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雅頭頂黑炎繚繞,黑髮根根爆起!

一抹極致的黑暗以唐雅為中心,向四麵八方高速擴散,瞬間充滿了整個牢房!

鬼麵蜥蜴瘦長的身體瞬間被無邊的黑髮緊緊纏繞,越勒越緊。

它劇烈扭動身體,拚命掙紮,不停的揮動利爪,想斬斷黑髮的束縛。

下一刻,洶湧的黑髮突然在空中彙聚成一抹黑色的刀罡。

唐雅在黑髮的領域中快如閃電,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揮舞著刀罡。

轉瞬之間,就把怪物切成碎片。

唐雅抓著怪物殘破的身體,往自己嘴裡猛吸。

很快就將怪物吞噬乾淨,牢房也恢複了之前的樣子。

商逸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兩眼發直:“這就是紅衣級女鬼的戰鬥實力嗎?恐怖如斯!”

“這個瘦長鬼怪,難道是從這個獄警身上爬出來的?”

他正在疑惑,發現眼前飄出一行字幕:

“你在危機關頭選擇相信陌生的唐雅,成功啟動鬼屋任務係統。”

看完字幕,商逸腦海裡出現了一個係統介麵。

冬海市西郊天夢樂園鬼屋

【九陰山監獄場景】

新手任務:偽裝。

任務描述:在這個對你充滿敵意的監獄裡,偽裝成獄警,是能活下去的第一步。

完成條件:想辦法偽裝成死去的獄警——蜥蜴。

任務提示:任務分階段進行,每一個階段行動正確,都會得到係統獎勵。

看完任務描述,商逸大致明白了這個係統的運作邏輯。

他轉身走到無頭獄警屍體跟前,俯身剝下警服,快速穿在了自己身上。

同時,他還拿到一串監獄鑰匙,一副手銬,一個帶耳機的對講機。

這時係統飄出字幕:“恭喜你完成了偽裝的第一步。”

“獲得可以剋製鬼怪的道具——破邪刀。”

“學會技能:鬼手——你的雙手彙聚靈氣,為屍體斂容,可以快速達到想要的效果。套上屍體臉皮,可以快速偽裝。”

字幕消失,商逸手裡瞬間出現一把手術刀形狀的金屬刀。

刀背鑲著鋸齒,刀身也比普通手術刀更寬厚一些。

同時,鬼手技能海量的化妝和解剖的技巧,湧入他的腦海。

他走到獄警腦袋旁邊,揮動破邪刀。

幾分鐘之後,一張完整的獄警臉皮就被剝了下來。

他把臉皮套在自己的臉上,利用鬼手技能快速整形,幾秒鐘之後,就完全偽裝成了獄警蜥蜴。

這時係統飄出字幕:“恭喜你完成了偽裝的第二步。”

“學會技能:鬼舌——你的舌頭彙聚靈氣,可以快速模仿任何聽過的語音。”

獄警蜥蜴剛纔進入牢房時曾說了一句話。

商逸回憶之前蜥蜴的嗓音,用鬼舌技能複述了一遍。

聽到自己的發音和蜥蜴冇有任何區彆,這才放心。

這個時候,他看到唐雅走到自己的影子上,用手指指地上的屍體,又指指自己的肚子,雙手放在頭的一側,做了一個睡覺的動作。

商逸不明白她這些動作是什麼意思,正要開口詢問,卻見唐雅身子逐漸變透明,消失在自己的影子裡。

這個時候,製服口袋裡的對講機耳機突然響了起來。

他迅速把耳機戴上,聽見裡麵有人在喊:“各單位注意,我是獄長,馬上開始今天的囚犯**實驗,高醫生在嗎?請做好準備。”

“高醫生收到。”

“蜥蜴在嗎?把囚犯直接提到物理診療室。”

商逸知道此時必須有個迴應,馬上對著對講機,用蜥蜴的嗓音回覆:“蜥蜴收到。”

這時係統飄出字幕:“恭喜你完成新手任務-偽裝。”

“獲得隨身空間-物品欄:你可以將任意物品放入隨身空間,也可以隨時取出。”

“學會技能:左瞳——閉上右眼,你的左眼可以看到尚未顯形的鬼怪。”

商逸在腦海中找到隨身空間,試著將破邪刀放入,果然是存取自如,非常快捷。

他閉上右眼,發現隻用左眼觀看,視覺邊緣閃爍著一圈紅光。

他用左眼看向地上自己的影子,隻見有一團像黑霧一樣的漩渦,在不停的擾動。

漩渦的中心還有一個很小很淡的符號。

商逸盯著這個符號看了幾秒,終於看清,這居然是一個數字:5%。

他回想剛纔唐雅的動作,推理出了唐雅的意思。

原來唐雅吞下蜥蜴怪之後,就要藏到商逸的影子裡進行消化。

自己左眼看到的百分比,應該就是她消化的進度。

此時係統傳來提示音,商逸進入腦海中的任務介麵。

【九陰山監獄場景】

主線任務:越獄。

任務描述:利用監獄的一切可用資源,逃出監獄。

完成條件:殺掉監獄內所有怪物,活著離開監獄。

任務提示:監獄地圖,怪物介紹。

商逸點擊檢視監獄地圖和怪物介紹,終於明白了目前的處境。

這個監獄是四層結構,當前是一層牢房,還有地下三層。

地下一層有兩個診療室和獄長辦公室。

地下二層有醫用倉庫和監控室。

地下三層有武器庫和配電室。

除了死掉的蜥蜴,監獄裡還有二十個獄警。

每個獄警都被怪物附了身。

普通獄警,死後就會出現怪物。

而獄長和副獄長,活著就可以召喚怪物。

係統冇有介紹怪物的來曆,隻是說任何人類都無法與怪物抗衡。

能夠解決怪物的隻有唐雅,但唐雅現在還在自己的影子裡睡覺。

商逸看看牢房內部,冇發現監控,立即有了行動計劃。

走出牢房,抬眼望去,陰暗的走廊幽長深邃,像是凶獸張開的嘴巴。

根據監獄地圖的指引,很快來到地下二層。

進入監控室,看到一大堆顯示屏前,坐著一個正在打盹的獄警。

聽到開門的聲音,獄警揉揉剛睡醒的眼睛,一臉懵逼的望著闖進來的商逸。

“蜥蜴,你怎麼跑這來了?”

商逸擺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我來告訴你個秘密……”

“嗯?那我倒是要聽聽。”

他走到獄警身邊,把頭貼近獄警的耳朵:“我告訴你啊……”

商逸掏出破邪刀,用刀尖頂著獄警的脖子:“彆動!把手背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