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了幾秒,陳傑猛然站起身,直接貼到落地窗上,鷹隼般地眼神四下掃視,最後落在陸宛卿臉上。

後者毫無畏懼地仰著下巴,淡然地盯著陳傑,眼底還帶著一抹淺淺的笑容。

陳傑咬牙切齒,許久之後,隔著玻璃對陸宛卿做了個口型:“我們走著瞧。”

說完,他轉身拂袖離開,臨出門的時候,還直接把叫價拍摔倒地上,拍杆瞬間摔成兩半。

楊文碩不解地看著陸宛卿:“這……這是怎麼回事?”

陸宛卿悠哉悠哉端起茶杯:“上次碼頭之後,他不知道又從哪裡搞來了一批貨物,隻可惜現在全部都石沉大海了。那些東西的價格可遠遠超過了一億九千萬。何況接連兩次,顧家二房的貨物都在他的手裡出了事情,我看陳傑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楊文碩沉默幾秒,恍然大悟:“是你做的?”

陸宛卿不置可否。

此事說起來還要感謝白靈。

若不是她為了貿然啟用徐景山,設計把秦老軟禁起來,秦老也冇辦法從那些軟禁他的人口中刺探到這些訊息,自己更加冇法子出手。

陳傑一連栽了兩次,現在哪裡還有心思和顧霄爭奪彆墅?

恐怕他現在隻想著馬上趕回京城,跟顧家主家的人交代。

思及此,陸宛卿微微側過頭,看向左邊的包廂。

兩人的視線相交,陸宛卿遞上笑容。

顧霄心領神會,動了動嘴,雖然隔得很遠聽不到,可陸宛卿知道,他在說:多謝。

一邊的白靈剝好葡萄,送到顧霄嘴邊:“顧霄,吃葡萄。”

同時,她側過頭,惡狠狠地瞪著陸宛卿。

陸宛卿滿不在乎地撇了兩下嘴角,收回視線,重新看向台上。

少了一個競爭者,隻剩下顧霄和肖騰兩人。

肖騰再度舉起了叫價拍:“一億九千零五十萬。”

主持人剛剛報了價,肖騰卻做了個暫停的手勢。

一時之間倒是讓主持人不知所措。

“不加了。”肖騰說完,起身扔下叫價拍,在眾目睽睽之下闊步離開。

兩位叫價者都中途退出,最後一件競品到底花落誰家自然一目瞭然。

隻是這變故來得太過突然,眾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倉皇之中還有些醒不過神。

陸宛卿倒吸了一口涼氣,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卿兒,你笑什麼?”

陸宛卿輕輕敲擊著桌麵:“難怪肖騰會出現在這裡呢,原來是早就有了準備啊。”

陸宛卿邊說邊衝著包廂的方向努了努嘴。

楊文碩頓時明白:“你是說,肖騰和顧西烈一樣,隻是來幫顧霄哄抬價格的?”

雖然不知道顧霄究竟是如何和肖騰取得了聯絡,又許諾給肖騰什麼好處,不過肖騰的確是他的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很快,主持人將競品送到包廂。

二十件競品全部都拍賣完成。

拍賣會正式結束。

按照規矩,拍賣會後還有一個小小的舞會。

陸宛卿對這個舞會不感興趣,拍賣會一結束,她便準備離開。

人都還冇有走出去幾步,卻見上官琪帶著幾個人迎麵而來。

看到楊文碩,上官琪的腳步頓了頓,臉上閃過些許落寞。

或許是因為自知對不住上官琪,楊文碩也有些不自然,扯著陸宛卿的衣袖想要換個方向走。

“楊文碩。”上官琪搶先一步,喚住了楊文碩。

她也實在可憐。

為了楊文碩受了不少委屈,辛辛苦苦地跟著楊文碩一場,不想這楊文碩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死活也不肯給上官琪一個名分。

思及此,陸宛卿也攔住楊文碩:“有什麼事情總得當麵說清楚。”

說話的功夫,上官琪已經走到兩人麵前。

她一雙杏眼有些紅腫,看樣子這幾天應該不好過。

上官琪的視線在兩人身上遊走一圈,鼻尖翕動兩下,態度依舊冷清高傲:“陸小姐,我有話想和楊文碩聊,你能不能迴避一下。”

陸宛卿自然避之不及,馬上答應,不管楊文碩對自己投來如何求救的眼神,她毅然決然地撥開楊文碩的手:“我在外麵等你。”

說完,陸宛卿快步離開。

她一路離開前廳,徑直來到外麵平台。

裡麵悶熱,外麵倒是晚風習習,舒服得很。

舞會已經開始了,奏樂聲從裡麵飄來,聲音清麗婉轉。

陸宛卿雙手搭在欄杆上,耳聽著音樂聲,不由自主地陷入了回憶。

自從她莫名奇妙來到這裡以後,遇到的事情一樁接著一樁,她甚至有些想不起自己剛剛來的時候是什麼樣子了。

“陸小姐一個人在這裡想什麼呢?”一個凜冽的聲音自後傳來。

陸宛卿回首便見肖騰笑嗬嗬地站在她身後。

“肖少爺不是走了嘛?”

肖騰淺笑兩聲,徑直上前:“我隻是不參加拍賣會了,誰說我要走?”

說話的功夫,兩人已經並肩而立。

二人默契地冇有再說話,都靜靜地看著平台之下。

頓了幾秒,肖騰率先開口:“他說這次雲城之行遇到了一個很有趣的女子,我一開始還不相信。今天一見陸小姐果真有趣。”

陸宛卿沉默片刻:“肖少爺怎麼瞧出來的?”

“剛剛收到訊息,陳傑被顧家二房問責,現在已經著急忙慌地趕回竟成了。自從陳傑代表顧家二房對外走動開始,就從來冇有吃過這樣的虧。想不到居然會栽在陸小姐手中。”

肖騰的話引起了陸宛卿的警惕。

她微蹙眉心,打量肖騰兩眼:“人人都說肖家瀕臨破產,肖少爺哪裡來的訊息?”

“什麼瀕臨破產,肖家已經破產很多年了,如今隻是在苦苦支撐。”肖騰毫不迴避,格外平靜,“陸小姐,我來找你其實另有目的。”

“哦?”

“我想請你來肖家幫忙。”

肖騰的話倒是打了陸宛卿一個措手不及。

她眨巴著眼睛,第一次露出慌亂之色:“我?幫……幫忙?”

“以肖家聘請的經理身份,至於薪酬隻要在我出得起的範圍之內,你隨意開口。”

陸宛卿愈發驚愕:“肖少爺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我今天可是第一次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