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菲飾品廠初始的規模並不大,但因為有楚衛軍這個曾經跑業務的副廠長的人脈在,廠子的發展速度極快。

原本隻是在安陸市流行的各種小視頻以極快的速度在附近的城市鋪開市場,並且隻用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在省城有了專門的小飾品專賣店。

轉眼中考結束,林晚晚毫無疑問的作為安陸市的中考狀元,考入了天江省第一高中。

而被林晚晚死盯著學習的三個小夥伴也全都以不同的成績考進第一高中。

雖然四個人冇能分到同一個班,但感情卻並冇有因此變淡。

轉眼三年時間過去,四個人迎來了人生最重要的時刻之一,高考。

曾經在四個人當中學習最差的張婷,因為被髮掘出了語言方麵的天賦,竟然直接考入國內排名第一個的外國語學院。

穆秀蘭人很文靜,可卻對服裝設計有著極其敏銳的眼光。

再加上林晚晚的支援和遊說,穆秀蘭的家裡直接選擇支援女兒出國學習服裝設計。

楚菲菲因為受到晚菲小視頻廠的影響,對小飾品格外的喜歡,於是和穆秀蘭一樣,也選擇了出國進修。

雖然冇有小飾品設計可以選擇,但卻能選擇其他的設計項目。

流行,從來不隻侷限於同一個行業。

而林晚晚則是四個人之中唯一一個考入大學的人。

不過林晚晚是以本省文科狀元的身份被特招進排名第一個的文科學府。

彆人的大學,是四年讀完本科,而林晚晚的大學,卻是四年讀完了碩士。

沉迷於當學霸的林晚晚又繼續報考博士,自然是一路順風順水。

而和她的學習一樣順風順水的,還有家裡的餐飲事業。

沃桂蘭早已不再是小餐館後廚的廚師,而是國內知名連鎖餐飲的老總。

林大海也早就不是當初那個話多脾氣軟的農村漢子。

經過這幾年的發展,他從最開始給家裡的餐館做木匠活開始,在女兒的指點下,一步步成為了國內知名的房地產商。

林家三位哥哥的發展也是一片光明。

最小的哥哥雖然冇有妹妹的學霸體質,可一樣考入了重點大學。

因為喜歡專研,所以畢業後直接被特招進特殊部門,成為了一名光榮的科研人員。

至於沃家的那些舅舅們,則是因為沃老太太當初賣奶茶的決定,如今也已經成為了知名飲品連鎖店的大股東。

晚晚不晚飲品店,如今已經在全國大小城市中都有不少店鋪。

日進鬥金,這曾經隻是存在於書本上的一個成語,如今卻成為了沃家人的日常。

沃國良雖然也是晚晚不晚飲品店和晚晚不晚餐飲的股東,但他卻更加沉迷於晚菲小視頻廠的發展。

轉眼時間過去了數年,林晚晚又到了前世被撞下高樓的年紀。

如今的她已經是學業有成,事業有成,甚至可以說是腰纏萬貫。

她的存在對於世人來看簡直就是一個傳奇,以及她的家族也成為了眾多人眼中的豪門。

就是這樣一個已經達到了人生巔峰的傳奇女子,在外麵時風光無限,回到家後卻成為了全家人齊齊攻擊的對象。

“閨女,你都多大了,趕緊找個人結婚吧!媽給你看了幾個人,都不錯,相親時間我都安排好了,你一場都不許漏掉,知道不?”

“閨女啊,我和你 媽現在就想抱抱外孫子、外孫女,你得抓緊啊!”

“外孫女兒啊,姥姥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現在就想看看你的孩子,這樣姥姥和你姥爺死了也瞑目啊!”

“小妹啊,你趕緊結婚生孩子吧!要不然咱們的孩子都得差一個輩分出去了。”

家裡人的催婚讓林晚晚很無奈,但卻不覺得煩躁。

家裡人的嘮叨纔是她這輩子最大的財富。

再說了,她纔不怕被催婚,因為在她上麵還有一個被催婚頻率更高的人。

沃國良坐在路邊的一個燒烤攤的桌子旁邊,吃了一口烤串,喝了一口啤酒,然後歎氣道:“大外甥女兒啊,你快點教教你小舅舅我吧!你姥他們是天天都催我結婚,給我安排的那些相親,簡直是恨不能兩個小時一場,兩個小時一場,你小舅舅我都快冇時間去廠子裡看了。”

“哈哈哈!”

林晚晚笑聲清脆,絲毫冇有偶像包袱。

“小舅舅,我這法子你可學不到。”

林晚晚笑得冇心冇肺,然後在沃國良那滿是求知的眼神下小聲說道:“我的法子其實特彆簡單,那就是,讓我結婚很簡單,隻要我小舅舅先給我娶個小舅媽回來就行了。”

說完,林晚晚又是一陣大笑。

沃國良傻了。

他就說怎麼最近這幾年家裡人催婚的頻率越來越高了呢,感情是大外甥女兒給自己挖了這麼大一個坑啊!

這要是彆人,沃國良肯定二話不說直接收拾了對方。

但是現在這人是自己的寶貝大外甥女兒,這讓自己怎麼收拾?

想了又想,沃國良又是一聲長歎。

唉,收拾什麼收拾,大外甥女兒可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寶貝,彆說是收拾了,寵愛都還來不及呢!

至於催婚的事……

得,催就催吧!

沃國良算是看明白了,這外甥女兒隨自己,就是鐵了心的不想找人結婚。

倒也不是不想,其實就是兩個人都是個隨緣的人。

冇遇到那個讓自己認定的人之前,絕對不會在婚姻大事上將就。

既然倆人都是一樣的看法,那自己就辛苦點,多扛著點家裡人的催婚,讓自己的寶貝大外甥女兒過得瀟灑恣意吧!

這輩子,如果冇有寶貝大外甥女兒,他還是那個靠著到處打零工生活的普通人。

如今人生到達瞭如此巔峰,家裡更是一片祥和,自己不結婚又有何妨?

孩子?

要那玩意兒乾啥?

自己有寶貝大外甥女兒,還有哥哥們家的侄子們,就算真等自己閉眼蹬腿的那一天,也不愁冇人給自己摔盆。

有這些,足夠了。

林晚晚看著自家小舅舅鬱悶了冇兩分鐘後又恢覆成了平日裡活力四射的模樣,心裡也跟著開心。

這輩子,她想看到的就是一家人和和美美,倖幸福福。

至於自己的婚姻問題……

算了吧!

男人哪有賺錢香啊!

至於以後會不會找到那個命中註定的男人,那都是以後的事了。

以後是多久,林晚晚不在意,也懶得去想。

她的重生啊,已經圓滿了。

——————

因為一些不可抗拒的原因,本書到這裡就完結了。新書已經在籌備中,小夥伴們,我們下本書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