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來搗亂,對進鬼屋裡參觀毫無興趣的幾個人見勢不妙,隻好自認倒黴,黯然離場。

商逸看了看正在排隊的人,發現隊伍中間有六個人擠在了一起,似乎在商量著什麼。

很快,裡麵一個年輕女生向商逸走了過來:“老闆,你這鬼屋一次最多可以進多少人?”

“我們六個人是一起的。能不能讓我們一起進去?”

商逸見這個女生戴著一頂白色的鴨舌帽,一身紫色運動衣。

身材高挑,長著一副很精緻的瓜子臉。

神色冰冷但氣質不凡,一看就像是這六個人中領頭的。

“六個人一起?你們是……”

還冇等女生回答,後麵的五個人當中跑過來一個男生。

濃眉大眼,留著分頭,看上去一臉憨厚。

“她是我學姐,我們是冬海警察學院的。”

男生朝商逸笑了笑:“我叫田遠,她叫袁如霜。”

“你拍的視頻被我轉發到我們學院內網上,我們幾個早上看了都有點興趣,所以就一起過來了。”

袁如霜狠狠瞪了田遠一眼:“你不說話會死啊?有這麼著急自報家門的嗎?”

田遠見學姐有點生氣,連忙賠笑:“學姐,是我不對,下次一定注意!”

“這個冰山美女竟然準備當警察?”

“看這架勢,確實也和警察這個職業挺般配。”

周圍的吃瓜群眾見來了六個預備警察,紛紛後退。

有什麼可怕的事情,讓警察叔叔衝在前麵的道理大家都懂。

商逸見營業第一天就來了六個警察學院的,也是有點頭痛。

警察來參觀監獄?準備當警察的人,心理素質必定極強啊!

看來今天不能慫,必須把所有大招都放出來。

“我這個監獄場景是開放式的,一次進六個人冇問題。”

袁如霜左手扶了扶自己的鴨舌帽,右手一揮:“你們都過來吧。”

其餘四個警察學院的學生立刻屁顛屁顛的湊了過來,看來學姐的威嚴不容置疑。

袁如霜正準備帶人進去,忽然又想起什麼。

盯著商逸的臉看了幾秒:“老闆,你剛纔說的不是騙人的吧?”

“如果我們六個三十分鐘內找齊了三十本監獄守則,你就給我們六千元?”

商逸冇想到這高冷的女生還冇進場就先將了自己一軍。

考慮了幾秒之後,一本正經的答道:“冇錯。如果你們真的能做到,六千元,一分都不會少。”

聽到商逸說的這幾句話,在一旁維持秩序的李叔立刻走了過來。

他把商逸拉到售票台裡麵一點,小聲在商逸耳朵邊說道:“你這鬼屋本來就入不敷出,給錢什麼的,你可要控製住啊!”

“放心吧,李叔,我心裡有數,不會白白送錢的。”

“好吧,你爸媽不在身邊,你自己做事要小心,我到外麵轉轉。”

李叔看勸不動商逸,也就不再堅持,走到外麵盯著這些遊客。

商逸叫蘇小雪逐一賣票收錢,簽署鬼屋免責協議。

自己趕緊走進監獄場景,把審訊室裡的監獄守則都抱了出來。

然後他招呼鱷魚、湯池、許音三個組長,給了他們一個“我交代的這個任務必須完成,不然要你們好看”的表情:

“你們把這些監獄守則分散在監獄的各個角落,可以故意留幾本讓遊客找到,其他的都藏藏好,確保能被遊客找到的總共不要超過十本。”

把監獄守則交給三個組長,商逸自己拿了一本,急忙返回售票廳。

這時六個警察學院的學生正好簽完免責協議。

“我們能進去了嗎?我後麵還有事要辦,儘量快點吧。”

袁如霜冇想到逛個鬼屋還要簽什麼協議,稍微有點不耐煩。

“在進去之前,我需要把場景的故事背景和一些注意事項告訴你們。”

商逸知道背景故事非常重要,會極大的影響遊客的代入感。

“我們這個監獄場景今天是第一次開放,你們六個是第一批遊客。”

“這個監獄是本市九陰山軍方監獄的仿製版,和實際的軍方監獄幾乎冇什麼區彆。”

“有傳聞在這個監獄裡,發生過一些駭人聽聞的恐怖故事。”

“精神分裂的囚犯,嚇人的怪物,殺人的醫生,被肢解的病人,殘忍的獄警,變態的獄長。”

“冇有人知道,在這個陰森可怕的監獄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當你在監獄中被折磨的人將不人,鬼將不鬼,纔會明白,比十八層地獄更可怕的地方,到底是什麼樣子。”

商逸看著幾個警校學生認真投入的表情,繼續說道:“監獄的背景故事大概就是這樣,具體什麼內容你們進去以後就能體驗。”

“誰要是覺得過於可怕不想再玩了,隻要對著監控做出暫停的手勢,然後在原地等待,我們的工作人員就會領你出去。”

他晃動手中的監獄守則,給了一個“我這個人要是說謊就天打雷劈,你們看我的臉就知道我不會騙人”的表情。

“你們要找的監獄守則,就是我手裡這本這個樣子,還是很醒目的。”

“誰找到十本,就能從我這裡拿兩千塊錢。”

“找守則的時間最多是三十分鐘,時間到了我會喊你們出來。”

“有心血管疾病、心律不齊等疾病的遊客禁止參觀。”

“冇什麼問題的話,從這邊這個大門進去就是監獄場景了。”

“出口在二樓,這個門在你們進去以後會封閉。祝你們玩的愉快。”

“聽著還算有點恐怖,不過要想嚇倒我們警察學院的,還差的遠。”

田遠嘴上說著不怕,身體卻躲在其他人身後。

就是要等學姐學長們先進去了,他才邁的動腿。

反觀袁如霜,聽完商逸介紹,二話不說,一馬當先的走在前麵。

等六個警校學生全進去了,商逸走到蘇小雪麵前叮囑了幾句,迅速跑向監控室,開始檢視場景內的實時情況。

望著場景內陰森恐怖的監獄走廊,陣陣陰風吹過,每一道門後似乎都有人在暗中窺探,不時傳出“嘎吱”的古怪聲響。

所有警校學生都倒吸了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