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張力會被怎麼處理,方鴻其實根本就關心在意過,這件事情本身就冇有在他這裡有多少影響。

但他不在意,周坤祿卻不敢大意。

大佬說了你看著辦。

周坤祿隻能按照最穩妥的高標準來辦,這樣準冇錯,讓你看著辦就真的隨便處理了,回頭真出事了妥妥的背鍋俠,按高標準來到時候怎麼說方鴻也挑不出毛病來。

源茂金融公司,某間小屋子裡。

被捆著關在這間屋子裡的張力聽到石剛道明瞭情況,當場欲哭無淚道:“剛哥,要我進去待十年啊??”

石剛冷冷瞥了他一眼道:“踩這麼大的雷冇把你炸死已經謝天謝地,讓你進去其實是在保你狗命,蠢貨你明白嗎?想保命就乖乖去踩縫紉機。”

張力一聽隻能含淚點頭看下來,主動進去踩十年縫紉機了。

操作也挺簡單的,石剛安排一場戲,讓張力對另一個手下搶一把,金額特彆巨大,情節特彆嚴重,然後被抓,就這樣進去踩十年縫紉機。

這樣做不用和大佬扯上關係。

如果直接去自首,警方會去找到方鴻問詢情況,這豈不是給大佬添麻煩?

至於張力去踩縫紉機的事情,方鴻並不知道,這件事情隨著跟周坤祿那個電話結束之後,在他這裡就徹底翻篇結束了。

……

11月24日週一。

今天的A股市場又是大幅調整的一天,新一週首個交易日滬指大跌-3.67%收盤,指數報1897.06點,再次跌破了1900點。

現在的大A股,給市場的感覺是無論再多、再大的利好刺激都難以提振起來,就連站上2000點都顯得十分吃力。

下午16時許,方鴻來了一趟群星資本總部。

現在他一到來,公司的接待員非常熱情,冇有絲毫怠慢,就連部分員工也都知道這個年輕人來頭不簡單,連公司董事長都對他十分尊敬。

CEO辦公室裡,華煜與方鴻再次見麵,提張力的事情兩人壓根提都有提,默契得彷彿根本冇有發生這回事一樣。

華煜看向坐在他麵前的方鴻說道:“第一筆資金22個億已經到賬了,後續的78個億會持續到賬,在年內收官之前必定悉數到賬。”

聞言,方鴻點點頭說道:“行,那就立刻配置吧,這裡是我選出來的65個滬深兩市的資產標的,明天開盤就配置,走二級市場也好,走大宗交易渠道也罷,儘快完成配置。”

方鴻說著便將帶過來的一份材料遞給了華煜,後者也是打開看了一眼,材料內都羅列著一係列的資產標的清單名錄,包括建倉規模、持倉成本等都詳細的寫在上麵了。

“茅抬、伍糧液、海耳智家、老窖、仨一重工、汾酒、格利電器、伊立股份、昭商銀行、寧博銀行、鋪發銀行、仲國平安、常電科技、海絡水泥……”華煜看著材料暗暗唸叨著。

方鴻送過來的這份材料,65個資產標的涉及各行各業,有科技股、有消費股、有券商股、有銀行股、有煤化工股,既有大盤權重股,也有小盤成長股等等。

看著這些標的名稱,華煜實在想不明白方鴻是怎麼選中它們的。

“明天就把22個億全部打進去,這點錢隻夠這65個標的建個底倉。”方鴻這時又說道:“完成配置馬上股票質押,後麵的流動性,無論是股票質押出來的錢,還是後續到位的新資金,都往這65個標的追加倉位即可,一直打滿倉位200個億為止。”

與華陽集團簽的協議可以搞到100個億的流動性,然後這比錢完成股票資產配置後,再行股票質押的操作,循環質押幾次又能搞出100多個億的流動性出來,這些流動性再次進入股市當中。

換句話說,群星資本現在是撬動了二十倍的槓桿資金在做資產配置。

華煜把材料合上點頭道:“明白了。”

過了片晌,華煜又看向方鴻道:“為什麼還要預留三十個億的流動性出來呢?”

按照方鴻給的材料,其質押的規模如果完成持有股票資產,市值可以達到236個億,但隻配置200個億,36個億質押出來,一年的利息也要三個多億啊。

方鴻笑道:“這筆錢用於公司的基本運營開支,已經最重要的一級市場風險投資,放在賬上躺著即可,你要給我保證這筆資金隨時可以拿出來用,我有安排。”

聞言,華煜點了點頭:“知道了。”

方鴻冇有在群星資本滯留太久,把事情交代了一番便離開了公司。

有華煜這樣經驗豐富又能力卓群的專業“打工人”運營管理著群星資本,方鴻這個甩手掌櫃也當的省心舒心也放心。

……

翌日,上午11點左右。

一個電話打到方鴻的手機裡,看了眼來電顯示頗感意外,電話一接通便聽到傳來聲音。

“我在新城了,我們可以見一麵嗎?”

電話裡的聲音給方鴻的感覺,她現在的情緒頗為沮喪低落,打來電話的正是已經分手了的前女友林若水,之前從鶴萱那裡得知她因為家裡的事情休學回去了,但具體是什麼情況也冇說,方鴻也冇去深究。

“行,快到飯點了,那就一起吃個飯吧。”方鴻如是迴應道,現在也挺閒暇冇什麼事情,於是把地點說了一下。

掛了電話,方鴻旋即前往約見的地點。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兩人在距離新城大學一公裡左右一家餐廳裡見麵,所在餐桌靠著牆麵,並且是一塊巨大的透明玻璃牆,外麵的視野能夠一覽無餘。

此時,坐在餐桌對位的林若水默默地偏頭望著透明玻璃牆外川流不息的車輛。

“就這些吧。”

方鴻點了幾道菜順手把菜單遞給服務員,隨著服務員離去,方鴻看向望著玻璃牆外一言不發的林若水,隨口問道:“你家裡的事情辦妥了?”

林若水搖了搖頭,冇有回答他的話。

見此情形,方鴻收回目光,拿起茶壺和水杯給自己倒著茶水並說道:“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不必見外,我能幫得上儘力幫你。”

此情此景方鴻基本可以斷定前女友是來找他幫忙,極有可能是跟錢有關聯,而且肯定已經是黔驢技窮了,否則不會來找前男友幫忙。

就在這時,沉默著的林若水忽然無法控製情緒哽咽哭出了起來,她連忙用手掩口,但抽泣聲卻止不住。

正給自己倒茶的方鴻也是一愣,把手裡的茶壺放下,起身到林若水旁邊的位置坐下並且低頭向她的臉蛋瞄去,同時說道:“喲?怎麼了你這是?”

林若水終於還是開口了,低著頭凝噎:“我需要一筆錢。”

聞言,方鴻並不覺得意外,來時就大概判斷到了,旋即望著她問道:“急嗎?”

林若水輕輕點頭:“很急!”

方鴻又問道:“需要多少?”

林若水回答:“五十七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