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坷聞言當即回過神來,騎上快馬,飛也似地去了。

冇過多久。

沈坷便回來了,還冇下馬便在馬上興奮地喊道:“恭喜公子,這一關業已通過。”

話音一落,場上眾人皆是一陣歡呼!

歡呼聲過後,馬兒已經停在眾人麵前十步。

一勒韁繩,馬兒便人立而起。

陳源見狀不由讚歎道:“好強的騎術!”

“三腳貓的把式,當不得公子誇,接下來的試題,便在這裡。”

沈坷謙虛了一句,已經滾鞍落馬,雙手呈上了一個封著火漆的信封。

有些忐忑地請沈清幫忙拆信封,拿出裡麵的信箋,卻見裡麵寫著一個飽蘸濃墨的隸書大字:“禮”。

“這是何意?”

大家都有些不解了。

陳源看看沈清,沈清也有些不解,有些疑惑地說道:“想來不是要公子的聘禮,這一切都有成例的,按規矩來就是。”

“要說是論儒家的‘禮’也不像,這又不是考科舉。”

陳源沉吟了片刻,念頭一轉當下笑道:“我明白了,有貴大哥,再辛苦一趟,去船上把那‘三轉一響’給搬過來!”

“對了,煩勞大管事找幾個身體健壯之人,還有車馬……”

沈清當即無不應允,當即便讓沈坷安排了四名健壯護院,趕緊和王有貴往碼頭方向奔去。

安排妥當,沈清則領著陳源再次回到了沈宅,回到了“錦籜苑”。

苑內花廳之上。

沈沛帶著家中一下男性尊長們已經在堂上喝茶敘話了。

看到陳源一來,眾人都是一樂。

“這小子真是一腦子鬼點子,這‘射術’一關,我還以為他過不去呢……”

說話的是左首一個胖子,看樣子倒有些像後世的著名演員達叔。

“人家這是王霸之道,雖然有些勝之不武!”

旁邊一個黑臉漢子放下茶盞讚道,言辭間竟頗有欣賞之意。

“其實這些都是小道,這小子最可取的是經營之道,粗看是奇談怪論,仔細想來卻是正道直行。”

一名一臉美髯的帥哥若有所思地說道。

家主沈沛則端坐堂上,嘴角含笑,捋著美須,卻未說話。

陳源越來越感覺自己像後世某些綜藝上參加選秀的選手,麵前俱是各方麵的嘉賓。

好在現在到處都還亮著,冇有滅燈!

拱手衝嘉賓——啊不,長輩們問候了一大圈,陳源不禁頭皮有些發麻,今後要是這婚事成了,怎麼記得住這些稱呼?

當下也不敢隨意搭話,有些拘謹地在下首找了個位置,悄悄坐下,品著茶安靜地做個美男子……

過了三炷香時間,聽得外麵有車馬之聲。

隻見在王有貴的指揮下,一群仆役抬著大小不一的四個大箱子魚貫而入。

見箱子抬了上來,廳中眾人皆是一臉的驚奇和期待,都停止了交談和說話。

陳源見狀,知道自己該登場了,也是一整衣冠,從容不迫地站了出來。

“蒙各位尊長錯愛,小子僥倖能過前麵三關,一路遠來,倉促之間,備了幾樣薄禮,還望笑納。”

言罷,也不再囉嗦,當下連忙吩咐王有貴拆下一個大木箱。

木箱拆下,卻見裡麵是一個床一般的物事,上麵還有一個偌大的木質輪子。

“咦,這東西和織機好像有些類似……不對,這紡錘怎麼是豎著的?”

剛纔那名美髯帥哥端詳著機器說道。

“對!此物正是織機,隻不過把紡錘由橫臥改為直立,這樣可以一次帶動八個紗錠,效率可高了好幾倍!”

陳源點點頭,充分肯定了美髯帥哥的判斷,說罷徑自走到織機麵前,將就著另一個小木箱就坐下,大略向眾人演示了一番操作。

“這東西可是妙計,得多紡好多紗啊!”

“對對,這可是事半功倍的好物!”

堂上當即響起一片讚譽之聲,這可都是評委嘉賓們的肯定,和平日裡艾福四天團的馬屁可完全是兩回事。

陳源心裡也隻是略略地小興奮了一下。

開玩笑,這玩意兒後來可是催生了工業革命的劃時代機器“珍妮紡紗機”!

陳源時間緊,來不及想其他的,隻能拿來先用一用。

陳源衝堂上眾人拱手說道:“此物名曰‘蕊琪織機’是小子送給貴府的第一件禮物,這是個原型機,待時間充裕可安排大匠一起,咱們切實再改進一番,還能更好!”

“此物甚好,其餘禮物,也請公子繼續展示吧。”

沈沛點了點頭。

算是代表評判團肯定了第一件禮物,接著又說出了眾人的其他期待。

頭炮打響,效果出奇的好。

當下也冇有囉嗦,陳源直接讓王有貴一下打開了其餘三個箱子。

第二個箱子倒是不很出奇,一個黃花梨圓桌,但是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這個桌子上麵還有一個小圓盤,用手一推,小圓盤便轉動起來……

第三個箱子裡則是一個書桌模樣的物件,上麵還有一個蓋子,打開蓋子,裡麵是一些黑白相間的條狀物件……

第四個箱子最小,裡麵則是一個木製小車,小車樣子奇特,長長的木杆,下麵是一塊厚木板,木板下麵是兩個小輪子……

這三件物品,一下又讓嘉賓評判團不淡定了,眾人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抑或是又交頭接耳,冇有看出個所以然。

“各位尊長,這三個物件和剛纔的織機一起,可並稱為‘三轉一響’,對應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

陳源鄭重地朝評判團眾人一揖笑著說道。

“衣食住行,三轉一響,這個說法倒也有趣,公子且說說看?”

那位長得像達叔的胖老頭忍不住問道。

陳源笑著問道:“蕊琪織機對應衣,大家應該冇有什麼意見吧?”

“這很妥當……同意!”

眾人俱是異口同聲。

“這個桌子,叫旋轉餐桌,也叫如意桌,比如吃飯時有些菜喜歡,而又夠不著,豈不是失禮?”陳源道。

“對對,這個好!”

冇等其他人開口,達叔首先出聲肯定道。

“這個書桌般的物事叫‘鋼琴’,此物來自泰西……能夠演奏音樂。”

陳源一邊說一邊走到那架“鋼琴”前坐下,按下了琴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