“你母親除了說要把鬼屋的經營權交給你,以及給你留了這麼一句話以外,其他的什麼都冇有說。”

“我雖然覺得有點突然,但是在電話裡,我也不好細問,我知道的就這些了。”

“你父母雖然離開了,但他們給你留下這麼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我估計和鬼屋經營有一定關聯。”

“也許你母親是希望你能領會這句話裡的精髓,把鬼屋經營的更好吧,彆想太多。”

“你租賃地下停車場的事情,我同意了,費用全免。你把鬼屋經營好,我就很開心了。”

“今天晚上我就出一份合同,明天叫李叔給你送過去。”

“你簽好字,你留一份,另一份叫李叔給我帶回來就行。鬼屋的經營,就拜托你了,有什麼困難再來找我。”

商逸連忙向倪董事鞠了一躬:“謝謝倪董事,我會好好經營恐怖屋的。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他從辦公樓走出來的時候,還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這麼容易的就租到了地下停車場,還不用花一分錢!

仔細想想母親托倪董事留給自己的那句話,雖然含義深邃,暫時冇什麼頭緒。

但母親提前大半天,就把自己經營鬼屋的事情和樂園掌舵人打了招呼,說明父母一定是在計劃著什麼。

自己隻要按係統要求,把鬼屋經營下去,就一定能找到父母失蹤或死亡的真相。

回到鬼屋,蘇小雪已經下班回家了,他來到三樓,一眼就看見在房間裡翻箱倒櫃、到處禍害的唐伯虎。

隻見它把冰箱的門都打開了,把裡麵的肉、蜂蜜瓶子等食物全都拖了出來,撒了一地。

“你這個小傢夥還挺聰明的哈,還知道自己開門找食物,我不在家你這是想造反?”

他拍拍唐伯虎的頭,趕緊把房間收拾好。

看著唐伯虎肚皮圓滾滾的樣子,他突然想到係統今天還獎勵了寵物欄。

打開隨身空間介麵,看到果然和之前不一樣,現在分成了兩個欄位,分彆是物品欄,寵物欄。

他抱起唐伯虎,嘗試把唐伯虎放入寵物欄,眼前飄出一行字:“當前寵物冇有配備食物,最多存放十個小時,十小時後會自動退出。是否放入?”

“係統想的還挺周到,寵物不像彆的東西,是會餓的,冇吃的餓的不行了就會跑出來。”

“如果在外麵的話,寵物突然從身上蹦出來,嚇到彆人不說,萬一跑丟了可就麻大煩了。”

他從冰箱裡拿出不少唐伯虎愛吃的食物,和唐伯虎一起,再次嘗試放入寵物欄,這時眼前飄字:“已配備寵物食物,最多存放二十四小時。是否放入?”

這次商逸選了是,唐伯虎和相應的食物很快消失在視線中。

他在腦海中檢視寵物欄內部,發現裡麵竟然空間很大。

唐伯虎在裡麵不僅冇有拘謹,反而上躥下跳,滿地撒歡兒,開心的不得了。

這時,他竟然意外的發現,寵物欄的門牌上,竟然有一個百分比:0.001%

他猛的反應過來,原來,隻有把唐伯虎放進寵物欄,唐雅纔開始有甦醒的進度!

雖然現在的進度非常非常低,但總算看到了希望!

這時係統傳來提示音,進入係統介麵一看,除了九陰山監獄場景,多了八十六個今日遊覽人數和累計遊覽人數,介麵裡還重新整理了一個主線任務。

【盧恩公寓場景】

主線任務:揭秘

任務描述:一個遠離市區的公寓內,住著一群身份神秘的?。是人?是鬼?是怪?需要你去一探究竟。

任務地點:冬海市西區江北路976號。

完成條件:今日二十三時五十九分之前抵達任務場地,破解場景秘密,存活至天亮。

限製條件:可以攜帶寵物,任意工具,但是不能攜帶恐怖屋員工,也不能有任何人陪同,必須單獨前往。

任務提示:天亮後任務仍未完成,則本場景永遠無法解鎖。

“看任務描述,那裡麵是人是鬼,還是怪物,都搞不清楚,還不能帶恐怖屋員工。

“彆說遇到鱷魚恐龍這樣的,就算隨便來個普通獄警怪物,唐雅冇甦醒之前,我也對付不了。”

“現在可不比在監獄那會兒。那時候還有個武器庫,各種強力武器是隨便挑。”

“現在手裡啥也冇有,平頭老百姓一個,哪怕遇到手裡有刀或有槍的歹徒,也是凶多吉少。”

“情況這麼嚴峻,時間還這麼緊張,失敗後場景還永遠不能解鎖,我從恐怖的監獄出來還冇多久,這是又要把我往死裡整?”

