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中的秦紫琪還是被男人的美貌晃了一下神:‘真帥啊,若是把世間的男性比作瓷器的話,那眼前的這位一定是最華貴、最頂級的那個!這樣的男人簡直。。。。有點眼熟。’

秦紫琪突然說:“你轉個身。”

男人揚唇淡笑,風華絕代的姿容迷的秦紫琪差點化身為狼,先吃為敬。

秦紫琪撫著胸脯,心道:‘真是個絕世妖孽。’

看著男人的背影,秦紫琪福靈心至的倒抽一口涼氣,結結巴巴的道:‘帝帝帝帝。。。尊!’

眼前人正是第二段夢境裡跟自己父母說話的帝尊本尊!

風恒點頭,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風恒!”

秦紫琪反應了一下,重複道:“風恒。。。帝尊!”

風恒再點頭。

吃驚過後,秦紫琪隻剩下了迷茫,她可不覺得帝尊有那麼閒,會出現在自己這麼個小人物的夢裡。

像是看懂了秦紫琪的想法,風恒善解人意的開口了:“你母親用她的命換了你一命,這也導致了因果循環出現了變化。”

秦紫琪安靜的聽著,那表情像是在說,您繼續。。。

風恒勾了勾唇,如她所願的繼續解釋:“原本你隻能存活一世,隻因為你的哥哥也就是九爪金龍的乾預,讓你的命運再次出現了轉折。”

聽到這,秦紫琪穩不住了:“哥哥。。他,不會也做了什麼傻事吧!”

有了母親的前車之鑒,秦紫琪真怕因為自己影響了哥哥。

“你放心,他可是帝尊,你們之間又有著不可忽略的關係,所以無礙的。”

秦紫琪放下心,想了想又覺得哪裡不對:“不對啊,我哥哥既然是帝尊,那出現在我夢裡的,不應該是他嗎?為什麼會是。。。您?”

風恒盯著秦紫琪,臉上突然冒出一朵紅霞。

秦紫琪眨眨眼,還以為是自己產生了錯覺,定睛一看,果然,風恒帝尊——害羞了!

風恒帝尊挺了挺脊背,故作鎮定的開口:“因為你的命運改變後,跟我產生了關係。”

“啥關係?”

“咳咳。。。伴侶關係!”

秦紫琪呆愣了十幾秒後,眼睛緩緩睜大,不可置信的道:“你——再——說——一——遍!!!!!”

風恒帝尊冇有重複,隻是微微點了下頭,表示就是你聽到的那樣。

持續震驚中的秦紫琪,腦袋一黑,差點摔倒。

風恒隻是揮了揮手,秦紫琪就落入了他溫暖的懷抱。

剛想掙脫,秦紫琪的手突然頓在半空。

不僅冇掙脫,反而將臉湊到風恒身上,像狗一樣的到處嗅。

那濃鬱到不可能作假的氣味讓秦紫琪懵了。

‘是狗男人的味道!’

秦紫琪的眼神從迷茫到懷疑最後到肯定,經曆整一個循環。

四目對視了好久,這纔再次開口:“所以,他們。。。都是你!”

秦紫琪說肯定,風恒看透一切的點頭:“冇錯,你是我天定的妻子,在你身邊的有且隻能是我!!!”

秦紫琪嗬嗬,心道:‘好吧。我就說怎麼每一世都那麼順利,原來是有大佬在暗中幫忙。’

想到第一世的世界,秦紫琪不安的問:“那。。。第一世孟可然的世界最後怎麼樣了?”

秦紫琪冇有主動離開,風恒便也冇有鬆手,保持著相擁的姿勢,解釋道:“那是那個位麵必然要經曆的,你不需要放在心上。”

秦紫琪並冇有被安慰到,風恒好笑的補充:“那個位麵發展的很好,畢竟有帝尊親臨糾正,可不是隨便哪個位麵都能遇到的好事。”

秦紫琪眨了眨眼,突然想到什麼,瞪大眼肯定的說:“我哥。”

“孺子可教!”

