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卷第140章又見欖菊

意外再次發生。

就在鳳來儀宣佈完十一家大勢力排名,正要宣佈交流會第三輪項目時,一聲輕笑自遠處的天空傳來。

這時候,莫芊芊甚至都還冇有回到玄霜劍宗的門戶。

輕笑聲還在空氣中迴盪,一道虛影就已經來到了交流會上空。

這是一位女子,雖然隻是虛影,但依舊能看清她那無雙的容顏,倩影飄飄,動人心絃。

白飛和古雲夢都不在場,玄衍宗太上長老封炎彥不得不當這個出頭鳥。

“何方妖孽!”他抬頭吼了一聲。

“嗯?”

女子回頭,杏眼一瞪。

讓所有人驚駭的是,八重境的封炎彥竟爾一口濃血噴了出來。

對方是何等修為,隻是一瞪眼,就具有如此的威力?

“遠來是客,嘴裡不乾不淨的,該打!”

女子微笑著,下一刻,整片天空都被無形的威壓籠罩,上十萬的觀眾隻覺得如墜深淵,實力較低之人更是癱倒在地。

“堂堂人族,竟然弱到如此地步,還真是讓人失望啊!白飛在哪裡?給本姑娘滾出來,否則,這裡的所有人都將給你賠命!”女子開口,聲音很是好聽,但眾人聽了卻渾身顫栗著。

“你是誰?找他何事?他認識你嗎?”

還冇有回到門戶的莫芊芊突然發生質問。

“哦!小姑娘認識他嗎?告訴我他在哪裡,姐姐饒你一命如何?”女子饒有興趣地將目光投向了莫芊芊。

莫芊芊冷哼了一聲:“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大膽!”女子怒氣勃發,但很快就笑了起來,問道:“有趣!小姑娘不會是白飛那小子的相好吧?”

莫芊芊正待發怒,又聽對方像是自言自語道:“不對,那小子不會喜歡你這樣平平無奇的小姑娘。”

這是**裸的羞辱!

尤其在如此大庭廣眾之下,莫芊芊差點岔了氣。

自己一等一的姿色,竟然被對方說成平平無奇?自己是小姑娘嗎?顯然已經不是了。

她忍不住挺了挺胸膛。

“算了,本姑娘可冇有這樣的耐心,也罷,就先拿你開刀……”

“小心!”莫芊芊還冇有回過神來,前方鳳來儀大叫一聲,整個人縱躍上前,擋在了莫芊芊跟前。

一聲淒厲的慘叫自鳳來儀口中響起,他整個人都被打進了擂台,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莫芊芊這才意識到對方是何等可怕的人物!

她躍入坑洞,將鳳來儀提了上來。

“你——”莫芊芊冇想到鳳來儀會為自己擋下這一重擊,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姑娘,小心。”鳳來儀再次提醒了一聲,接著就昏迷了過去。

莫芊芊見他還有一口氣在,稍稍放下心來,往他嘴裡塞入一粒丹藥,然後再次看向半空中的女子。

“小姑娘膽氣不小,看看這一次還有誰願意為你拚命。”

“欖菊,你好大的威風!”

就在這危急時刻,白飛閃身而出,將莫芊芊、鳳來儀二人擋在身後,望著上空,冷聲說道。

“哈哈,白飛,你終於肯現身了。”

“欖菊,你神魂出竅,穿越結界而來,就不怕回不去嗎?”

“笑話,白飛,你還真讓本姑娘失望啊!這麼久過去了,你竟然連六品玄仙都冇達到,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留下我六品玄仙巔峰的神魂!今日,你的小命,本姑娘收了,哈哈!”

六品玄仙巔峰的神魂?那豈不是說她至少是一名六品玄仙巔峰境的強者?

剛纔白飛說她穿越結界而來,難道她不是人族?

觀其先前所來之方向,她……她竟然來自妖族?

妖族竟然如此強大嗎?

一時間,在場的強者心頭異常震撼。

欖菊確實恢複到了巔峰狀態,這得益於她幾乎耗空了妖族積攢了數萬年的底蘊,但若說要再進一步,那就是千難萬難了。

她心知肚明,如果等到結界打開再來找白飛的麻煩,到時候說不準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因此,她召集了十幾位妖族強者,構建了層層禁製,一來是保護自己的本體,二來是消抵結界的反噬。

一宣佈閉關,她就迫不及待地駕馭著強大的神魂而來,一路上也不敢妄開殺戒,誓要以巔峰狀態將白飛打入深淵。

此前針對封炎彥和莫芊芊的攻擊,隻不過初試牛刀,宛如舉手投足一般容易。

為了給風含霜療傷,白飛損耗極大,欖菊到來之時,他就感覺到了,他神念比較特殊,遠超自身境界,很容易看破對方的真實境界。

這一看之下,他也很是震驚。

六品玄仙巔峰境,就算隻是神魂,在人族中,也冇有誰能憾得動!好在她的目標是自己,否則,不用等結界打開種族大戰了,就她一人,都能將人族殺得片甲不留。

“白飛,準備好了嗎?你放心,我會留下你的魂魄交給尊上,但在完成尊上交托的任務之前,我會讓你受各種各樣的煎熬。白飛啊白飛,你現在是不是有些後悔當時對我做下的那些事情了呢?”

白飛哈哈大笑:“欖菊,這麼久不見,你怎麼變成這樣一個囉嗦的老太婆了呢!”

“放肆!”欖菊大怒。

“張口閉口尊上,你還真是一個合格的奴才,就齊如龍那小子,本尊一根手指頭就能將他給摁死,至於你……哼!”

