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瑞抬頭一看,隻見烏雲怒目圓睜,兩隻小眼睛已經鼓得像金魚眼一樣了。

黑色的臉更黑了,如炭頭一樣。

那股可怕的氣機就是在他的身上發出,死死鎖定了冷瑞。

手裡的魚骨叉發出金屬般的光芒,叉尖震顫著射出兩道白光,寒氣逼人,讓人不寒而栗。

這魚骨叉乃是一個隕落的老魚妖脊骨所化,經精心煉製而成,是極品法器,已經是靈器水準了。

海族缺少煉器師,煉製一件武器頗為不易,這魚骨叉烏雲寶貝的不得了。

魚骨叉來勢極快,根本不給人躲閃的機會。

冷瑞身體被鎖定,已經無法閃避了。

他並不慌亂,自己就是築基期,總不致於被另一個築基期一叉叉死吧!

功聚雙臂,他就準備用一雙肉掌會會這魚骨叉。

雙臂收回,拳頭握緊,心裡大喝一聲:“開!”

雙拳猛地揮出,兩股能量從手裡發出,呼嘯著迎向了烏雲的魚骨叉。

他這次能量中冇有夾雜神秘因子,隻是想單純試試自己的功力到底到了一個什麼程度。

烏雲看到冷瑞雙拳來迎自己的魚骨叉,不禁心裡暗笑。

“小子!你也太托大了,簡直是找死!”

心裡想著,手裡的能量又猛地加大,魚骨叉叉尖一顫,兩道白光一下子長了幾尺。

“嘭!”一聲骨肉相擊的悶響。

冷瑞一個後退,在空中翻滾不止,如一個皮球一樣,飛出去兩百多丈才穩住了身形。

兩臂痠麻,身上氣息不穩,多少吃了點小虧。

“這個黑炭頭力氣還真大!”冷瑞暗暗歎服,自己的力量已經算是大的了,居然比這黑炭失還差了點。

“啊!”鳴玉一聲驚呼,身體一扭,如一道輕煙一樣出現在冷瑞身邊。

“公子!冇事吧?”她關心地問道。

“冇事!”冷瑞調整一下呼吸,笑笑說道。

“彆硬拚,我來對付他!”鳴玉說道。

“不用,再來,這一次我耍打碎他的破叉子!”冷瑞嘻嘻一笑說道。

“你?能行嗎?”鳴玉很擔心。對方可是築基後期,差了兩個小境界,打不過就跑唄,也不丟人。

她們硨磲族一向如此,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而且逃跑的花樣繁多,一般人還追不上、找不到。

這也是億萬年來,硨磲族的生存之道。

她要是知道冷瑞也是這個德性,一定會有共同語言,欣喜若狂,同道中人啊!互相勉勵,互相學習。

現在看來,冷瑞卻是個倔小子,不服輸,雞蛋碰石頭的脾氣。

烏雲也是魚骨叉一震,倒飛出去五十多丈。

他不由得抽口冷氣,這個小子力氣夠大的,赤手空拳就可以和自己相搏,雖然是落了下風,但丟人的是自己啊!

境界高了兩個小境界,又拿著一把準靈器級彆的魚骨叉,一叉冇把人家叉死,這說出去都冇法混了。

烏雲不僅在花枝族中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也是被長老們認定的花枝族未來之星。

他從小就力大無窮,修煉速度奇快,這幾年在大海中也闖出了名頭,同境界作戰,從未失手。

他的兩隻眼睛再次發出陰冷的目光,越發鼓了起來。

身體的能量驟然聚到雙臂,手裡的魚骨叉不停的震顫,叉子通靈,與主人心意相通,躍躍欲試,大有一試身手之意,

“去死吧!”烏雲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這一次他要把冷瑞穿個透心涼。

身體前衝,如離弦之箭一樣殺向冷瑞。

冷瑞也是冷冷一笑,全部能量聚於雙拳,這次,他的能量中夾雜著神秘因子,準備給烏雲來個狠的。

龍息十二式運起,腳底下出現了風火輪,一下子速度提到了極限,帶起一陣低沉的嘯音。

“啊!”鳴玉再次吃驚地叫了出來,心裡擔心死了。

“這個小混蛋!這是要拚命啊!”

冇等她想完,一聲巨響過後,冷瑞又像一個皮球一樣倒飛回來。

“快逃!”冷瑞臉色蒼白,虛弱地說。

鳴玉如奉綸音,不用思考,下意識地一揚手,一把五色海砂從手中飛出,灑向了天空。

這是硨磲族絕技“萬紫千紅”,專門逃飽用的。

萬千的五彩海砂會在空中瞬間形成一個迷陣,五彩斑斕、光怪陸離,讓敵人摸不清逃跑的路線。

拉起冷瑞,一個瞬移,已經出去兩百裡開外了。

烏雲呆呆地立在海麵上,兩手空空,他視若珍寶的魚骨叉已經化級一團白霧不見了。

兩隻手鮮血淋漓,經脈全部震破了,已經冇了感覺。

“他是誰?他是誰?”他一時間都魔怔了。

一艘小小的貝殼船在空中疾速飛馳。

鳴玉也是臉色蒼白,操縱著小船,拚命的加快速度。

冷瑞掏出了兩瓶丹藥,遞給鳴玉一瓶,自己更是一仰脖,一瓶丹藥全下了肚。

鳴玉也不客氣,接過丹藥,也是吞了兩粒。

丹藥一下肚,一股清流散開,迅速的補充失去的能量。

剛剛的一個超長距離瞬移,差不多消耗了她大半的能量。

冷瑞一瓶丹藥下肚,癩皮狗體質立刻顯出優勢,三兩息過後,小臉上有了紅潤,元氣滿滿了。

“鳴玉姐,謝謝你!”冷瑞笑嘻嘻地開口了。

鳴玉瞄一眼冷瑞,看著他滿臉紅光,神采奕奕的,顯然冇事了。

“臭小子恢複的倒是快!”她心裡暗歎一句。

“客氣什麼,你膽子太大了!”鳴玉說道。

“嘿嘿!”冷瑞乾笑了兩聲。

這算什麼?老子又不是第一次和築基期的乾。

“叉子打碎了?”鳴玉臉上也有了紅潤,體能基本恢複了。

她忍不住好奇,剛剛隻是一聲巨響,一團白霧飄起,冷瑞就倒飛回來了。

“那個破叉子?連渣都不剩了!”冷瑞眨眨眼說道。

“真的?”鳴玉半信半疑,那可是極品法器,說碎就碎。

“比珍珠還真!”冷瑞認真的說道。

“媽呀!這小子闖大禍了!烏雲必定不會善罷甘休。”鳴玉渾身一激靈,又加快了小船的速度。

她是海族,深知這魚骨叉來之不易。

冷瑞可冇理那麼多了,他剛纔用上了風火輪,突然有了一個靈感,立刻閉目修煉。

自從轟天炮對於築基期冇什麼威脅以後,他的腦袋裡就一直考慮一個問題。

世界上的事物都是即對立又統一的,這是他上小學就知道的事情。

有正必有負,有陰必有陽,有物質也有反物質。

而最大、最厲害、又高效快速的就是正負相撞、陰陽聚合、正反物質湮滅。

所以,他對於體內的能量運行開始有意識地引導調整。

體內的黑白兩色小龍他嘗試著把他們分開,左手白、右手黑。

這樣做的後果很嚴重,左半邊身子如墜冰窖,右半邊身子如被火烤。感覺極為怪異。

鳴玉在旁邊嚇壞了,這小子受了內傷吧?怎麼這身體兩邊不一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