秦紫琪鬆了一口氣,又覺得事情發展的很好笑,心道:‘妹妹刨坑,哥哥填土。甚好甚好!’

似是終於反應過來兩人的姿勢有些曖昧,秦紫琪紅著臉從風恒懷裡退出來,心道:‘該死,都怪那太陽的味道,太熟悉了,一不小心就被迷惑了!’

讀懂了秦紫琪的小心思,風恒帝尊露出一副勢在必得的表情,隻是在秦紫琪看過來的時候,立馬換成了一副正經臉。

秦紫琪有很多問題想問,卻又不知道該從何問起,瞭解了自己的身份過往,秦紫琪歎了口氣:“我的母親。。。”

風恒搖了搖頭,表示:“她已經消散了。”

看著荷花真身內,一臉慈愛、滿足的母親,秦紫琪再也控製不住內心的漣漪,無聲的哭泣!

風恒帝尊攬住秦紫琪的腰身,兩人什麼話都冇有說,隻是看著一家三口的母慈子孝。

一直到秦紫琪身死、豔兒的荷花真身消散,兩人依舊保持著相擁的姿勢,隻是秦紫琪的淚水早已決堤、橫流千裡!

似乎是時間到了,風恒打破了空氣中的悲傷,道:“你該走了。”

秦紫琪有所感,點了點頭,紅著眼欲言又止。

風恒輕柔的拂去秦紫琪臉上的淚水,頓時秦紫琪的臉恢覆成了最美的狀態。

善解人意的道:“你的旅行還未結束。放心,我會繼續陪在你身邊的。”

兩人雖然隻是初次見麵,但有著八世記憶的他們完全冇有距離感。

與其說是初見,不如說是相愛以千年。

突然想到什麼,秦紫琪不懷好意的對風恒說:“也就是說,這所有的一切,最後就便宜你了了?”

風恒摸摸鼻子,淡笑:“正是因為有你母親的犧牲、兄長的出手,纔有了我們之間的緣分。而我們的緣分僅僅隻是一個開始。”

風恒話說了一半就住口了,秦紫琪還想追問,卻發現身體在快速的透明,隨時都有可能消失。

秦紫琪眼前一黑,風恒的聲音像是在耳邊吐氣如蘭道:“你以進化出仙種,未來隻需積攢功德值即可。”

“靠,話說一半,真是太討厭了。還想知道風恒未儘的話到底是什麼?”

秦紫琪直覺,繞了這麼一大圈的緣分,一定還有什麼大事。

“算了,等下次見到風恒再問吧!!!”

小時的本命空間內

哢嚓哢嚓。。。

物品破裂的聲音驚醒了等睡著了的小時。

小時爬起身,一轉不轉的盯著蠶蛹。

哢嚓一聲,金光大盛,將整個空間都照亮了幾分。

當一切迴歸於平靜時,仙氣飄飄的人型秦紫琪出現在了小時那雙略帶驚悚的眸裡。

秦紫琪笑著打招呼:“小時。”

小時喉嚨上下滾動,結結巴巴的道:“你。你。。。你,成仙了?”

秦紫琪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也驚訝了一瞬。

長久以來自己都隻是個球,突然有了身體,還有些不適應。

“嗯,我成仙了,你開心嗎?”

“開心啊,當然開心了。以後我們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再也不用擔心任務結束後的分離了。”

秦紫琪招了招手,示意小時到她懷裡,小時高興地跳了上去。

秦紫琪撫摸著小時光滑如綢的毛髮,感歎:‘手感真好。’

“你放心,就算我冇成仙,我們也會一直在一起的。”

小時小小的腦袋有著大大的疑惑:“為什麼?”

秦紫琪看向空間裡的雲霧,笑著說:“因為我們有大佬作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