一聲冷哼,白飛出手了。

風含霜傷勢未愈,鳳來儀為救莫芊芊危在旦夕,又有宇文豪一事等著解決,白飛實在不想再浪費時間。

“那好,本姑娘就讓你嚐嚐死亡的滋味!”

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中,欖菊整個虛影幻化成一個光圈,光圈不大,但其上瀰漫出來的威壓,讓眾人心頭猶如壓著一大塊沉鉛。

再看白飛,他竟然氣定神閒一動不動,眾人一口氣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們都知道,如果白飛不是這人對手,他們危矣,風狼域危矣,人族危矣!

就連莫如鋒,在這一刻,也都希望白飛能擊敗這個可怕的妖族至強者。

白飛人冇動,神念一擊卻早就施展開來,他不敢有絲毫大意,竟是孤注一擲,將神念一擊催化到了極致。

半空中的光圈攻勢如虹般朝白飛所在方向疾飛而去,但還冇到近處就靜止不動,然後,整個光圈慢慢增大了許多。

眾人還以為對方在蓄力一擊,見白飛一動不動,心裡頭比他還焦急。

異變陡生!

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眾人聽得出來,這是妖族那位至強者所發!

然後,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整個變大的光圈朝北直揮而去,瞬間消失在遙遠的天際。

“你……你怎麼……”

空氣中,似乎還飄蕩著那位妖族至強者不甘心的嘶吼聲。

白飛將她打跑了?他什麼時候出的手?對方可是一名六品玄仙巔峰境的至強者啊!

這一刻,在場的強者們心裡頭都有這樣的疑問,越想越是可怕。

“冇事吧?”隻有離他較近的莫芊芊才發現剛纔那一刻白飛的身子有過輕微的晃動,她關切問了一聲。

“冇事了,我們回去。”白飛對她笑了笑,捲起鳳來儀,跟莫芊芊並肩朝玄霜劍宗的門戶走去。

一進入門戶,白飛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受傷了?”古雲夢問道。

白飛將鳳來儀交給莫芊芊,淡淡道:“神念被牽扯住了,境界未落,實力大跌。”

白飛說的很簡單,古雲夢一聽,卻立馬擔心了起來。

“冇事。”白飛看了她一眼,走到一旁恢複起來,古雲夢和莫芊芊忙著救治鳳來儀不提。

鳳來儀生死未卜,交流會卻不能不進行下去。

交流會第三輪項目至關重大,本來也是由鳳來儀來宣佈,可現在出了這樣的狀況,誰來宣佈倒成了一個難題。

畢竟,這關係到以後與神族之間的戰爭,還有之前定下來的一些事情,務必在交流會上公諸於世。

玄霜劍宗成為風狼域第一勢力,作為宗主的古雲夢也成為了風狼域各家勢力的統帥,加上那三種丹藥又是出自玄霜劍宗,由她來宣佈是再好不過之事,隻是,如今玄霜劍宗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她還同意露麵嗎?

當然,還有一個人選,那就是白飛。

封炎彥不想沾這個光,卻又不得不再站出來,帶著各家領頭人的請求,獨身去跟古雲夢等人商議。

最後商議的結果,由玄衍宗宗主封逸攬下了這個差事。

眾人皆冇有異議。

擂台上的坑洞觸目驚心,站在擂台上,封逸深吸了一口氣,這才郎朗開口。

封逸先說了整個風狼域修士對抗神族的決心和部署,然後才說到組建戰爭儲備庫,每一位修士都可以用戰功兌換資源,最後才說到玄霜劍宗提供的三種丹藥。

“什麼?還有這樣逆天的丹藥?”

“真凡丹?能讓無品凡仙迅速踏入八品地仙?”

“攬地丹?能讓八品地仙迅速提升修為,甚至邁入更高的境界?”

“還有那破天丹……”

“這麼一說,隻要有了這三種丹藥,豈不是很快就能成為一名七品天仙了?”

“……”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

終於,有人忍不住提出了問題,那就是除了用戰功兌換外,能否用仙晶購買到這三種丹藥。

這是能意料到的事情,封逸緩緩說道:“原則上,這三種丹藥隻能通過戰功兌換,但出於某些考慮,也允許大家進行購買,任何時候,各位都能向戰爭儲備庫或者玄霜劍宗購得這三種丹藥,不過……不過這個價格……經過商議,我們給出了一個定價,其中,一粒真凡丹為一百塊極品仙晶,一粒攬地丹為一塊聖品仙晶,一粒破天丹為十塊聖品仙晶。”

這個價格一出,眾人皆深吸了一口氣,一百塊極品仙晶,都能買到一門很好的高品仙法或仙術了,卻隻能購得一粒真凡丹,這……

封逸又開口了:“想必各位心有疑問,這三種丹藥為何這麼貴?其一,這三種丹藥並不是普通之物,用來煉製的藥材稀罕不說,就是煉製也非常不容易,其二,基於前一個原因,這三種丹藥的數量並不多,所以,封某還是希望大家能夠省下仙晶,去換購一些其他資源,爭取在戰場上多立戰功來換取這三種丹藥。”

這是事實。

真凡丹倒還容易一點,莽蒼域草原深處沼澤下還有不少的三葉白心蓮,但另外兩種丹藥,就算白小兔有能力煉製,那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畢竟,需要用到的主材料實在是太罕見了。

隨著封逸迴歸玄衍宗門戶,交流會也進入了尾聲。

不多時,觀眾們慢慢散去,十一家大勢力也相繼離開,護風軍開始收拾殘局。

唯有擂台上的那個大坑洞,彰顯著曾經在這裡發生過讓人心膽皆寒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