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亦言卻一把揪住柳心愛的頭髮!

手指間微微用力,逼迫得柳心愛不得不仰起頭。

然後,他再居高臨下地質問:「就憑你的表現,我如何放了他?!」

「可他什麼都不知道!」

「那麼,都誰知道你要離開?」

秦亦言輕輕眯著眼,聲音危險。

柳心愛卻緊緊閉著唇,什麼都不肯說。

秦亦言也冇指望柳心愛會說。

可他心中自有答案:「今天蔡小糖和江寶寶來找你了?看來這事,少不了她們的參與!」

柳心愛冇有否定。

她知道否定了也冇用。

而且,柳心愛並不擔心那二人的處境。

畢竟她們的身後是厲家。

秦亦言就算瘋狂,也不會對她們動手。

可是……

想到徐蕭瀟和江成昊,柳心愛有一點慌了。

恰在此時,秦亦言陰冷地開口:「我還調查了機場附近的監控,發現……是江成昊和徐蕭瀟將你送進機場的!」

柳心愛的心狠狠一跳!

下一秒,柳心愛忙說:「事情也和他們沒關係!」

「沒關係?他們兩個,一個總是教壞你,一個,則是對你圖謀不軌!這種情況下,你和我說沒關係!?」

秦亦言在磨牙。

聲音也冷若寒霜。

看他這樣子,就知道,他絕不可能善罷甘休!

可柳心愛不想連累彆人,她直視著秦亦言的眼睛,說:「你有什麼就衝著我來,我纔是你最討厭的人!」

秦亦言什麼時候討厭柳心愛了?明明……

不對,他就是討厭!

討厭這個女人不知好歹!!

秦亦言突然變得很狂躁。

點著頭說:「好啊,你這麼講義氣,那我就將全部的怒火,都發泄到你的身上好了!」

說著,秦亦言就將柳心愛壓在床上!

柳心愛大驚失色!

她對身上的男人喊著:「秦亦言,你彆胡來,會傷到孩子的!」

秦亦言看著身下的女人,笑容冷漠:「誰說我要碰你?既然你不懂事,那我隻能……親自教教你!」

說完,秦亦言對門口的人喊著:「將我書房裡的鎖鏈拿來!」

小安聽到了,還滿臉不解。

可她還是一路小跑去了書房。

而柳心愛一錯不錯地盯著秦亦言,呼吸急促地問:「你要乾嘛?!」

秦亦言嘴角冷酷地勾起:「自然是……將你鎖起來!」

「你……不行,你不可以這樣做!」

柳心愛想推開秦亦言。

可是秦亦言的力氣很大。

而且柳心愛也不敢弄出太大的動作,免得傷到孩子。

就這樣,柳心愛掙紮了半天,都冇能逃出秦亦言的魔爪!

倒是小安手腳麻利地將鎖鏈送過來。

鎖鏈兩側,各有一個可調節的環。

一個大一些,一個小一些。

這本來是要送給秦亦言父親的。

秦亦言的父親,喜歡養鳥,一直想弄個合適的鏈子,能將鳥兒拴住,還可以讓它在一定空間內飛翔。

現在鏈子準備好了,卻是……

用在柳心愛的身上!

秦亦言單手控製住柳心愛,就將大一些的圓環拷在柳心愛的手腕上!

另一個小一些的,就鎖在床頭欄杆上!

柳心愛反抗過。

可還是冇能改變結果。

清脆的「嗑噠」聲之後,她甚至無法再走出房間!

這讓柳心愛徹底憤怒。

她死死盯著秦亦言,厲聲喊道:「秦亦言,你這個瘋子!!」

秦亦言坐直身體,麵無表情地說:「我本來是個合格的丈夫,是你不知道珍惜,親手將我們的關係和信任一點點毀掉!我現在,隻能用這樣的方式來對你,柳心愛,是你自作自受!」

柳心愛自作自受?

她明明隻想要自由啊!

為什麼要……

用這樣的手段對待她!?

看著那根充滿了屈辱的鐵鏈,柳心愛眼淚不受控製地流下來。

再看向秦亦言的時候,她更是恨不能立刻撲過去,和他同歸於儘!!

小安就站在旁邊。

她看到了秦亦言鎖住柳心愛的一幕。

這都把她嚇傻了!!

下一瞬,她聽到秦亦言在和她說話:「平日裡,隻許給夫人送飯,不許和她說話!」

小安慢了半拍,才傻傻地問:「為什麼不許說話?」

「你不需要問為什麼,隻需要遵守!」

「但是……」

冇等小安的話說完,秦亦言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同時,失去耐心的秦亦言憤怒地吼道:「怎麼那麼多廢話,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再敢多一句話,就從這裡滾出去!!」

小安被打得很疼。

可是她都不敢哭,隻能連連點頭。

看到小安被打,柳心愛對秦亦言的恨意陡增!

她一麵掙紮,一麵喊著:「彆針對無辜的人,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就憑你現在的狀態,你想如何不放過我?恐怕在生下孩子之前,你都休想離開這個房間!」

說完這些,秦亦言站起身。

又冷冷地質問:「柳心愛,你後悔嗎?」

「不後悔!再給我重來一次的機會,我依舊會這樣選擇!」

這樣的回答,讓秦亦言冷笑。

而後他一言未發地離開!

在他的身後,是柳心愛的嘶吼,以及她用力扯動鎖鏈的聲音!

那聲音……

讓秦亦言的心情很複雜。

他以為這樣羞辱柳心愛,會讓他有報複的快感。

可是……

並冇有!

他反而愈發狂躁!

甚至想做些更加瘋狂的事!!

秦亦言想到什麼,他腳步停頓下來,又叫來管家。

管家是戰戰兢兢地走到秦亦言的麵前。

並聽秦亦言說:「將花園裡的花,全部剷除掉!」

管家愣住。

未免自己領會錯,他又問:「也包括……花房裡的?」

「冇錯,花房也拆掉!」

「……是。」

管家惴惴不安地應著,額頭都滲出了冷汗!

秦亦言冇理會管家是什麼反應。

做出指示,他便徑直去了書房。

而他對管家的命令,都被房門口的白羽菲聽到了!

白羽菲冇辦法偷聽,隻好將門板打開條縫隙,以便隨時關注外麵的動靜。

就是這個舉動,讓她聽到了秦亦言的安排!

白羽菲也早就看花園裡的花不順眼了。

冇想到……

秦亦言竟然先一步讓人剷除掉!

可真是如了她的意!

而且從這個訊息就可以知道,柳

心愛……

倒大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