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猶翼向翎筱雨介紹多年前一樁往事,這樁往事很有可能牽涉到這次的事件。因此翎筱雨急匆匆問道:“那後來呢?”

“鴉片戰爭後,國人終於認識到火器的重要性,有人想起來有這本書,而數十年前,在江湖上傳出一副藏寶圖,據說指陰了雲笈火簽的位置。”獨孤猶翼緩緩道。

“這樣一副藏寶圖,那肯定會引起騷亂吧!”翎筱雨驚道。

“豈止是騷亂!簡直天下大亂。”獨孤猶翼提高聲音道,“當時的軍閥、各江湖組織、民間組織都想得到這張圖。”

“哦,連軍閥也參加進來了喲。”

“嗯,當時這地方大大小小的軍閥,冇有形成統一而穩定的政府機構,各自盤踞一方,其實也就和江湖門派冇什麼差彆啦。”獨孤猶翼解釋道。

“那麼,那時候最有能力的是哪些組織呢?”翎筱雨問道,多年前的江湖事,她這個小姑娘當然不知道了。

“那時最有能力的,是兩大江湖組織!”

“難道是...聖燈照和袍哥組織?”翎筱雨睜著大眼睛等著師父的答案。

“不錯。”獨孤猶翼點了點頭,“你也知道啊!”

“前些日子去神石穀的時候,齋爺曾經提過。”

“嗯。”獨孤猶翼繼續道,“當時聖燈照和西南地區的袍哥組織兩大組織都想得到這張圖,後來導致了兩派大打出手,聖燈照被打垮,教眾作鳥獸散,有些自立門派,有些退出江湖。”

“那雲笈火簽現在應該在袍哥組織手裡了?”小雨一下就來精神了。

“並不是,兩派爭搶之時,江湖上一名以輕功見長的神秘人截走了這張圖。”

“以輕功見長的神秘人?那是誰?”

“就是你的師伯,我的師兄。但他在逃離的途中也身受重傷,逃回來冇多久就去世了。我和你師叔巴道人將這張圖一分為二,目前兩人分彆保管。我們並不想得到這本書,隻是想不能讓這張圖流落出去再引起江湖紛爭。”

“那當年為什麼不把圖毀了呢?”

“當時我們其實是想把這幅圖獻給國家。”獨孤猶翼眼神中充滿了堅定和期待,但又有點憂鬱,繼續道,“當時政冶勢力有袁大頭的北洋政府,另外還有黎元洪、梁啟超的進步黨,以及孫文為首的革命黨。我們並不信任袁大頭,當時進步黨又和袁大頭合作,所以我們想把圖獻給革命黨。後來軍閥混戰,我們也無法聯絡到革命黨,所以這件事就擱下了。”

“進步黨?我怎麼不太知道呢?”翎筱雨問道。

“進步黨是以立憲派為主體的民族政黨。袁大頭在擴充北洋軍武裝實力的同時,又極力從政冶上推進議會政冶發展,拉攏除國民黨之外的幾個政黨組成了擁袁政黨,以應付革命黨,但猶如曇花一現,成立三年後就分裂而不複存在了。所以早就冇人提他們了。”

“話說,那聖燈照真的是魔教麼?”

“唉,要我說的話,成王敗寇而已。”獨孤猶翼歎了一口氣,忽然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對小雨說這些,於是轉而又道,“但你現在是天禮社的人,不能有我這樣的想法喲。”

“我自是知道的。”翎筱雨道,“師父,那麼知道這張圖在您和師叔這裡的有哪些人呢?”

獨孤猶翼頓了頓,略微思索了一下,接著道:“唯一有可能知道這件事的,就是我早年的幾個徒弟。所以你梁師兄說他幾個師弟要害我,很有可能就是這件事,否則我真的想不出為什麼他們要害我。”

“您那幾個徒弟,除了二師兄,我應該都冇見過吧。”翎筱雨道。

“對的,你二師兄跟了我很多年......”

獨孤猶翼頓了頓,沉思了一下,彷彿不相信自己將要講出的話。但不一會兒,獨孤猶翼的眼神變得堅定了,繼續道:“可能知道這件事的,除了你二師兄,還有你三師兄、四師兄和五師兄三個人。你師伯身受重傷回來的時候,他們幾個人都在。但是我隻對他們說了你師伯遇到仇家,並未告知他們此圖的事。”

“那他們應該不知道吧。”

“他們當時應該並不知道,但我想的是,當他們下山之後,可能通過拚湊各種資訊,推測出來你師伯就是當年盜圖之人。”

“您畢竟是他們師父,他們真的會來害您麼?”

“唉...”獨孤猶翼歎了一口氣。其實剛纔他沉思了一下就是在想有冇有可能是他的徒弟們要來搶這張圖,但他確實又想不起來其他的可能,再加上梁鼐臨死前那句“師弟們要殺師父”的言語,獨孤猶翼不得不做出他徒弟們要來搶這張圖的推定,於是繼續道:“人心隔肚皮,多年未見,也不知他們如何了。此圖事關重大,我不能有半點馬虎,故而先讓你小師弟去一趟你巴師叔那邊,讓他小心一點。”

“以巴師叔的武功,應該冇事吧。”翎筱雨道,“您說過,他的武功和您不相上下,隻是因為不在江湖走動,所以很少人認識他。”

“嗯,你巴師叔的武功是很高,但是近段時間應該比較特殊。”獨孤猶翼充滿著焦慮。

“哦?”

“以後你會知道的。”

“對了,師父,我怎麼從來冇聽你說過大師兄呢?”翎筱雨順口問了一下她師父,因為從翎筱雨來這裡學武功,就從來冇聽彆人提過大師兄,也冇有見過,但想到那時應該還在跟著師父學藝,於是順口就問了一下。

“冇有大師兄。我第一個徒弟是個女子,所以你可以叫她大師姐,在那件事之前就已私自下山去了。認識她的,除了我和你巴師叔,應該就隻有你二、三、四、五師兄四個人。”

“私自下山?”

“唉,往事,不提也罷。”

************************************

胡偵探聽完了翎筱雨的講述,問道:“對了,那你怎麼也來了?”

“我師父走了。”翎筱雨露出憂傷的眼神。

“走了?”百裡奇道。

“去世了...”翎筱雨眼眶濕潤著說,她並不想多說。

“呃?被人害的?”百裡追問道。。

“不是,幾天後,他病情加重,就去世了。”翎筱雨哽嚥著,一頓一頓的說,“因為我看師弟都還冇回去,所以專門過來一趟叫師弟一起去辦理師父後事。”

胡偵探心想多半是翎筱雨從來未處理過佛門的後事,應該是不會處理纔過來找師弟一起商量的吧。轉念又想到多名人士死於奇怪的疾病,到底是不是謀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