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楊家主。”

辰燃對著大廳內的兩人問好道。

“哼!”

在辰燃問完之後,一道聲音冷不伶仃的傳出。

辰燃尋著聲音望去,連忙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為雷家主在家養傷呢,冇想到這麼老了,身子骨還這麼硬朗,不得了不得了,改天咱倆在切磋切磋?”

辰燃這幾句殺人又誅心的話語把雷自臉氣的通紅。

楊家那父女倆倒是在旁邊努力憋著笑。

“好了好了!”

這時,城主終於開口打斷了辰燃。

“你便是辰燃?”

“正是!”辰燃雙手抱拳說道。

“與幾年前倒是有了些變化,身子骨倒是變好了,靈根可是修複了?”

“城主,咱們之前見過?”辰燃疑惑了,自己似乎是與他第一次見麵,腦中完全冇有映像。

“幾年前倒是在你的生日宴上見過。”城主麵帶微笑的說著。

“可能你們還不知道,給你們正式介紹一下吧,這位便是天啟王朝的殿下,辰燃殿下!”城主隆重的介紹道。

“辰燃殿下?莫非是那個靈根被……?”楊婉兒震驚了,就在她快要說出後半句的瞬間,楊廣及時阻止了她,並給她使了一個眼神。

楊婉兒瞬間明白,為自己剛剛的失言低下了頭。

楊廣連忙對著辰燃抱拳,滿帶歉意的說著:“請殿下原諒小女的失言!”

“害,這有啥,我靈根被毀又不是什麼秘密,無事。”辰燃滿不在乎的說道。

“隻是現在我的靈根再次修複,那些該報的仇也該去做了。”辰燃輕描淡寫的說著這句,但眼中那怒火卻是藏不住的。

“殿下這次來這無名城可是要用那傳送陣?”城主問向辰燃。

“確實,不過我也不白用,城主有什麼條件可以說說的。”

“我能有什麼啊,天啟王平日對這無名城也頗有照顧,既然殿下來了這無名城,我冇有好生照顧,倒是我的疏忽了,哪能還有什麼條件啊!”城主麵帶笑容的說著。

辰燃笑笑,道:“我說了不白用,城主但說無妨!”

“這小子,氣勢弄的還蠻厲害!”楊婉兒對辰燃突然有了不同的看法。

之前的辰燃感覺起來就像是一直誰都可以宰的羔羊,現在看起來,倒是頗有幾分殿下般的模樣。

“莫要議論殿下!”楊廣提醒到楊婉兒,話中語氣多了幾分對辰燃的尊敬之意。

“老爹,你咋還突然怕起他來了啊,你之前可還不這樣啊!”楊婉兒翻了翻白眼。

要是之前,楊廣對辰燃的態度就是對一個後輩的態度,現在已然確認辰燃的身份,那當然還是得尊敬尊敬的。

“那既然殿下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好在推辭什麼了,不如這樣,殿下幫老夫帶句話。”城主道。

“帶話?給誰?”辰燃疑惑到,他怎麼也冇想到居然隻是帶句話。

城主湊近辰燃身邊,在他耳邊低語幾句。

“林晚?好熟悉的名字!”辰燃腦子仔細回憶著這個名字,隻是半天也冇有想起來。

“小時候你們兩個應該見過的,還鬨著長大以後要結婚什麼的!”城主說著這話說,眼中同時也多了些許笑意。

辰燃瞳孔忽然緊縮,像是想起來什麼害怕的事一樣,小時候他最怕的人就兩個,一個是他姐,另一個就是這個林晚。

怕箐林是因為打不過。

至於這個林晚,每次一當見到辰燃的時候,總是老公老公的喊,弄的辰燃恨不得立馬鑽土裡去。

“城主,我可以收回這句話嘛?”辰燃一想到林晚就不自覺點打了個冷顫。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城主立馬拒絕道。

辰燃不說話。

“你們幾個,咱們今天是來商量傳送陣的事,你們怎麼倒還敘舊起來了!?”在一旁的雷自終於是看不下去了,打斷他們。

“嗷嗷嗷,對對對,傳送陣的事要緊。”城主想起來還有傳送陣這回事,連忙反應到。

“按照規矩,雷自,你輸了,所以你雷家隻能派四人進入傳送陣。”

“楊廣,至於你們,你們贏了,你們是有六個名額的帶上殿下的話,你們楊家可以再派五個人進入傳送陣!”城主一本正經的道。

雷自和楊廣拱手迴應。

“既然如此,咱們現在就出發,趁著現在傳送陣能量正足,各自帶人,馬上出發!”城主對著那兩人道。

楊廣和雷自接下命令,紛紛轉頭回到各自的府邸,挑選人員。

“殿下,還請隨我去傳送陣。”城主對著辰燃道。

辰燃點頭,跟在城主身後。

廣場上,眾多人圍在傳送陣周圍。

辰燃看著圍在那裡的人去,露出一些疑惑。

城主似看出了,便道“這些人都是傳送陣的維修人員,他們得時時刻刻注意傳送陣的能量波動,因為這傳送陣出了一些問題,所以現在隻能在能量較為穩定的時候才能使用,而且人數還不能多了。”

“像前些日子,這傳送陣一次還能傳送百人,現在卻隻能十人出頭。恐怕再要不了多久,便是會用不了了。”

“為什麼不找人來修?”辰燃不解。

“這也是讓你幫我帶話的原因,殿下,你去了學院大陸可能還得去一下蒼北。”城主一臉沉重的說道。

“蒼北?為何?”

“因為這些傳送陣就是蒼北那些人創造出來了,往些年,那些人還會時常來維護這些傳送陣,可就在兩年前,便再無人來,派出去打探訊息的人隻知道學院大陸出了一些變故。”

“城主,殿下”

就在兩人說話間,楊廣和雷自帶上自己的族人也是來到了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