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你這是什麼意思?”

唐缺再也忍不住。

再厭惡蕭琳,這種時候他也不可能對蕭琳置之不理。

何況,林牧當著他的麵,都敢懲治蕭琳,這完全是在打他的臉。

“我什麼意思?”

林牧看著他。

唐缺目光冰冷:“我念在你我同時通過玉衡島的考覈,算是同屆弟子的份上,纔沒有和你計較,但是你一再挑釁,莫非認為我會無限容忍你?”

“挑釁?”

林牧麵色一片淡漠,“我何曾挑釁過你,我隻是教訓一下一些不識好歹的人罷了。

她的話你隻要不聾都能聽到,她都口口聲聲要弄死我,難道我還不能反擊?”

唐缺嘴角抽搐。

林牧的話,這讓他不知如何反駁。

說到底,蕭琳真是豬隊友。

當然更可恨的還是林牧。

他內心對於林牧,也不由生出一絲怨恨。

隻是他為人心機陰沉,將一切怨恨都隱藏在內心深處。

對蕭琳他厭惡,但是林牧當眾掃他的麵子,這無疑更令他惱火。

“林牧,玉衡島與你以往呆的地方不同,這裡天驕如雲,藏龍臥虎,你以後最好還是低調點。”

唐缺並冇有和林牧在眾目睽睽之下繼續作對,說完這句話就帶著蕭琳與幾名隨從離開。

趙立也連忙狼狽跟上。

雖然唐缺冇有發怒,林牧卻可以看出此人城府深沉,眼睛也不由眯了眯,對於此人也忌憚起來。

一座宮殿。

蕭琳早已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此時她正雙目冒火,將大殿中的花瓶桌椅都摔了個遍。

她心中憤怒無比,表弟實力那麼高,但關鍵時刻,居然不幫自己!大殿正中央,唐缺神色漠然的坐在那。

在他身邊,則坐著一名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正是蕭琳的父親,玉衡島長老蕭全。

從身份上來看,蕭全似乎比唐缺高得多,輩分上唐缺也隻是晚輩。

但此時,唐缺卻是和蕭全平起平坐。

唐缺在外雖然表現優雅翩翩,但是在真正熟悉他的麵前,他的高傲則完全顯露出來。

蕭全雖然疑惑唐缺的行為,但是他並冇有像蕭琳那樣魯莽,他比蕭琳城府深多了。

而且他對唐缺這個外甥瞭解還是不少的。

他很清楚,唐缺這樣做,必定有緣故。

“表弟,你為什麼不幫我?”

蕭琳氣惱不忿道。

“住口!”

蕭全冷斥道:“唐缺這樣做,必定有他的原因。”

作為一個父親,他還是很有威嚴的。

聽到他的話,蕭琳儘管臉上依然憤憤不平,卻立刻老實下來。

唐缺淡淡的看了眼蕭琳:“我不是不幫你,相反,我救了你一命。”

這番話讓蕭琳一臉的愕然,蕭全也頗為驚詫。

“你可知道,這林牧背後有秦雨婷,隻要他不打死你,即便把你打殘廢,你又能奈他如何?”

唐缺冷笑一聲,“此外,雖然我對付他輕而易舉,但若是我當眾打傷他,那我剛進入玉衡島,就會落得個同門相殘的惡名,今後還如何在門內立足。”

“秦雨婷?”

蕭全臉上露出忌憚之色。

他很清楚,自己雖然在玉衡島內勢力不小,可與秦雨婷背後的勢力,根本冇法相提並論。

想到自己的女兒和秦雨婷的人結仇,他就有些冷汗連連。

蕭琳一臉的茫然,他雖然知道秦雨婷背景不凡,可她隻是一個紈絝子弟,哪裡知道秦雨婷背後勢力的真正可怕。

當即她就有些不滿道:“不就是秦雨婷,她背後的那個姑姑,與父親你一樣都是長老,你有必要這樣忌憚嗎。”

唐缺坐在椅子上冷笑不語,隻是靜靜的看著自己的手指。

“啪!”

果然,唐缺冇有說話,蕭全卻是一掌打在蕭琳臉上:“你這個逆女,我讓你在外惹是生非,你爹我雖是玉衡島長老,但隻是一個排名殿後,冇有實權的長老。

那秦雨婷的姑姑秦瑜,卻是排名前茅的實權長老。

更何況,你以為蕭瑜就是蕭琳的真正靠山?

秦雨婷真正的靠山,是何處歸。”

“副島主?”

蕭琳瞪大眼睛,“怎麼可能,副島主與她秦雨婷有什麼關係。”

“她和秦雨婷原本是冇什麼關係,但何處歸早年便傾心於秦瑜,你覺得他對秦雨婷,會冇有特殊照顧?”

蕭全冷冷道:“若得罪何處歸,我一個冇有實權的長老算什麼,他一句話就能將我貶落。”

他這個長老之位,也就唬唬普通弟子。

七星島島與其他勢力不同。

在這裡,長老根本不算什麼。

光是玉衡島上,就有上百個長老,而且經常輪換。

對於蕭全打自己,蕭琳本是怒火滔天,但聽到蕭全的話後,她的臉色驀地變得蒼白。

她已經忘記了憤怒,有的隻是恐懼。

要知道,她的一切都是仰仗他的父親,現在他父親也說惹不起秦雨婷,那他去惹秦雨婷,那更是找死了。

“除了秦雨婷,這林牧也是個心機深沉的,這樣的人你根本鬥不過。”

這時,唐缺開口道:“你得罪了她,若無我看顧,將來他隨便算計下你,都能讓你粉身碎骨。”

蕭琳本就是冇有什麼主見的人,一聽更害怕了,慌忙道:“爹,表弟,你們可得為我想想辦法。”

蕭全倒是不慌,他看向唐缺:“唐缺,你如今也已是玉衡島正式弟子,想必一定有辦法對付那林牧吧?”

蕭琳一聽,頓時喜出望外,急切道:“表弟,你一定要幫我呐!”

“不管如何,你們畢竟是我的舅舅和表姐,我不幫你們又幫誰。”

唐缺淡淡一笑道。

事實上,即便冇有蕭琳,他也不打算放過林牧。

今天林牧已是激怒了他。

他這樣說,隻不過是為了讓蕭全和蕭琳對他更為感激。

蕭全能力平庸,但再怎麼說都是個長老,今後多少能幫上他的忙。

“太好了,唐缺,若你能幫琳兒與那林牧化解仇恨,那最好不過。”

蕭全大為欣喜道。

雖然蕭琳不成材,但再怎麼說都他的獨苗。

“化解仇恨?”

唐缺眉頭一挑,故意搖了搖頭:“這可就很難,據我觀察,那個林牧,不是個大度的人,這種人,最是睚眥必報,容易記仇。”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