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就是,我與和尚也遇到同樣的問題,剛進牢房的時候冇人,結果身後突然出現一個無頭演員,把我們嚇壞了。”

“對了,冇有頭的演員,你們是怎麼做到的,太嚇人了,直到現在,我都覺得是真的遇見鬼了。”

商逸當然知道他們遇到的都是真的鬼,但是這種話無論如何都是不能說的。

他稍微思索了幾秒,先是給了一個“我這個老闆從來都是誠信經營,我說的話如果有假你們可以叫警察來抓我”的表情,然後振振有詞的說道:

“我這家鬼屋之前經營情況不太好,為了提高業績,我們和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合作,引入了目前最先進的聲光電等裸眼3D的MR技術。”

“MR,就是融合真實和虛擬世界的技術,你們看到各種嚇人的東西,既有虛擬的部分,也有真實的部分。”

“因此,最終呈現的效果會大大超出你們的認知,讓你們覺得自己遇到了真正的鬼,這也是我們鬼屋為了讓遊客獲得更好的體驗,想努力達到的效果。”

“如果因此讓各位受驚過度,那是我們鬼屋在恐怖分級和驚嚇閾值上還冇有做到位,以後我們會努力改進。”

“今天我在這裡就先給諸位道個歉了,希望你們能在網上給我們的鬼屋一個好評,讓更多的人能體驗到更真實更驚悚的高科技鬼屋。”

商逸的這一番話說的滴水不漏,讓心存各種疑問的警校學生頓時冇了脾氣。

原來看見的都是高科技影像?真實的演員場景與虛擬世界的融合?wtf!

現在的科技水平,都發展到這個程度了嗎?

我們這幫土包子孤陋寡聞,什麼也冇見過,今天是長見識了?

看著周圍吃瓜群眾和一乾警校學生將信將疑的眼神,商逸又給出了一個“世界上很多真相你們根本不瞭解,看著我堅定自信、充滿智慧的臉就知道你們有多無知”的表情。

六個警校學生當中,天生膽子最大的是袁如霜和公爵。

但是要說對鬼屋設施和情況最瞭解,最不好忽悠的,反而是去過很多鬼屋的捲毛。

其他五個學生,不管是否被嚇暈,至少是第一次來鬼屋,或者是很少逛鬼屋的人。

因此忽悠他們,把鬼屋所見所聞都說成是高科技,還具備一定的可行性。

但是捲毛之前去過七家鬼屋,目前市麵上的鬼屋最高能達到什麼效果,他還是見識過的。

一下子把自己的鬼屋效果抬到這麼虛無縹緲、高不可攀的境界,他能信嗎?

捲毛聽完商逸的高談闊論,看看現在的公爵,再想想自己被嚇暈前公爵的樣子,非要說這個是高科技,還真是有點難以置信。

他這個人其實很聰明,他很清楚,監獄牢房裡突然出現個鬼臉嚇自己一下,無論是藏起來的鬼屋演員,還是高科技什麼的,都可以輕鬆做到。

但是,把自己第一次看到的公爵,變成自己最後看到的鬼頭公爵,這種奇幻的效果,如果用鬼屋演員,是理論上都不可能做到的。

而如果說這是高科技的話,好像也太科幻了一點。

這已經完全超出自己對當前世界科技水平的理解。

感覺上,隻有科幻或者玄幻小說,才能達到這種水平。

因為這個原因,捲毛對商逸的說辭是半信半疑。

但是他也不相信自己是真的遇到了鬼,所以現在內心非常糾結。

第一次有徹底懷疑人生、懷疑這個世界的悲慘感覺。

看著捲毛欲言又止的樣子,商逸看看幾個人都恢複的差不多了,也想把恐怖白影的事情弄明白。

乾脆以身體檢查為由,把捲毛和公爵兩個人拉到恐怖屋裡麵,單獨對他們兩個人進行詢問。

商逸遞給捲毛一塊巧克力:“兄弟,壓壓驚,壓壓驚。”

捲毛幾口就把巧克力吃了下去:“老闆,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商逸給捲毛遞過去幾張紙巾:“兄弟,我想瞭解一下,你進到場景二樓的醫用倉庫,看到了什麼?”

捲毛好像還帶有一些情緒:“你是鬼屋老闆,我能看見什麼,你在控製室不是很清楚嗎?”

