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小說網 >  帝霸 >  

死仙,仙湖主人,當他出現的時候,讓無數的生靈都為之意外,就算是見過無數大風浪的遠古神王、不朽之輩,看到死仙之時,也都是十分意外。

可以說,死仙的模樣,與所有人所想象的不一樣,與所有人心裡麵的死仙有著很大的出入。

死仙,此乃是一個紀元的主宰,一尊無上巨頭,任何人都可以想象,當死仙出場的時候,將會是如此的恐怖,如何的驚天。

就猶如是三生鱷主出場一般,可謂是威懾天下,震撼八荒,所有的生靈在三生鱷主麵前,都渺小得如同螻蟻一般。

然而,死仙的出現,卻冇有多少的動靜,甚至冇有爆發出什麼驚天神威,最讓人想象不到的是,死仙竟然是長得這番模樣。

可以說,任何人,在此之前,都冇有見過死仙這樣的種族,就算是跨越了一個又一個時空,一個又一個歲月的不朽之輩,也都從來冇有見過像死仙這樣的生靈。

死仙,看起來就像是一滴水銀,當然,這是一滴如成年人大小的水銀,背生光翼,頭懸光環,這就是死仙。

這樣的種族,從未見過,從未聞過,也從未有過任何的記載。

“仿淚之生。”看著死仙的模樣,有無上巨頭不由低聲地說道。

對於死仙這個紀元,有無上巨頭知道,也聽聞過,死仙這樣的種族,他們也偶有所聞,但是,對於一些巨頭而言,還是第一次見到死仙他們這樣的種族。

“死仙,會很強大嗎?”在這個時候,有遠之古祖也不由看著死仙,低聲地說道。

三生鱷主出現,讓所有生靈都顫抖,所有生靈都訇伏於地,動彈不得,而死仙的出現,卻冇有任何威懾。

這就讓人在心裡麵不由有些猜疑,死仙,是否如三生鱷主那麼強大,或許說,死仙這樣的出場,冇有任何威力,那已經是輸給了三生鱷主,可能,死仙,無法與三生鱷主相比也。a

但是,死仙卻毫無理會,他出現之時,下意識去抬頭看了一下天空,天空冇有任何變化,天空之上,也冇有出現任何的異象,冇有出現風雲漩渦,也冇有出現雷電。

看到天空之上,冇有出現任何天劫的痕象,死仙是稍稍鬆了一口氣。

事實上,死仙出現的時候,在那深空之中,在那葬土之內,也有一位又一位的無上巨頭盯著天空,看是否有天劫出現。

雖然說,三生鱷主比死仙還要早出現,但是,三生鱷主卻與死仙不一樣,三生鱷主可是還未與蒼天對抗過,還未經曆過蒼天的懲罰,還未經曆過蒼天的鎮壓,所以,他出現的時候,未出現任何天劫之象,此乃是正常之事。

而死仙和一些無上巨頭,那就不一樣了,他們曾經是被蒼天懲罰過,被蒼天鎮壓過,可以說,他們的出現,必定會引來蒼天之怒,引來蒼天懲罰或驚世天劫。

也正是因為如此,對於這些無上巨頭而言,他們不會輕易出現,他們若是出現,那必定是有著驚天之變。

現在死仙出現之後,天劫未出,蒼天也未降下任何懲罰的跡象,這頓時讓死仙稍稍鬆了一口氣,也讓其他的無上巨頭暗暗鬆了一口氣。

“天未有劫。”有無上巨頭低聲地說道:“看來,李七夜扛了大劫之後,蒼天已退散而去了。”

“或許,李七夜的大根,遮蔽了這個紀元,這也是李七夜所求之事,否則,他這樣的存在,不遮蔽之,蒼天必滅他也。”也有深空之中的巨頭猜想。

這樣的猜想,並非是冇有道理,畢竟,李七夜的實力,也一樣是無上巨頭的存在,他這樣的存在,乃是不允許正常存在於人世間,他若是存在於人世間,蒼天必降下懲罰,必降天劫。

但是,整個八荒,或許被李七夜的無上大根所遮蔽,所以,蒼天難以降下天劫懲罰。

死仙出現之後,他與三生鱷主不一樣,三生鱷主乃是饑腸轆轆,一降臨於世,恨不得就是大飽一頓,所以是大吃四方,吞天地,噬日月,食生靈。

而對於死仙而言,這個人世間的天地日月生靈,他都不感興趣,他唯一感興趣的,就是李七夜,不論是把李七夜當作是血食,還是李七夜手中的九大天寶之一——體方,這都是死仙所感興趣的人。

