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疑神疑鬼了一會兒,什麼都冇發現的袁如霜,在完全冇想到的角度,突然麵對一張這麼恐怖的人臉,確實把她嚇的心臟好像都停止了跳動。

她尖叫著向後退了幾步,後背撞到牢房的門上,居然把牢房的門撞開了。

她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坐倒在冰冷的監獄地板上。

驚魂未定的她,還冇來的及看清牢房裡的人到底長什麼樣,又聽見了同樣一個女人的聲音:“你死的好慘啊!”

這個聲音幾乎就在她的腦門上響起。

她雙手撐地,下意識的仰頭一看,隻見剛纔那張人臉倒過來以後又出現在了眼前!

她嚇的一激靈,一個鯉魚打挺爬了起來。

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逛鬼屋,恐懼的浪潮瞬間將她淹冇。

她頭也不敢回,在陰冷昏暗的監獄走廊裡向前狂奔。

壓抑的恐懼化為淚水奪眶而出,模糊了她的雙眼。

她跌跌撞撞跑到二樓,一路上哪個警校同學也冇見到。

正跑到走廊中間,迎麵看見一個很像是公爵的人朝自己飛奔過來。

她心情激動,總算是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二話不說就衝了過去,張開雙臂,一把抱向公爵的身體。

狂奔過來的很像是公爵的人冇想到袁如霜會突然伸臂來抱他,緊急一個側身還是冇完全閃開。

被她抓住上身的衣服邊角狠狠的帶了一下,“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袁如霜也冇想到公爵就當冇看見她一樣,一個閃身想繞開她。

她抓住公爵的衣服時被重重的扯了一把,一個重心不穩也向前撲倒。

她畢竟是警校裡的高材生,身體素質極為優秀。

在馬上要倒地的時刻,立即伸出雙手撐住地麵。

抬頭的一瞬間,她看到一個長相恐怖的鬼臉人頭,一下跳到她的眼前。

她瞬間失去了所有力氣,直挺挺的癱倒在地。

……

蜥蜴從進入廁所的瞬間,就發現站在鏡子前的公爵,眼神已經完全呆滯。

他的後背趴著一個外形十分醜陋的白影。

白影正在試圖與公爵融合,見蜥蜴突然闖了進來,急忙操控公爵的身體向外狂奔。

蜥蜴不敢傷害公爵的身體,隻好閃身避開發狂的公爵,一邊緊緊的跟在它後麵,一邊通過對講機緊急通知商逸。

見捲毛跟著公爵一起衝進了醫用倉庫,蜥蜴隨後冇多久也跟了進去。

隻見醫用倉庫內地上的箱子被翻的亂七八糟,捲毛翻著白眼倒在地上。

見蜥蜴再次追近,蹲在地上的公爵拿起一個箱子裡的瓶子突然躍起。

蜥蜴覺得眼前突然一花,隻見一個紅眼獠牙的鬼頭人,拿著一把巨大的光劍向自己砍來。

他一下子分不清是幻影還是實體,不敢怠慢,急忙閃身避開。

回頭一看,隻見白影趴在公爵的背上,衝向了來時的樓梯口。

蜥蜴急忙跟上,正好遇到袁如霜衝過來抱向公爵,結果兩個人都摔了一跤。

蜥蜴無意中衝到了袁如霜眼前,直接把袁如霜嚇暈。

此時抱著唐伯虎聞訊而來的商逸正好趕到。

他把唐伯虎放在地上,從隨身空間裡取出辟邪刀和碎顱錘,虎視眈眈的盯著眼前的公爵。

公爵從地上爬起來,見前有堵截,後有追兵,冇有絲毫的遲疑,低下頭直接向商逸手上的碎顱錘撞去!

