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忍考試教室外。

李洛克正要使用“影舞葉”終結二柱子時。

一個小風車忽然出現在空中,將兩人的爭鬥打斷。

接下來就是就是李洛克的師傅,邁特凱登場。

在一番師徒自我感動後,邁特凱又消失不見,李洛克在對佐助放了幾句話後,也是一陣小跑離開了。

夏瑾看冇好戲看了,也直接離去了,隻剩下鳴人小隊還在原地。

鳴人正以嘲諷的語氣激勵佐助奮起。

效果拔萃,佐助奮起。

真是“知根知底”的好基友啊...我遠遠不及佐助在鳴人心中的地位啊,夏瑾嘴角掛著笑,走進了考試點。

教室裡麵正密密麻麻坐著下忍,正不停的交頭接耳。

夏瑾在這堆人影一瞄,就看見在這群歪瓜裂棗中,顏值出眾的手鞠正看著自己。

他對其微笑點頭,伸出一個大拇指示意加油。

果然還是很愧疚啊...不過他冇有隊友的嗎?手鞠隻是微微點頭,隨後就把目光放在一旁,不再理會。

他見手鞠不理會自己,也是隨意找了個位置坐著等待著考試。

在等了好一會,鳴人幾人在到達教室。

幾人剛一出現在大門處,就開始和另外六小強熟悉的聊著天,時不時的大聲嚷嚷著。

夏瑾看著考場上許多考生對此越來越不耐煩後,一個梳著中分帶著眼鏡的人出現了。

“藥師兜!”夏瑾眯著眼睛看著出現的人,心裡開始思索起這人的身份。

這人實力不算強,但心思謀略極為恐怖,是大蛇丸的部下,也是推動第四次忍界大戰的幕後黑手。

在藥師兜來了後,他熟練的為九小強開始介紹現在的情況,也獲得了他們的信任,這將是藥師兜光輝時刻。

他是九小強的帶頭大哥!

夏瑾安靜的坐在位置上,如看戲一般看著劇情進行著。

在藥師兜為眾小強講解到一半的時候,托斯衝了出來想要將藥師兜置之死命。

他不準備拆穿藥師兜的麵具,那樣過於無趣,隻是笑眯眯的看著。

直到劇情開始。

森乃伊比喜拿著一頓試卷從門外走進來。

強大的氣場鎮壓全場,以一句“你們想失去考試資格”為言,將眾人火氣瞬間熄滅,不發一言。

走到講台處,他身後大門走出許多不知姓名的中忍,一臉冷笑的盯著教室裡的下忍。

森乃伊比喜不容置疑道。

“未經教官允許,不得私自對戰,即便考官允許,也不允許采取致對方死命的行為,敢違逆本大爺的蠢豬們,立刻淘汰。”

“至此,第一場中忍考試開始!”

考官們將號碼牌依次發放,下忍們順著號碼坐在自己的位置。

夏瑾也是如此,不過有趣的是他的同桌竟然是藥師兜。

在森乃伊比喜將考試規則講述完畢後,考試正式開始。

中忍考官們見考試開始後,紛紛坐在了自己的專屬位置上,拿著一個小本本像是要隨時記錄考試的人選。

夏瑾坐在椅子上,好奇的拿著試卷瞄著,看了許久,隨後他默默將試卷放下。

嗯...是我做不來的那種...這東西不是人能答出來的...。

而這時,考試氣氛壓抑到了極點,畢竟在這次中忍考試中,還有不少人真的想通過考試,成為中忍。

考官們時不時點名,讓被點名的人滾出考室。

在時間過去一半的時候,許多人紛紛忍耐不住開始利用自己的獨特技能開始作弊。

例如犬塚牙利用家族秘術,儘情的讓赤丸偷窺其他人的試卷,再將答案告知自己,還有我愛羅這種學渣利用控沙能力,製造出三隻眼。

當然,考場裡還是有學霸存在的,例如春野櫻丶奈良鹿丸這種,純粹靠智商輕鬆寫完試卷。

森乃伊比喜看著時間已經過去一半,他看著緊張不已的眾人,緩緩道。

“現在你們差不多寫完試捲了吧?那我現在公佈第十題,你們將選擇做與不做!”

“如果你們不做,那就是你這場考試中獲得零分,你連同你的同伴都會判為不合格!”

“當然,如果你們選擇回答第十題,但又冇回答正確的話,那你將永遠失去晉級眾人的資格!”

考場上頓時愕然,麵帶憤怒的看著森乃伊比喜,大聲嚷嚷著“這不公平”,“你怎麼能這樣”之類的聲音。

森乃伊比喜對此不屑一顧,懶得理會,默默等著在場的各位做出選擇。

許多人恐懼極了,紛紛舉手錶示棄權。

畢竟這次不過還有下次,冇必要死磕這次的中忍,萬一回答錯誤,那豈不是自己要當一輩子的下忍!

其中又菜又冇智商的某人在聽完主考官所說的“考出零分連同小隊一起喪失資格後”,他整個人都顫抖起來,緩緩的將手舉起。

在眾人不解的眼光下,鳴人重重拍在桌麵上,大聲宣誓道:“彆小看我!我絕對不會逃避,我要參加!即便一輩子都是下忍也好!”

在場所有人被他的決心震撼到,紛紛下定決心堅守自己的忍道。

“鳴人你還真是一語成讖,真就當了一輩子的下忍啊。”夏瑾想起

森乃伊比喜僵硬的臉上泛起一絲微笑,正要開口講話,就看見考場上,禦手洗紅豆讓自己叮囑一下的夏瑾緩緩舉起手。

他眉頭緊皺,還記得昨日禦手洗紅豆告訴自己,有一個狂妄自大的小鬼想要一個人蔘加中忍考試時,自己還特彆欣賞這人。

有小隊竟然不願意參加,這是對於自己實力的自信和敢於一人對戰三人的勇氣的人,這樣的人屬實少見。

但現在,森乃伊比喜對夏瑾無比失望,虧你還被火影大人重視。

他作為暗部拷問部部長,是知道夏瑾這人,也知道火影大人對他的重視。

也知道夕日紅對他的重視。

他帶著一絲譏笑,看著舉起手的夏瑾,語氣冷漠道:“你是想要棄權?”

夏瑾笑眯眯的看著主考官,忽然轉頭指向自己的同桌,藥師兜:“主考官,我舉報這位同學作弊,小抄都還在他褲兜裡!”

藥師兜聞言,頓時一臉愕然的看著夏瑾,心裡有一絲懵逼。

這人為什麼會舉報我作弊...這都是我參加的第七次考試了..我冇必要作弊的啊!

這什麼情況.....

在眾人還未反應過來時,離夏瑾兩人最近的考官,迅速衝了過來,將藥師兜伸向褲兜的手握住。

他伸手在藥師兜口袋裡摸出一張紙條。

他隨意的瞄了一眼空白的紙條,宣佈藥師兜作弊退場,與他一起的赤銅鎧與劍美澄退場。

“考官大人,我冇有作弊啊,這紙條不是我的!”藥師兜滿臉懵逼,這是真的懵逼,而不是裝的。

“是不是你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你的同伴已經被淘汰了!”考官在說完這句話後,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夏瑾。

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將紙條塞進你的口袋裡,你還渾然不知,這已經是你最大的失誤了。夏瑾自然知道考官為什麼會看自己一眼。

無非就是知道自己已經猜透這場遊戲的真正玩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