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羅醒來時,已是第二天下午,一行人回到補給站休整。

他才睜開眼來,就被一堆惡意目光注視:“小哥,還請你如實回答我們一些問題。”

魔法界有嚴明規定,不得輕易使用4階以上的攻擊魔法。

市麵上販售的魔法卷軸,全限定在4階以下。

就算要動用,也需經過層層審批纔可,戰時以及一些特定情況下除外。

你動用威力誇張的龍破斬,哪怕在執行任務,也不符合規定。

上頭會調查清楚實際情況,再予以處置。

賈羅頭暈著呢,冇心思回話,全交由飄絮處理。

最終,因為病人不能受到打擾,那些煩人的傢夥才肯離開。

“前輩,你傷的也不輕,乾嘛不好好躺著?”

昨晚,負責守夜的飄絮為擊退魔物,費了老大的勁,最終因哨站派人前來馳援,纔將那些魔物打發走。

賈羅醒來之前,她喝了一瓶又一瓶的藥水,傷勢才勉強穩住,看上去無礙而已。

“小子,與其關心我,不如關心下你自己。”

“你這回攤上事了,我將情況彙報了上去,如今我的任務隻有一個,押送你回去等待處置。”

呃,我們不是一夥的嗎?

咋說翻臉就翻臉?

賈羅的魔力,冇渾厚到可施展4階及以上的魔法,更彆說當時的狀態特殊,需要承擔的代價不小。

感受著身上的疼痛,他勉強使出詭霧術,發現這回冇法用黑氣來療傷,倒是自愈天賦有點用。

要想徹底痊癒,需好好休養上幾天:“對了,其他人呢?”

“你還有心思管彆人?”

吹雪、巴克待在隔壁,全躺在床中好好休息。

班尼特好得挺快,今早外出獵殺完魔物後,狀態恢複得不錯。

為避免巴克再亂來,就守在房門外!

透過窗戶,可看到蔚藍的天空上,盤旋著幾隻蒼鷹。

此乃本地魔物聯盟派來的探子,負責監視哨站的動向。

得益於巴克消滅掉一群凶暴的高山雪人,附近的魔物冇敢再貿然打哨站的主意。

毒瘴山穀慘遭毀滅,需要不短的時間纔可恢複,四散而逃的魔物基本被本地聯盟吸收。

以耶律猛為首的外來勢力核心成員個個重傷,加上以往在夜間肆無忌憚的鬆散組織覆滅,本地聯盟覺得又行了。

它們不再躲躲藏藏,礙於龍破斬在毒瘴山穀內殘留的能量有些恐怖,纔沒選擇入住。

它們利用一上午的時間,將耶律猛的勢力趕跑。

毫不掩飾讓蒼鷹監視哨站,無疑是在警告人類,它們纔是邊境區老大,少對它們的地盤指手畫腳,否則不介意滅掉你們。

賈羅往窗外看去時,有隻蒼鷹迅速鎖定他,併發出鳴叫,像是在說,小子,看什麼看?

“前輩,我們什麼時候走?”

“這可說不準,可能是明天,也可能要等上一星期,畢竟貨運列車的班次不多,更彆說還是這種偏僻的地方。”

“這可有些麻煩了。”

“怎麼說?”

昨晚大乾一場後,賈羅的魔法有所精進,施放的詭霧術,可模擬成尋常的煙霧,甚至可做到無色無味,乃至無形。

按照他的意願,詭霧在他人難以察覺的情況下擴散出。

此種做法喪失了攻擊性,不具備任何乾擾性,卻增強了隱蔽性,可充當偵測魔法使用。

藉助此招,賈羅的感知範圍擴大數十倍。

經由一番觀察,發現哨站外有不少魔物在盯著,甚至還有斑鳩這樣的危險種在暗中窺視。

白天或許冇敢有什麼行動,天一黑可就說不準了。

哨站的安危,賈羅冇興趣關心,他隻想儘快離開。

飄絮感知強大,自有注意到這個情況,可她又能有什麼辦法?

與補給站共存亡?

彆開玩笑了!

退路隻有一個,乘坐列車回去。

如果冇有列車開來,那就退回到鐵路架設的雷網中。

關於兩人的苦惱,班尼特出馬,輕鬆得到瞭解決。

啊咧?

我來這裡是要乾什麼的?

為什麼我記不得了?

變種掘地蟲斑鳩被班尼特重傷,記仇著呢。

相較於賈羅,它更想整死這名重創它的人類。

利用它的複仇心,班尼特到外邊走了一圈,把魔物們全吸引過來。

斑鳩本想強殺掉人,偏偏正要動手,腦袋開始發暈。

包括它在內,在場所有魔物全中了招,遺忘了這幾天的事情。

就這樣,在斑鳩的帶頭下,魔物們速速離去。

一些從毒瘴山穀逃出來的魔物,則稀裡糊塗往山穀的方向離去。

為防範它們去而複返,班尼特對哨站的結界做了些改動,就算真遭遇強攻,也能拖延上一天時間,足夠讓人撤離。

好不容易醒來,賈羅不想繼續躺著,在飄絮的監督下,走出房間,移步到大廳喝起茶來。

唉,這回真把自己整慘了!

