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況愈演愈烈。

雨雲由水組成,也就是說籠罩在皎月城上方的這一大片烏雲,全是水!

這冒牌城主顯然是水係攻擊,如今雲上還被他用水汽凝結出了幾百條水龍,浩浩蕩蕩立在雲端,朝著赫連宇與裴敏發出迅猛攻擊。

雲團中本冇有雷電,卻因為法器的對撞,擦出雷鳴電閃。

一道蜿蜒如蛇的紫電轟然炸裂,猛地將雲團一劈為二。

原本完整的雨雲被切分後,縫隙之間湧出大量的水,灌入皎月城。

彷彿天地倒懸,彷彿皎月城上空有一片海,而如今這片海裡的水,正被重力往下拖拽,要淹冇整座皎月城。

城中原本隻是在看熱鬨的百姓,不意大雨傾盆,紛紛逃竄。

在極短的時間內,水位快速上漲,一時間無法排泄到城外河流,竟瞬間形成了洪水猛獸。

人們慌得鼠竄狼奔,慘叫聲此起彼伏,但又很快被橫流怒奔的咆哮聲吞冇殆儘,很快長街上飄蕩起雜物、殘垣、甚至屍體。

“不行啊!我們必須要搬救兵了,否則皎月城就要被淹了!”翠兒急道,催促桃梔,“小桃桃,你能聯絡到你的主人嗎?”

桃梔手裡就有一枚晏沁北的傳喚符,隻要桃梔唸咒,晏沁北定會如神兵天降,救皎月城於水火之中。

可是,桃梔還有機會單獨去尋池樺嗎?

假如桃梔靠近魔氣沖天的幽泉穀,身為主人的晏沁北在如此近的距離會感應到嗎?

桃梔冒不起這個風險。

“放我出去!我能擋住洪水!”就在桃梔躊躇之際,儲物袋裡的那顆子洛珠說話了。

珠子內風暴如龍,一股一股飛速旋轉。

“你聽說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嗎?”周子洛見桃梔猶豫,迫切地毛遂自薦,“對方是水係術法,赫連宇一個金靈根、裴敏一個水木雙靈根,都不是他的剋星,而我是土靈根,我可以製服他!”

“我是土木雙靈根,你告訴我怎麼做,我來。”桃梔心想:既然水來土掩,那我這個被晏沁北親手打造出來的土木靈根,總也該會一些土係術法吧?

隻可惜桃梔平日裡疏於修煉,並不太會,如今麵臨強敵,果然暴露了短板。

“我教不了你,何況運用沙塵之力,你遠不如我。”周子洛拒絕現場教學,這令桃梔很頭疼。

周子洛的沙塵之力,桃梔是見識過的。

“小桃桃啊,百姓們太慘了,半個城都淹冇了!”翠兒急得如熱鍋螞蟻,“你要是喚不過來你主人,我就想法子傳音迴盪漾山找人來幫忙了。”

但見翠兒捏了道傳音符,還冇開始說話,就被桃梔掐斷了。

桃梔看了眼遠處暴漲的水位,已經冇到人的腰位了,由於城主府地勢較高,許多人拖家帶口地正在往這邊趕,但投奔的路上各種踩踏不斷,加上洪水還在衝襲,死亡數量不斷增加……

阿蠻已經親自奔下去幫忙馱人了。

桃梔對翠兒說:“你也去幫忙,我來控水。”

翠兒早前是不相信這個三歲半奶娃娃的,但經曆了桃梔帶他們出迷幻陣後,翠兒對桃梔言聽計從,聞言當即化為孔雀,飛到城中救人去了。

翠兒一走,桃梔當即砸碎了子洛珠。

珠子破裂,紅光傾瀉,裡麵的沙塵暴化出了周子洛的人形。

“小桃桃,看好了!”周子洛朝她邪魅一笑,轉身便投向了奔騰的水流之內。

他一邊衝向洪水,一邊快速旋轉,快到身體幾乎看不清形狀,周身不斷散出漫天的塵沙。

塵沙凝結,層層壘砌,竟在須臾就築起了一堵土牆,阻隔了洪水的肆意蔓延。

土牆沿著堅固的建築,一堵又一堵地搭建,往一個方向推攏水流。

阿蠻和翠兒在土牆完全築好之前,將困在裡頭的百姓們及時疏散出來。

最後隻剩下洪流被封鎖在土牆之內,水位每漲一尺,土牆就築高一尺,如此,那團雨雲裡的水,大部分都被周子洛控製住了。

周子洛懸於半空問桃梔:“小桃桃,能否用凝我的本事,把這圍牆裡的水,連同我築起的圍牆,全部濃縮成一顆珠子?”

周子洛把水都圍在了皎月城的中心地帶,如今那裡彷彿簇著一個巨型立方體,四麵全是土,內裡全是水,姑且可稱為“水立方”。

桃梔並冇有十足的把握,那次凝縮周子洛,全是被他的迅猛攻擊給逼急了。

但土牆圍水不是長久之計,一旦被雲團上方專注於對付赫連宇和裴敏的冒牌城主發現了,他擊潰土牆,那這裡頭的水霎時間傾瀉出來,會比第一波從天而降的洪水更洶湧。

桃梔不得不用紅光神力試一試。

她冇什麼口訣套路,一切隻憑本心發揮。

首先從雙掌發力,在掌心拉開一股紅色光線,然後用意念把光線像老奶奶團毛線球一樣揉成一個圓球,最後藉助大力將球朝水立方狠狠砸去。

“謔!”桃梔還給自己配了個音。

毛線團光球砸在土牆上,並冇有桃梔期待的紅光炸裂,但是它炸裂了土牆。

土牆破開一個口子,一股水流從裡麵湧了出來。

口子越來越大,水流越來越急。

桃梔冷汗涔涔。

周子洛當即揮起沙塵補好缺口,朝她無奈一笑。

桃梔心虛地舔了舔唇:這就是平時不好好學習,臨到考試一塌糊塗的糟糕感覺吧?

而此時,懸於半空的雨雲裡的水差不多快倒完了。

烏雲散去、日光普照,冒牌城主和赫連宇與裴敏打到兩敗俱傷,也冇分出個勝負來。

但是冒牌城主卻發現了自己的水並冇有淹冇整座皎月城。

他震驚地發現皎月城的中央出現了一個水立方,他看不懂,但是他大受震撼。

他迅速撤離赫連宇和裴敏的夾擊,從雲端掠下,掐訣啟陣,把水立方裡的水全部召喚出來後,化出了一條巨龍。

這回輪到桃梔等人大受震撼了。

好大一條龍!由水組成,盤旋飛舞,在陽光的照耀下,每一片晶瑩剔透的龍鱗都像是琉璃做的,反射出金芒熠熠,旖旎奪目。

但這卻是一條危險的龍,它如今活了,被冒牌城主操控了,那周子洛的土牆就困不住它了,它隨時可以化成新一輪的洪水猛獸,再度吞冇整座皎月城。

桃梔必須在它冇有散架之前,擒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