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起三腳架,走出廁所,看到監獄走廊裡站著幾個獄警。

他先是嚇了一跳,轉念一想,這不就是手機裡說的“內置鬼怪員工”嗎?於是幾步走到這些獄警麵前。

“老闆好!”

當獄警員工齊齊喊出這幾個字的時候,商逸覺得有點怪怪的,不過他很快就適應了自己的角色。

像個領導一樣笑眯眯的,對每個鬼怪員工點頭示意。

閉上右眼,發現還有很多獄警處於隱形狀態,在走廊和房間裡不停的遊蕩。

他很快把整個監獄場景全部逛了一遍,數了一下所有的鬼怪員工。

其中二十個獄警是商逸曾經生死搏殺過的。

其中包括副獄長鱷魚,外勤組長蜥蜴,三個外勤警衛,七個內勤警衛,兩個廚師,一個監控警衛,五個醫生。

另有十個囚犯和五個病人是從未見過的。

除此之外,還有三個鬼,在商逸看向他們的瞬間,發現係統飄出了字幕:“鬼屋普通員工湯池、許陰和寶寶已解鎖,普通員工可以隨時離開鬼屋場景。”

許陰是一箇中年男人,看樣子大概三十歲左右。

皮膚黝黑,臉上皺紋很深,眼睛很小但眼神犀利。

一身油漆工的工作服,上麵一塊紅一塊白,也不知道是血跡還是油漆。

湯池是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女人,穿著一身病號服。

娃娃臉,皮膚蒼白,一頭亂蓬蓬的白髮,眼睛很大但充滿了血絲。

嘴唇很厚且顏色發黑,可以看到裡麵的牙齒也幾乎是暗黑色。

寶寶是一個看上去隻有五六歲的小男孩,穿著一身黃色的幼兒園校服。

腦袋和額頭都很大,眼睛又圓又黑。

商逸明白這三個普通員工很可能是自己未來的好幫手。

他麵帶微笑,對他們點頭致意,迅速拉近彼此的距離。

一下子多出來三十八個鬼怪員工,商逸覺得有些頭大。

“不就是開個鬼屋,難道還要研究管理的藝術嗎?”

商逸在穿越之前也開過自己的公司,雖然創業失敗,但也積累了一些管理經驗。

他很快就抓住重點,根據係統劃分的實力,給出了三十八個員工的管理方案。

先是把所有員工分成四個小組,然後任命湯池、鱷魚、蜥蜴、許陰這四個實力最強的鬼怪為小組組長。

他先是給出了組長應當肩負的責任,再向他們反覆灌輸鬼屋員工的基本守則。

諸如絕對不能傷害遊客,一切以遊客體驗為最高標準,要幫助膽小的遊客度過難關等等。

之後,又向他們教授了一些自己做恐怖遊戲的一些理念、技巧和方法,讓他們再逐一傳遞給自己的組員。

他的想法是,把這個監獄場景設計成一個開放式的沙盒恐怖遊戲。

遊客進來以後可以自由的在任意一個房間裡參觀。

三十八個鬼屋演員不能都出現在場景中,必須有明確的分工。

有些可以一直顯形,相當於鬼屋人偶,用作給遊客做基本的展示和驚嚇。

其能達到的效果,和市麵上的其他鬼屋比較接近。

隻是相比人偶和活人演員,更加逼真,也更加恐怖。

其餘的演員,要通過察言觀色,來判斷遊客的心理承受能力。

並在適當的時候顯形來驚嚇遊客,達到出其不意的恐怖效果。

一般來說,一個鬼屋的場景對遊客的驚嚇程度是完全固定的。

對於膽大的遊客來說,可能內心毫無波瀾,對於膽小的遊客來說,可能被嚇的尿了褲子。

市麵上任何鬼屋,都逃不出這種固定的模式。

但商逸是做遊戲出身的,多年的遊戲設計經驗,以及自己的恐怖遊戲體驗,讓他對玩家心流通道的理解,遠超一般的鬼屋老闆。

在他的遊戲設計理念中,好的遊戲,應該是每個玩家,都能接受適合自己水平的挑戰。

因此他特彆叮囑所有鬼屋員工,一定要對遊客察言觀色。

通過他們的表情變化,來判斷他們此時的承受能力。

對於承受能力弱的,儘量悠著點來,適當驚嚇之後就應該給他點安慰,讓他舒緩一下心情。

對於承受能力特彆強的,就可以不斷下猛藥。

一個演員上來如果不夠,那就再來一個。

輪番轟炸,直到達到他所能承受的極限。

在這種理念之下,監獄場景的恐怖程度就可以自動調節。

對於某些遊客是一星,而對於另外一些遊客可能就是三星。

這樣才能讓所有的遊客,都體驗到最適合自己的恐怖。

從而達到放鬆身心的按摩效果,鬼屋的口碑也才能達到最大化。

大量的恐怖遊戲經曆,讓商逸成為了一個資深的恐怖遊戲玩家。

他非常清楚什麼情景下,什麼樣的驚嚇會達到何種效果。

看見鬼屋員工一個個充滿迷茫的眼神,他隻好親自下場扮鬼。

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教大家應該怎樣躲藏,怎樣突然出現。

臉上表情應該怎麼做,手上動作應該怎麼做。

看著老闆如此年輕卻如此專業,鬼屋員工們雖然都是第一次從事服務行業,但是很快心中就充滿了信心。

商逸和眾多鬼屋員工一直教學、演練,一直折騰到早上六點多。

看員工們學習的差不多了,他才發現自己不僅一夜冇睡,還冇怎麼吃過飯。

這時他忽然想起,自己之前還獲得了一個叫鬼口的技能。

可以通過進食鬼怪做的食品恢複HP,於是趕緊叫監獄裡的兩個廚師鬼怪到廚房做飯。

一方麵試試HP到底能不能恢複,另一方麵也確實是感到有點餓了。

管他是鬼做的還是人做的,先填飽肚子再說。

兩個監獄的鬼怪廚師動作非常熟練,很快就用監獄內現有的食材,給商逸做了一份不知道是什麼肉的餡餅。

商逸也是第一次吃陰間的食物,一口咬下去感覺嘴裡吃的不是餡餅,而是被燒焦的樹皮。

不過他在係統十點韌性的加持下,還是順利的把這份餡餅迅速吃完了。

他看到HP恢覆成了26/50。

“一份鬼肉餡餅能恢複二十五點HP,這效率還能接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