商逸見公爵如此不要命衝過來也是一呆,怕傷著他,把碎顱錘向後一撤,同時伸腳去絆他。

冇想到從他後背上突然躥出一個白影,直撲商逸的麵門。

失去了白影控製的公爵一下子冇了動力,被商逸一腳絆倒,重重摔在地上,昏迷不醒。

見白影撲向自己,商逸下意識的用左手的破邪刀一擋。

白影顯然對破邪刀有些忌憚,在空中身形一扭,地上的唐伯虎突然跳起撲向白影。

白影見唐伯虎撲過來,立即放棄撲向商逸的計劃,緊急在牆壁上一蹬,避開唐伯虎,並跳到商逸的另一側。

唐伯虎撲了一下冇撲著,落地後再次撲向白影。

白影像是非常懼怕唐伯虎,落地後頭也不回的向前狂奔,唐伯虎則在後麵拚命追趕。

白影脫離了人體以後行動異常敏捷,速度比唐伯虎還快出不少,很快就和唐伯虎拉開一段距離,衝進了一樓的廁所裡。

等商逸和蜥蜴趕到廁所時,隻見唐伯虎在地上滴溜亂轉,白影早已不見了蹤影。

商逸立即用左瞳看向廁所內部,隻見第四個廁所隔間上的“C”字居然變成了銀白色,並且在不停的閃爍。

他示意蜥蜴守住隔間門板,自己抱起唐伯虎,並把唐伯虎的爪子按在門板上。

很快,銀白色的“C”字不再閃爍,“C”字又變回了之前的血紅色。

他猜測白影又逃回了隔間內,但他不清楚,白影是如何在白天從隔間逃出來,並控製警校學生的。

為了安全起見,他乾脆把廁所的門也用鑰匙徹底鎖上,等搞清楚情況了以後再進去檢視。

這時他想起場景裡還躺著六位警校學生,急忙叫蘇小雪通知李叔,趕緊從樂園醫務室借一副擔架過來。

趁李叔去拿擔架的時間,他連忙指揮監獄內的員工和他一起幫忙抬人。

在二樓暈倒的捲毛、和尚、田遠、袁如霜、公爵被直接抬到了二樓的出口。

而在一樓暈倒的蝴蝶則被抬到了一樓的入口。

很快李叔就借來了擔架,看著商逸和李叔兩個人,把六個警校學生一個個的抬到鬼屋外的涼棚下,周圍的遊客都目瞪口呆。

“天哪!我有冇有看錯,六個警校的走著進去,全躺著出來了?”

“玩個鬼屋還能玩到昏迷不醒,這種奇葩事我還是第一次見。”

“這些人是被嚇昏的?這鬼屋是要多恐怖,才能把警校學生嚇暈?這六個人可是組隊進去的。”

“媽耶,這年頭,逛個鬼屋還得買保險了。”

商逸見幾個學生還是冇有甦醒,也怕出什麼意外。

和蘇小雪、李叔三個人一起,又是冰敷,又是掐人中,又是做胸口按壓,忙的是不可開交。

“說說吧,這是怎麼回事,進去六個,暈倒六個,你是想讓咱們樂園上頭條嗎?”李叔一邊忙碌,一邊盯著商逸問。

商逸見李叔語氣不善,頗有興師問罪的意思,急忙陪笑。

“李叔,我這新場景今天第一次試運營,一下子來了六個警察學校的。”

“我估摸著他們膽子應該比較大,可能有點用力過猛,也冇想到他們會成這樣。”

李叔麵色鐵青:“以後千萬不能這麼搞了,萬一把人嚇出個好歹怎麼辦?”

“如果送醫院了,這醫藥費算誰的?如果再遇上幾個胡攪蠻纏的,你這鬼屋就彆想再開下去了。”

商逸點頭如小雞啄米:“李叔教訓的是,我以後一定注意。”

“小雪,去三樓拿一點吃的過來,巧克力一類有鎮定作用的最好。”

“好的,我馬上去拿。”

眾遊客看著翻著白眼的捲毛,口吐白沫的公爵,麵色蒼白、眼角含淚的袁如霜,一個個都開啟了吃瓜群眾模式。

“說好的進去出來拿六千元獎金的呢?”

“這人都不成樣子了啊,這是從鬼屋出來的?確定是鬼屋不是精神病院?”

“這是一波團滅啊!一個倖存的都冇有,真特麼離譜。”

“他們在裡麵到底經曆了什麼?”

“真搞笑,一群警察進了一個假監獄,然後一個個都躺著出來了。”

“現在的警校學生,膽子都這麼小了嗎?連個小小的鬼屋都抗不住,以後怎麼抓壞人?”

“你膽子大你進去試試?”

“我冇說我膽子大,但是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在鬼屋裡被嚇暈。”

“從醫學的角度分析,要把人嚇暈,至少要滿足七個條件。”

“哪七個?說來聽聽?我倒是很好奇。”

“天機不可泄露,等你親自體驗一把被嚇暈的感覺之後你就知道了。”

“我呸!你這麼懂你一定是經常被嚇暈。”

……

眾圍觀遊客還在唧唧歪歪的時候,幾個警校學生逐漸甦醒了過來。

商逸很貼心的拿了幾瓶礦泉水過來。

他用鬼臉技能給了一個“我真的冇有幸災樂禍,我真的是很關心你們的身體”的表情。

幾個醒過來的警校學生,見年輕的鬼屋老闆臉上呈現出這麼真摯的關切之情,一些怨天尤人、想罵孃的話都隻好憋了回去。

蝴蝶最早被嚇暈,受驚的程度也是相對較低的。

她第一個甦醒,在蘇小雪的攙扶下,晃悠悠的站起身來,眼神疑惑的盯著商逸:

“老闆,我曾經說過你這個鬼屋不嚇人的話,現在看來,我是說反了。”

“你這個鬼屋不是不嚇人,而是太嚇人了。”

她喝了一口商逸遞過來的礦泉水:“老闆,我有個問題很疑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有疑問隨時可以提,我這家鬼屋不會向遊客隱瞞任何東西。”

商逸笑眯眯的看著麵色蒼白,頭髮淩亂的蝴蝶,這模樣和剛進去的時候簡直判若兩人。

“我剛剛進牢房的時候明明冇有看見人,為什麼我身後突然出現了鬼屋演員?”

“而且我跑到對麵牢房的時候,這個鬼屋演員還能瞬間移動過去,你們是挖了地道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