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手擦擦嘴,示意廚師再做幾份。

兩個廚師受寵若驚,老闆這麼欣賞自己的手藝,這是多麼大的榮耀。

急忙跑進廚房,很快又端出三份餡餅。

忍著噁心,表麵上裝作很享受的樣子,商逸又吃完一份餡餅。

見HP已經恢複滿,把另兩份餡餅放入隨身空間。

這時候商逸突然想起,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還冇做。

急忙跑上三樓,從儲物間裡找了一顆之前鬼屋的鬼麪人頭。

回到監獄廁所,單獨把蜥蜴叫過來,和他說了一下白影的事情。

商逸希望蜥蜴能成為監獄場景中的安保人員,如果發現白影一類的入侵者,能儘量保護遊客。

因此要求他附身這個鬼麪人頭,這樣就可以隨時通過監控檢視蜥蜴的位置。

蜥蜴很痛快的答應了老闆的請求,很快就附身鬼麪人頭,在地上一彈一蹦,恐怖效果十分出色。

安頓好蜥蜴,儘管有十點韌性加持,商逸還是感覺到了一絲睏倦。

於是返回三樓自己的房間,定好上午九點的鬧鐘,在床上睡了一會兒。

九點一到,商逸被鬧鐘吵醒,簡單洗漱了一下,走到恐怖屋門口。

看到隻有一名女員工準時來上班,就知道情況不妙。

“老闆!這是其他四個員工的辭職信。他們說你父母待他們不錯,他們不好意思當麵說,就托我轉交給你。”

說話的女員工今年十九歲,叫蘇小雪,身材嬌小,長著一副娃娃臉,看上去非常可愛,充滿了青春活力。

穿越前的經曆,讓商逸知道,一旦員工產生了離職的想法,再想挽留要付出的代價極大,還不如招聘新的員工。

更何況,鬼屋這種服務性行業,除了老闆和核心設計師,冇有誰是不可替代的。

商逸收下辭職信,苦笑了一下:“雖然在我意料之中,不過一下走了這麼多老員工,還是挺傷感的。”

看著蘇小雪依然乾勁滿滿的樣子,他點點頭:“在企業最困難的時候,需要的就是你這樣的中流砥柱。”

“完成支線任務-關鍵的員工。”

“學會技能——鬼臉:你可以瞬間做出任何你想要的表情。”

商逸看著係統飄字,不由得感歎係統實在是太貼心了。

因為目前,的確是非常需要鬼臉這種技能。

無論是管理員工,還是麵對遊客,甚至是應對樂園管理,都需要非常好的演技。

他從售票台裡麵拿出“停業”的牌子放在門口。

“小雪,今天上午鬼屋暫時停業一會兒,我們鬼屋有了新場景,我給你佈置一下新的任務。”

“啊?什麼時候有新場景了?”蘇小雪滿臉驚訝。

商逸冇有解釋,第一次用鬼臉技能給蘇小雪做了一個“老闆是無所不能的,你隻要相信我就會體驗到各種驚喜”的表情。

蘇小雪看著他英俊的臉龐,瞬間露出一種又崇拜又害羞的神情。

他見鬼臉很有效果,立即得誌意滿的帶著蘇小雪走進監獄場景,挨個房間給她介紹每個鬼屋演員和驚嚇點設置。

儘管蘇小雪也算是鬼屋的老員工,來了至少有半年多,但是也從來冇見過這種大場麵。

看著這些凶神惡煞的獄警和囚犯,眼睛都直了。

“老闆,這個場景是昨天晚上建好的?這些演員都是你請來的?”

蘇小雪嘴巴張的大大的,從進入場景以後就冇有合攏過。

“這些都是高科技,場景也是高科技,你隻負責好你要做的工作就行,嚇唬遊客用不著你操心。”

商逸暫時也想不到怎麼解釋這些場景和演員,乾脆拿高科技來忽悠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同時又給蘇小雪展示了一個“老闆的威嚴不容置疑”的表情。

蘇小雪瞬間中招,馬上一臉稚嫩的問:“老闆,那我以後要做什麼?”

商逸帶蘇小雪逛完監獄的所有場景,最後把她帶到一樓的監控室。

“這個監控室不對遊客開放,你今後的任務除了售票,記賬,就是幫我一起盯著這個監控室。”

“你要實時檢視每個遊客和演員的狀態,如果有什麼情況,可以隨時支援。”

蘇小雪看著滿房間的螢幕,發出了嘖嘖的讚歎聲:“老闆真是高科技啊,這麼大的鬼屋監控室我還是第一次見。”

“你要熟記鬼屋裡麵的路線,如果遊客受不了了想出來,你要有能力迅速帶他們離場。”

“好的,老闆!保證完成任務。”

“就喜歡你這樣乾脆的。”商逸看著蘇小雪稚嫩的娃娃臉,心裡感歎鬼臉技能的效果真是太好了。

“你自己進去重新轉一圈,到最深的地方再出來,把路線再熟悉一遍,我在監控裡看著你。”

“好的,老闆!不過,這個監獄場景做的好逼真啊,我一個人進去感覺還有點怕怕呢。”

“放心,我會叫演員們都呆著,不會嚇唬自己人的。”

蘇小雪足足花了二十分鐘,以小跑的狀態,又把所有場景走了一遍。

“嗯,差不多了,開門營業吧。我和演員們再囑咐幾句,你先去招呼客人,開始售票。”

今天的恐怖屋,開業時間足足比平時晚了一個小時。

但就算正常開業,平時的遊客也是稀稀拉拉,這個時候能有一兩個人進場,已經算生意很好的狀態了。

把蘇小雪送出場景,商逸走到監獄內部,召集幾個小組組長,又重新囑咐了一些開業後的注意事項。

他找出監獄留下來的對講機,給每個員工配了一台。

這樣他就可以在監控室看著螢幕,指揮每一個員工。

幾個組長都拍胸脯表示一定完成任務,隻有蜥蜴組長隻剩一顆鬼頭,在地上一彈一彈,像個籃球。

他用不斷升高的彈地高度,向商逸證明著自己的能力和忠誠。

商逸正想再叮囑幾句,隻見蘇小雪氣喘籲籲的從外麵跑進來:“老闆!不好了,來了一大堆遊客!”

商逸笑眯眯的看著她紅撲撲的臉:“來了遊客是好事啊,乾嘛說不好了。”

“不是啊,老闆,你不知道,很多遊客在罵街。”蘇小雪攥著拳頭,好像受了什麼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