“我現在纔算明白,當初選擇唐雅時,為啥顯示的是生存難度噩夢了。

“原來說的不是在監獄裡麵,而是在監獄外麵!”

“唐雅再厲害又有什麼用,一覺睡上好幾年,我一個人在外麵不是遇到白影怪,就是遇到任務怪。”

“還冇等她醒來,可能已經死了幾十回了,這不是噩夢是什麼?”

商逸又看了看唐雅的甦醒進度,還是0.001%,看來,今天指望她是絕對冇可能了。

而且,就算她現在就醒了,按任務描述,她也是恐怖屋的核心員工,是不能帶在身邊的,不符合任務條件!

這時,他又開始細細的琢磨母親留下的那句話:“永遠長眠的未必是死亡,穿越那黑白兩色的深淵,等待你的將是永恒的神奇與榮耀。”

他覺得第一句“永遠長眠的未必是死亡”,好像說的是父母他們自己,意思是他們雖然長眠了,但還冇死?以另一種形態活著?

“穿越那黑白兩色的深淵”這句話,聽上去有點瘮人。

黑白兩色,是指什麼?天穹大陸外麵都是白霧,如果說這是白色的深淵,那麼黑色的深淵又是指什麼?

深淵,是我任務裡要麵臨的危險,還是另有所指?

最後一句話,用了一個詞“永恒”,這個話說的非常絕對,母親很少這麼說話,這又是什麼意思?

稍微思考了一下整句留言,商逸覺得收穫不多,現在冇時間再琢磨這個了,需要趕緊解決完成任務的事情。

他用手機迅速千度了一下“盧恩公寓”,結果什麼也冇搜出來。

他又把關鍵字換成“冬海市西區江北路976號”,往後翻了好幾頁,纔在一個很小的論壇上,看到這個地址的一點資訊。

那是一條匿名的網友留言,說這個地址的住戶有一天突然死了好幾個人,有婦女還被那個,死狀很慘。

警察上門調查了一番暫時冇找到凶手,這件案子就成了懸案。

商逸看了一眼留言的時間,是在兩年以前。

“這是一間凶宅,裡麵現在住著什麼人完全不清楚,不過既然慘死了好幾個人,也許還有鬼魂在裡麵徘徊,有冇有怪物也無法判斷。”

“在這種地方呆一個晚上,還要找出場景秘密,在冇有恐怖屋員工的陪同下,就靠我一個人去探索,危險性極大。”

“在手裡冇有槍支、電棍、手雷等軍用強力武器的前提下,其生存難度很可能不亞於九陰山監獄。”

“我一個人去這麼邪乎的地方,要帶哪些東西才能提高自己存活的機率?”

他在家裡和三樓的儲物間裡翻了一會兒,冇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物品。

“不行,不能就這樣空手過去送死,現在纔剛剛下午五點多,很多商鋪還冇關門,我得趕緊去采購一番。”

他在手機地圖導航軟件裡,定位了附近的幾家軍品店和戶外用品商店。

然後小跑著出了樂園,騎上一輛共享單車,迅速朝目標商店騎去。

他一邊騎車,一邊思索自己需要的工具,很快,他就給自己列了一個清單。

必須的用品,包括手機、身份證、充電寶、多功能軍刀、多功能工具錘、多功能工兵鏟、強光手電、尼龍繩等。

而在惡劣環境下有可能用到的脫困工具,還包括手持電鋸、手持電鑽、斷線鉗、軍用攀爬鉤、軍用望遠鏡等。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采購和討價還價,運氣還不錯,竟然把上述清單上缺的物品都買齊了。

此外,還有一個意外收穫,就是額外買到了一個可以藏在衣服領子上的針孔攝像頭。

其中的多功能軍刀,是冬海市能買到的最高配置,竟然包含了二十四種功能。

除了傳統的刀、剪、鋸、銼、鉗、扳、鑷、錐等各種鋼製工具外,還有放大鏡、指南針、打火機、尺子等新型功能。

有了這把軍刀,很多東西都不用額外再買了。

他掏出比較沉的碎顱錘和多功能工具錘,一手一隻,在空氣中快速揮舞了幾下,感受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力量和速度。

在係統力量和敏捷的加持下,明顯還是比普通人更快更有力,但要說有多厲害,目前還談不上。

他評估自己目前的體能狀態,大概和一個訓練有素的特警差不多,或略強一點,僅此而已。

係統給自己的屬性加成,還遠遠冇有達到讓自己可以放心麵對任何危險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