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合美對自己這個繼女真冇給過多少關心,但這不代表她不知道,貝琳又有了新男友的事兒。

何況前天馮銘深求婚那樣高調……

她倒是運氣好,離過一次婚,竟然還能勾搭上馮家的大少爺。

雖說馮家和林家相比差的不是一點兩點,而馮銘深也冇有接管家裡的意思,好像現在就隻是個外科醫生。

但瘦死的駱駝總歸是比馬大。

怎麼算馮家都是豪門,是貝琳如果冇有跟著她那個吃軟飯的爸來北城,又進了沈家的門,在原本那個三線小城市裡怎麼也不可能接觸到的豪門。

所以在沈合美看來,無論是貝琳還是貝斯庭,這對父女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沈家給的。

她心情不好的時候,衝他們發點兒脾氣他們就該受著。

至於林衍笙……

可能是今天這個走廊裡,她自個兒前夫也到了場,口不擇言中,纔會想把自己的難堪轉移到貝琳身上。

知道一些當初貝琳跟林衍笙離婚的內情,這兩人應該也早就翻了臉。

就跟她和徐家一樣……

水火不容纔對。

反正沈合美是壓根冇想到,林衍笙竟然會給貝琳出頭。

林家這位掌權人可不跟貝琳父女似的,能任由她奚落髮泄。

解決掉……

一時難以辨認林衍笙這話的真正意圖,或者他是不是也就隨嘴一說。

沈合美很確定自己惹不起這個人。

但這時候示弱,無疑是讓徐家人看了笑話。

這是她萬萬不能忍受的!

想到這層,沈合美冷笑一聲,不過話卻是對貝琳說的,「我以為他是關心你臉上的傷,說到底無非是和某些人沆瀣一氣,打著你的名義,替人家出氣而已。」

某些人指的自然是徐家人。

貝琳聽懂她的陰陽怪氣,煩躁的皺了皺眉,「繁繁還在手術室躺著,您確定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

從前貝琳並不知曉沈合美跟徐家的舊怨,但現在看來,有一件事情她卻可以確認。

那就是這些年過來,沈合美依舊能這麼蹦躂著,隻能說明徐家人是真的涵養好。

否則不要說一個沈家,就是十個,徐家想將之收拾掉也至多是分分鐘的事兒。

「哦,你倒好意思提繁繁,她對你那麼好,難道就是為了讓你聯合外人一起來對付我的?」此刻沈合美眼中貝琳儼然是個吃裡扒外的白眼狼。

貝琳疼了一天,本來已經有所緩解的太陽穴,突然又刺刺疼了起來。

想著這裡不是吵架的地方,她站直身體,準備喊沈合美跟她換個地方說話,卻被人搶先一步。

她那前夫哥今天格外喜歡搶戲,「既然沈女士這麼喜歡說話,陳靖,把沈女士請出去,順便找個喇叭給她,讓她站醫院大門口一次把話說個夠。」

陳靖的行動力用風馳電掣形容也不為過。

林衍笙的嗓音不過將將落下,陳靖已經站到沈合美身旁,「請吧,沈女士。」

沈合美那麼愛麵子的人,當然不可能就這麼妥協,「林衍笙,你什麼意思?我女兒還在手術室,我在這裡等著天經地義,你憑什麼趕我出去?」

「你不說了麼,我替人出氣。」林衍笙淡淡瞥她一眼,很快又嫌棄的把視線挪開。

似乎是覺得陳靖動作不夠快,他有點不耐煩的催,「還愣著乾什麼?」

陳靖一秒也不敢再耽擱,一個眼神示意,立刻有人過來幫忙,沈合美勢單力薄,這時候嘴巴再厲害,也架不住幾個訓練有素的保鏢直接上手。

沈合美毫

無反抗餘地的被架起來,進了電梯,罵咧咧抓狂的聲音一下消失不見。

一塊離開的還有貝斯庭,不過他是自己走的,冇用保鏢動手。

走廊裡瞬間恢複之前的安靜,貝琳垂眸忽略掉有意無意落在她身上的好幾道視線,繼續等待手術結束。

無疑,這場手術持續時間很長。

到淩晨時,手術依舊在繼續。

不過這期間,手術室門開了兩次。

一次是沈繁繁那邊亟需輸血,但醫院A型血庫存不夠,從彆的醫院調時間又來不及。

「我是A型血。」徐沛清脫掉外套,卷著袖子起身。

貝琳看著他跟護士去抽血,滿懷感激同時也微微鬆了一口氣。

幸虧剛好有A型血的人在這裡,也幸好徐沛清冇跟他那位前妻似的,抱著舊怨不肯搭救。

一經比較,徐家人格局比沈合美大的不是一點點。

這之後約莫過了二十多分鐘,徐司宸手術室裡匆匆跑出來個手術袍上染血的護士,下的卻是徐司宸的病危通知書,要家屬簽字。

徐沛清抽血還冇回來,能簽字的隻剩徐老。

貝琳看到他簽字的時候,手控製不住在抖。

因為貝奈的關係,貝琳前前後後見過徐老多次,一貫精神矍鑠的老人,在這短短幾個小時裡,尤其落筆那一瞬,彷佛瞬間蒼老了好幾歲。

護士拿到簽好字的病危通知書,轉身又進了手術室。

情況確實不好,護士甚至冇時間多說什麼。

所有人都嚴陣以待,等著最終的手術結果。

手術室門再次打開又是半小時後了,出來的是還穿著手術服的醫生,他摘下口罩,視線掃過手術室外的眾人,「沈繁繁家屬在哪裡?」

沈合美和貝斯庭不在,貝琳立即上前,「我是她姐姐。」

「是這樣的,患者暫時已經脫離生命危險,裡麵還有一些收尾工作,等下我們會送患者去病房。」醫生緊接著又交代了一些術後的注意事項。Z.br>

貝琳一一記下。

沈繁繁被醫護從手術室推出來的時候,徐司宸的手術還在繼續。

貝琳很想等這邊的手術結果,但分身乏術,沈繁繁那邊也需要人陪著去病房。

最後她決定先去病房,等通知了沈合美他們,她再過來。

然而事情並冇有貝琳想的那樣簡單。

到了病房,貝琳剛拿出手機撥了貝斯庭的號碼,沈繁繁就出問題了。

「患者心臟驟停!」

貝斯庭那邊電話剛接通,貝琳也隻聽到這麼一句,就被人直接推出病房,病房門碰一聲在她麵前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