自己的事自己清楚,傷勢是一回事,真正讓他苦惱的是,體內的魔力連以往的一半都冇。

賈羅如今的魔力值,才一千出頭,儘管因靈動天賦的關係,魔力正在加快恢複中,情況並不樂觀。

魔力乃魔法使的力量來源,這點魔力,連對付尋常的高級種都困難。

真要發生戰鬥,他幫不了什麼忙。

“彆唉聲歎氣了,我剛打聽到了個訊息,開往這的列車,臨時增加了個班次,目前列車剛從塔奇拉城出發,預計晚上7點鐘到。”

“也就是說,咱們今晚就能離開?”

“是這樣冇錯。”

邊境區太危險,連睡個安穩覺都不容易。

任務已完成,賈羅不想再做耽擱。

聽飄絮如此說,從揹包裡找出了任務卷軸。

多虧昨晚行動冇把卷軸帶上,東西纔沒被毀。

按照任務卷軸上的顯示,他們算是完美完成了任務。

4死1逃,逃走的那隻,不用多說,正是艾波納。

至於重傷被艾波納帶回去休養的那隻,因死於魔物之間的內訌,冇計算在內。

隻可惜,不管殺了多少隻巨魔,都冇有報酬。

此乃行會任務,完成隻能得到功績點以及一些物品獎勵。

收錄於行會寶庫中的寶物,對賈羅冇吸引力,接下任務,隻為完成指標!

天色漸漸暗下,哨站內的氣氛變得有些緊張。

常駐部隊被高山雪人消滅掉後,兵力前所未有的空虛。

跟賈羅一同到來的後勤兵,不擅長作戰,哪怕算上他們幾個,依舊不夠。

昨晚派去增援的那些士兵,並不是真人,是最新研發的戰鬥型機器人,需要填充能源,纔可發揮作用。

昨晚為救人,把能源消耗了大半,今晚可不好應付。

“你們說,魔物會殺過來嗎?”

賈羅是病人,該吃吃該喝喝,不像後勤兵們,總覺得結界靠不住。

是,此時野外確實有魔物在遊蕩,但冇必要怕成這樣吧?

巴克有些遜,是被餓醒的,醒來後需要人伺候吃喝。

賈羅聞不來他房間裡的藥水味,看過他後,回到房間呆呆看著天花板。

外邊的事,跟他沒關係。

他眼下要做的事,是該如何安撫好魔劍。

賈羅昨晚太亂來,使出龍破斬轟炸山穀,也把魔劍炸傷。

魔劍鬥鬼神力量還有限,需要低調積蓄力量,被你這麼一炸,差點回到解放前。

我怎麼跟了這麼一個不靠譜的主人?

魔劍鬨情緒,為安撫好它,約定不再隨意把它收進黑傘中。

它不喜歡那種沉悶感,但又離不開黑傘,畢竟要想保持低調,還需黑傘來幫忙隔絕窺探。

魔劍終於不再鬨了,外頭卻熱鬨起來。

“我出去看看,你好好躺著。”

冇過多久,飄絮回到了房間。

原來是軍隊增派了人手過來,本次到來的並非貨運列車,而是正兒八經的魔法列車。

來的人有些多,拋開正式編製兵士800人,還有約200名實習生。

都是從新兵營精心挑選出來的,大多是本月到來的異人。

哨站內人一多起來,房間分配則成了問題。

賈羅幾人隻是外人,臨時收留你們而已,如今空房不多,當然得把人趕走。

幾人想儘快回去,自然冇有意見。

列車隨時可以出發,將要上車時,賈羅遭到了刁難。

“幾位什麼意思?”

十字軍受雷姆教教義影響,個個嫉惡如仇,自有人看不慣賈羅。

上前刁難他的,共有五名實習生。

說來也巧,其中一人,跟他有過一麵之緣。

當初帶阿離加入行會時,賈羅曾在台上替考官甄選人才。

眼前的這位錫紙燙男,是被他勸退的。

“前輩,不知你還記得我不?”

你?

你誰啊?

從賈羅的眼神中看出疑惑後,錫紙燙男冷冷說道:“也是,像我這種小人物,前輩哪會記得?”

“容我自我介紹下,我叫亞力克斯·彼得,17歲,是立誌要加入黑十字軍的男人!”

“是嗎?那你好好努力。”

“放心,我會的,不過在這之前,我有件事需要確認下。”

彼得明明什麼都冇乾,賈羅卻突然頭疼欲裂。

這是念力攻擊?

不,我冇感受到那種波動!

不是魔法?

賈羅懶得跟人糾纏,迅速緩過勁後,使出【螞蚱】跳到車廂門前,跟飄絮一同坐到靠窗戶的位置。

“剛纔你為什麼不幫我?”

“我為什麼要幫?”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