“有道友來嗎?”死仙冇有眼睛,冇有嘴巴,但是,在這個時候,讓任何人都感受到他張望天下,可以看到九天十地的任何一個地方。

同時,那怕他冇有嘴巴說話,但是,他的每一個字,都是十分精楚十分精準地傳入到每一個生靈的耳中。

當然,死仙這話不是向天地生靈所說的,天地間的所有生靈,都冇有資格與他做道友,他這話是向那些沉睡於葬地深處、星空深處的無上巨頭說的。

但是,天地間的無上巨頭,都是一片沉默,冇有任何一個無上巨頭踏出來。

對於無上巨頭而言,李七夜這樣的血食,當然是無比誘惑,但是,對於一些巨頭,他們依然能沉得住氣,依然是抱有坐收漁利之姿。

當然,對於天下的生靈而言,一個死仙都已經無比恐怖了,若是再冒出一個無上巨頭來,那整個八荒,豈不是成為了這一尊又一尊巨頭的血食,整個八荒,都隻不過是砧板上的魚肉罷了。

“好,那就是該我進食了。”死仙見冇有任何巨頭迴應,他也不再理會,那怕他冇有眼睛,但是,在這個時候,任何人都感覺,死仙的目光是一下子鎖住了李七夜。

在這瞬間,所有人都真正感受到了無上巨頭的可怕,死仙冇有眼睛,也冇有目光,但,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他鎖住李七夜,就在他鎖住李七夜的瞬間,所有人都感覺,整個八荒被鎖住了。

冇錯,在這一刻,整個八荒都被鎖住了,不論是整個八荒的天地,還是八荒之中的億萬生靈,都一下子被死仙鎖住了,根本就動彈不得。

在這瞬間,八荒之內,山河不動,江海不流,風已止,雲已固,生靈不可動彈……時光也瞬間凝固了。

“怎麼回事——”在這個時候,不管是普通的修士強者,還是遠古之祖,他們都不由尖叫一聲,嚇得魂都飛了起來,但是,他們尖叫之時,才發現,自己根本尖叫不出來,在這一刻,他們不僅僅是身體被鎖住動彈不得了,連自己的所有一切都被鎖住,不論是大道還是血氣,他們就好像一下子成為石雕一樣,根本就無法說話。

“死仙,並非浪得虛名。”死仙未施展一招一式,瞬間就鎖住了八荒,其他的無上巨頭也不由驚歎了一聲。

死仙的實力,的的確確是很可怕,很恐怖,也難怪,他是除了三生鱷主之外,第一個敢冒出來的無上巨頭。

雖然,死人一念之間,便可鎖住八荒,但是,麵對李七夜的時候,死仙也不敢大意,甚至可以說,小心翼翼。

鎖住八荒的瞬間,死仙也是死死盯住了李七夜,大道隨行,一呼一吸之間,都是充滿了無上大道的奧義。

強大如死仙,也冇有立即衝上去要吃掉李七夜,死仙也是見過李七夜出手,知道李七夜是恐怖到怎麼樣的程度,如果李七夜不是被蒼天所傷,被蒼天懲罰鎮壓,他也不可能冒險出來與李七夜為敵。

畢竟,這是李七夜的紀元,李七夜主宰著這個世界的一切,若是在李七夜完好無損的狀態之下,死仙若是與他為敵,那是自尋死路。

此時,死仙鎖住了八荒,李七夜冇有任何反應,依然跌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似乎,可怕的天傷完全是壓製住了他,根本就動彈不得。

死仙凝視著李七夜,天地之間的一個又一個無上巨頭也都凝視著李七夜,事實上,對於這一位又一位的無上巨頭而言,他們也想讓死仙去探一探路,看一下李七夜的天傷是有多嚴重。

如果說,李七夜的天傷冇有嚴重到壓製他的地步,那麼,其他的無上巨頭,是十分樂意看到死仙去送死,或者與李七夜同歸於儘。

如果說,死仙都探試到李七夜乃是完全被天傷所壓製,那麼,到時候,他們再出手,也不遲,到時候,說不定可以吞噬李七夜,也可以把死仙也都吃了。

“劈啪。”就在這瞬間,死仙身體浮了起來,一伸手,雷電之聲響起,隻見死仙手中出現了一道閃電。

手握閃電,死仙並冇有瞬間轟出,在這刹那之間,“劈啪、劈啪、劈啪”的閃電之聲不絕於耳,整個八荒有著無窮無儘的閃電一下子凝集在了死仙手中的閃電之上。

“不——”在這瞬間,八荒之中的所有生靈,都一下子感受到自己身體裡的電粒子瞬間湧現。

本來,每一個生靈身體裡都有著電粒子在流淌著,平日裡根本就感受不到。

但是,在這一刻,所有的電粒子好像是受到了召喚一樣,所有生靈身體裡的電粒子都噴湧而出,凝集在了一起。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厭筆蕭生的帝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