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公豹與薑子牙這兩個都擁有飛熊之相的聖人弟子一出山,自然在洪荒之中引起了不小的反響,畢竟此二人之中隻有一人纔是真正的封神之人,薑子牙出現在朝歌,這倒是一點不讓人感到意外,畢竟截教已經與商朝切割不開了。

不過申公豹卻選擇了四大諸侯之中的西伯侯姬昌,這其中意味不由發人深思,看起來,這闡教彷彿是要與截教一爭高低一般,當真是禍起蕭牆,三清之名恐怕也就到此為止,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僅憑闡教是根本無法與截教相鬥的,更何況還有一個妖族存在。

但隨著時間的退意,這樣的疑問也並不存在了,在申公豹成為西伯侯姬昌的座上賓之後,人闡西方三教弟子的身影便時常會出現在了西岐,這顯然是人闡西方三教聯手,合三教之力共同對付截教與妖族,這便是闡教的底氣吧。

如此一來,這局勢倒有了三分之勢,最為強大的乃是商朝,背後站著妖族與截教,而另外兩方則是西岐與九黎,分彆有人闡西方三教和巫族做後台,而薑子牙所在的商朝與申公豹所在的西岐之間必有一戰,唯獨九黎,倒有些作壁上觀的意思,令人摸不準後土的意思。

······························································

紫微星上,帝俊坐觀洪荒局勢變化,臉上微微露出一絲笑意,如今人族九州紛亂四起,即便是八百諸侯中最為強大的四大諸侯也不過是較為安定,與他們一比,商朝境內完全就是人間樂土,而這也正是他與善屍想要看到的局麵。

人族不亂,封神大戰何以開始,雖然八百諸侯在征戰中,有的滅亡,有的變得更加的強大,但民力、財力、軍力可都是在消耗中,反觀商朝,以逸待勞,招募能人異士,整軍備戰,實力日益增強,隻有這樣,纔有機會完成帝俊與善屍的計劃。

如今,計劃的第一步已經成功了,天下大亂,群雄紛爭,西岐也冒出頭來,人闡西方三教也都選擇了西岐來對抗商朝,這正是帝俊想要看到的局麵,這也是帝辛為什麼會選在這個時候閉關的原因,若無機可乘,這天下又豈會動亂。

實際上,以帝俊的手段,完全可以幫助善屍煉製出一具身外化身,善屍閉關修煉,身外化身代替善屍執掌朝政,如此九州也絕對不會出現現如今的局麵,不過帝俊並冇有選擇這麼做,如果這樣一來,封神大戰開啟不了,量劫自然也永無結束之日,到時候會引發什麼樣的惡果,誰也無法預料。

而現在,封神大戰的序幕即將開啟,一切都按部就班地進行著,唯一讓帝俊感到有些意外的便是後土的態度,這一次,後土竟然選擇了作壁上觀,這倒是讓帝俊感到有些意外,後土將局勢看得很準,隻要巫族保持中立,商朝與西岐兩方誰都不會先對九黎動手。

畢竟誰也不想將後土和巫族推到敵對的陣營中,那樣絕對是自找麻煩,也正是因為如此,巫族的巫人一脈不僅入了劫,還能無損地脫劫而出,確實是最為穩妥的辦法,不過巫族不插手也好,這樣帝俊的計劃也能更加順利一些,隻是對後土,帝俊始終還是防著點的。

如今封神大戰將起,留給他善屍準備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帝俊那顆波瀾不驚的心也起了一點心緒,閉關千年,善屍不斷地取回自己前世的修為與法力,短短千年時間,便已恢複到了大羅金仙巔峰的程度,再過不久,必然能夠在此回到準聖修為。

但要在封神大戰結束前重回巔峰,時間上是否能夠趕得上,帝俊也冇有把握,更何況,單恢複修為也是不夠的,必須在量劫之中藉助人族氣運參悟混元道果,這纔是帝俊的目的,否則善屍轉世成為帝辛也就冇有什麼意義了。

如今量劫已起,天機混亂,帝俊也無法做到算無遺策,也隻能多做安排,儘力享助善屍,好在這一次還有通天教主這個不算盟友的盟友在,也能為他分擔一些壓力,再加上後土作壁上觀,這也無疑減小了一些其中的風險。

為了以保完全,除了陸壓、望舒、楊嬋和靈珠子以及那些沾染了殺劫的妖族,帝俊還額外地派遣了一些妖族精英悄無聲息地混入了商朝之中,必要時刻,也能當做一支奇軍,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這些妖族最差的也都是大羅金仙級的妖神。

······························································

朝歌城中,太師府中,朝中重臣儘皆齊聚於此,聞仲看著手中邊關守軍傳來的奏報,臉色不由變得有些凝重起來,看著比乾、薑子牙等重臣,開口說道:“諸位,如今大王閉關穩固大商氣運,這八百諸侯皆生出異心,日益做大,尤其是那四大諸侯,爾等以為該如何處理?”

比乾沉聲說道:“八百諸侯之中,大多都太多弱小,不足為慮,唯有那四大諸侯,不容小覷,尤其是西伯侯姬昌,素有仁義之名,不僅實力強大,而且在周邊諸侯中頗有聲望,一呼百應,如今聽聞又有聖人弟子輔佐,聲威更甚,若是處理不好,恐生禍亂。”

薑子牙聽後,開口說道:“實際上此事並不難處理,隻需大王出關,以君王名義詔令八百諸侯前來朝貢,如此天下自然就安定了,隻是····”

就在這時,王宮上空,一道紫色氣柱直朝天際,強大的威壓瞬間遍佈整個朝歌城,神恩似海,神威如獄,如此威壓,讓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了臣服之意,聞仲、薑子牙等人見此,臉上不由露出了喜色,聞仲喃喃自語道:“大王出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