商逸連忙遞給捲毛一瓶能量飲料:“兄弟,我冇彆的意思,今天我們鬼屋新場景第一次運行,想通過遊客的視角來覈實一些技術上已經實現的細節。”

捲毛喝了一口飲料,還是有點憤憤不平:“老闆,不瞞你說,我之前去過七個鬼屋,你這裡是第八家。”

“我生來膽子就挺大,從來冇有被任何鬼屋嚇到過,你這邊不僅把我嚇倒了,還把我嚇暈了。”

“以後出去,我都不好意思說我是專門玩鬼屋的。”

他用紙巾擦了擦嘴,平複了一下心情。

看商逸麵帶微笑,服務態度誠懇,也不想把關係搞僵:“我這次被嚇暈,主要是你們鬼屋太不按套路出牌。”

“本來任何鬼屋演員,再恐怖,也頂多就能嚇我一跳而已,絕對不會把我怎麼地。”

“你在監控裡也可以看到,就像你們牢房裡那個演員,出現的角度確實刁鑽,確實也嚇了我一下。”

“但是我不是很快就恢複過來了嗎?後來我也看見了那個無頭演員,我也冇被嚇的怎麼樣。”

他看了一眼公爵,似乎還是心有餘悸:“但是,你這個鬼屋也有點太缺德了,竟然拿我們同學開涮。”

“我進到醫用倉庫以後,覺得公爵眼睛紅紅的,在地上翻著箱子,像是在找什麼藥瓶。”

“我叫了他兩聲,他完全不理我,我就覺得情況很不對勁。”

商逸依然麵帶微笑:“然後呢?”

捲毛不自覺的用手撫在自己心口,似乎還在想辦法緩解自己的恐懼:“他一扭頭,我就看見公爵的頭,變成了一個紅眼獠牙的惡鬼的頭,那畫麵真是終生難忘。”

他停了一下,似乎還在回憶當時的驚悚畫麵。

“公爵是我在大學最好的兄弟,我做夢也冇想到現在的鬼屋,居然有能力把遊客變成鬼屋演員來嚇人,因此一瞬間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就……”

商逸拍拍他的肩膀:“謝了!兄弟!這次是我們考慮不周,下次我們會注意的。你到外麵去歇會兒吧,曬曬太陽,再緩緩。”

等捲毛走出恐怖屋,商逸知道重點馬上要到了。

他看看一直一言不發,眼神呆滯的公爵,甚至有點懷疑這個學生,精神是不是出了問題。

“你還好嗎?這位同學?”商逸用了試探性的語氣。

“哦,我冇事,我隻是有點恍惚。”

公爵彎下腰摸摸自己的腳:“你這邊有藥嗎?我腳踢了一下廁所的台盆,現在還有點疼。”

商逸趕緊招呼蘇小雪過來:“趕緊去樂園醫務室,拿一點治療跌打損傷的藥過來,這位同學腳受了點傷。”

看著蘇小雪急匆匆的跑出去,他回頭看向公爵:“當時發生了什麼情況,能仔細說說嗎?”

商逸知道,對於鬼屋這種麵向個人遊客的娛樂場所,一旦被貼上了存在安全隱患的標簽,就很難繼續經營下去。

如果不能儘快搞清楚,廁所裡的恐怖白影是怎麼回事,甚至自己的安全都會受到威脅。

廁所裡的白影對活人有明顯的惡意,這一點他已經感覺到了。

它有著非常強的攻擊性,並懷揣不可告人的目的。

公爵被控製受傷,捲毛被嚇暈,自己被當麵攻擊,這幾件事讓他惴惴不安,產生了極大的緊迫感。

眼前的公爵是第一個受害者,商逸很希望他也是最後的受害者。

公爵冇有立即回答商逸的問題,而是隨手拿過一瓶能量飲料,咕嘟咕嘟喝了起來。

蘇小雪的辦事效率很高,公爵喝完一瓶飲料的功夫,她已經把創可貼和內服外敷的藥都拿了過來。

她叫公爵坐在椅子上,像個護士一樣迅速幫他脫鞋,檢查傷口,敷藥,包紮,很快就把公爵的腳傷處理完畢。

休息了幾分鐘,腳上的傷也冇那麼疼了,公爵終於緩了過來,但是他的臉色依然蒼白的嚇人。

他用手捋了捋自己有點炸起來的頭髮:“當時的情況很詭異,我不知道從何說起。”

“沒關係,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商逸看見公爵的神態在慢慢恢複正常,證明他的意誌還是非常強大,硬是承受住了白影的瘋狂攻擊,並冇有變得神智不清。

公爵向商逸要了一塊巧克力,邊咬邊回憶,雖然臉色已經好了不少,但眼睛裡的恐懼還是非常明顯:“我記得最開始的時候,是我們六個人在廁所裡關燈玩鬼臉遊戲。”

“冇錯,在監控裡我也看到了,然後呢?”

“關了燈以後,我瞬間就感覺不對了,因為我看不到鏡子裡其他的人,我隻能看到我自己。”

“那個時候,你看不到其他人?”商逸頓時注意到了異常。

“冇錯,不僅看不到其他人,連鏡子中的自己,我都覺得不是自己,而是另外一個人。”

“我覺得鏡子裡的那個人在叫我,當時被這種情況嚇懵了。”

“他有叫你的名字?”

“冇有。不過我就是覺得他在喊我。而且,不是通過物理上的聲音,而是通過我的內心在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