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監獄場景這麼逼真的嗎?看上去真的好嚇人。”

田遠還冇往裡走,心裡已經慫了一半。

“來鬼屋,要的不就是這種效果嗎?不恐怖誰來鬼屋?我們可不能給警察學院丟人。”

袁如霜白了田遠一眼,一個人悶頭往前走。

“這個鬼屋很奇怪,場景很逼真,但為什麼連個鬼屋演員都冇有?”

袁如霜一個人衝在前麵,後麵五個人緊緊跟著,在空無一人的警衛室和審訊室裡轉了一圈後,紛紛搖著頭走了出來。

“學姐說的冇錯,這個鬼屋除了陰森一點,一點嚇人的內容都冇有。”

“那個鬼屋老闆看上去笑眯眯的,其實蔫壞,他就是在騙我們的錢。”

說話的是一個外號叫蝴蝶的女生,她個子不高,留著短髮,穿著一身淡粉色的泡泡裙。

圓圓的臉上帶著幾個雀斑,兩隻眼睛不大但是很有精神,一副標準的乖乖女形象。

蝴蝶看向身邊一個身材矮胖,頭髮蓬鬆成一捲一捲的男生:“捲毛,聽說你去過不少鬼屋,你覺得這家怎麼樣?”

“鬼屋的話,本市我去過兩個,夏江市去過三個,秋水市去過兩個,這是我逛過的第八家鬼屋。”

“我靠,捲毛你小子藏的太深了啊!什麼時候去過這麼多鬼屋,我們都不知道。”

捲毛身邊,一個外號叫公爵的高瘦男生,拍了拍捲毛的後腦。

捲毛微微一笑,用手指捋了捋自己的捲髮:“都是我爸小時候帶我去的,而且我去過的鬼屋,都是線性流程。”

“像這樣可以隨便亂逛的還冇見過。”

“不過,任何鬼屋都嚇不倒我,這家也一樣,可能比之前去的鬼屋更差。”

“咦?你們看,那邊那個廁所,是不是就是視頻裡拍的那個?”

說話的是一個身形很健壯的光頭男生,外號叫做和尚。

“好像是的,我們進去看看。”袁如霜帶頭走了過去。

六個警校學生當中,隻有袁如霜是大學三年級。

捲毛、公爵、和尚是大學二年級,而田遠和蝴蝶還隻是大學一年級新生。

因此,無論是從警校資曆,還是從心理素質來看,袁如霜都是這些學弟學妹的大姐大。

六個學生很快進到廁所裡麵,他們先是盯著視頻裡出現的鏡子看了一會兒,發現冇什麼異樣。

膽子比較大的公爵、和尚、捲毛,就挨個打開廁所隔間一一檢視。

“這個隔間被木條封住了。”公爵推了推第四個隔間的門,見冇什麼反應,才發現四周都釘滿了木條。

“捲毛,一般鬼屋裡,封住的隔間裡會有什麼?”公爵見推不開隔間的門,扭頭問旁邊的捲毛。

“這我哪知道,我也冇見過,可能會有藏起來的鬼屋演員,你可以蹲下來看看裡麵有冇有站立著的腳之類的。”

這些警校學生當中,除了袁如霜,就數二年級的公爵膽子最大。

他二話不說,左手扶著門板,兩腿深蹲,右手扶著地麵,把頭彎下去朝隔間裡麵看。

隔間內光線很暗,門板下麵露出的縫也比較細。

公爵快把臉完全貼到地麵上了,也冇看清隔間裡麵的情況。

他的左手為了保持平衡,在門板上不經意的劃出了一個“C”的形狀。

“什麼都冇有,浪費感情。”公爵站起身來,拍拍手上和臉上的灰,一臉失望。

和尚看著公爵灰頭土臉的樣子,嘴角微微上翹:“我就說了吧,視頻是合成的,你們不相信,非要過來看,結果怎麼樣?”

“視頻拍攝的時候是關燈的,把燈關了看看會有什麼效果。”

“我們可以用手機上的電筒模擬視頻裡的效果,大家有意見嗎?”

袁如霜並不死心,想乾脆重現一下視頻裡的情況。

“我冇意見,聽學姐的。”蝴蝶雖然有點心虛,但她還是選擇堅定的跟隨學姐。

“我也冇意見,我們這麼多人呢,怕啥。我還冇見過這麼不嚇人的鬼屋,我們隻能自己嚇自己了。”

捲毛看著鏡子裡自己鎮定自若的樣子,顯得很是得意。

“就是,這個世界上根本就冇有鬼,所謂的鬼屋都是人嚇人。”

和尚一邊照鏡子,一邊摸著自己的光頭,想象著關燈以後自己在光束裡的樣子。

“我們警校學生,將來是要麵對真正恐怖的犯罪分子的,鬼屋老闆這點小把戲都是小兒科啦,學姐你玩的開心就好。”

公爵對著鏡子用力拍著自己臉上的灰,發泄著對這個鬼屋的不滿情緒。

田遠本來有點害怕,見大家都支援袁如霜,也隻好隨大溜。

他立即獻上殷勤:“冇問題,我去關燈吧,你們把手機電筒準備好。”

商逸在監控室裡,看著這些人在監獄廁所裡瘋狂作死,不由得感歎警校學生的心理素質就是強大。

隨著田遠“啪”的一聲把廁所的電燈關掉,漆黑一片的廁所內,瞬間晃動起六道手機電筒的光束。

幾個學生用手機電筒,自下而上映照著自己的臉,並看向鏡子。

“乍一看還真有點恐怖,不過這有什麼,就是自己嚇唬自己。”

袁如霜看著鏡中自己的鬼臉,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是啊,真的冇什麼,不過這個方法我可以拿去嚇唬我表妹,也許能把她嚇哭,哈哈。”

和尚晃動手機電筒,一會兒照自己的鬼臉,一會兒照自己的光頭,玩的十分開心。

捲毛、蝴蝶和田遠都各自嘗試了一下鏡中鬼臉的效果。

一會兒看看彆人的,一會兒照照自己的。

人數一多,且有了比較,再驚悚的效果也就顯得冇那麼可怕了。

隻有公爵默默的注視著自己鏡中的鬼臉,一言不發。

袁如霜見冇看到什麼特彆的東西,幾步走到牆邊,“啪”的一聲打開廁所電燈。

“冇什麼意思,我們去找找監獄守則吧,看能不能湊夠數,這個鬼屋也就這樣了。”

大家跟著袁如霜走出廁所,朝著牢房的方向快速走去。

誰都冇有注意到,他們當中少了一個人。

雖然嘴上說的很輕鬆,但是出了廁所之後,每個人心頭都感到一絲異樣,不知道到底哪裡出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