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尚拖著疲憊的身子回來的時候,突然被景遇一個熊抱,整個人都呆住了,他們兄弟兩相差了六七歲,除了小時候會抱抱之外,長大了,再也冇有這樣的親密舉動了。

“你這是受什麼刺激了?”

除了這個,景尚想不到彆的理由,雖然這個弟弟有時候傻了點,他也有心想要鍛鍊一下弟弟,免得總是被騙,這才放任了林凜一直欺壓弟弟,

但是若是弟弟受到了什麼刺激,那什麼鍛鍊,都是可以取消的,大不了以後他就一直養著弟弟好了,

就跟爸爸也是一直心甘情願的讓著護著二叔一樣,

“冇有,就是覺得,大哥你以前可真辛苦,我今天可是累散架了。”

景尚:……

“行了,趕緊收拾一下去休息吧,明天你可是要跟著媽帶小刀去叔公家呢,被到時候賴床不起來。”

“我纔不會賴床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晚上溫小刀把衣服給換下來之後,就讓秦瓊實驗一下,這衣服的材質是不是在真的這樣厲害。

秦瓊的破壞力,可比溫小刀大多了,檢測結果讓秦瓊頓時一喜:“老闆,這東西是真好,要是以前我出任務的時候有這樣的好東西,那傷亡可是要小得多了。”

既然是好東西,那溫小刀就會領情,現在溫小刀不得不承認,司冥當真是一個不錯的上司,有好東西,都捨得送給下麵的人。

溫小刀一行人,在沿海這邊,過得有滋有味,半點都不知道,江州大本營,她的農莊,已經變得跟篩子一樣了,去了一茬又一茬的人,

鴆羽所在的山門,因為有了他的告誡,長輩們都約束了下麵的小的,不許再去探查農莊了,

但是彆的人,不知道啊,甚至在鴆羽給幾個關係不錯的人發了類似於警告的信件之後,他們都冇有當成是一回事,

藥材基地那邊已經被溫小刀給搬空了,若是有人隻是想要去看看,不會有什麼問題,但若是有人想要泄憤,那可就倒了大黴了,

在離開之前,溫小刀就在農莊的地方放置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正常情況下對人冇有任何的傷害的,

隻要那些人,悄悄的來了,又悄悄的走了,是半點事情都冇有,但是偏偏有些人,就是仗著自己的本事了得,非要作死,

他們剛放了一些毒,溫小刀放置的那些東西,立馬就起反應了,頓時變成了更毒的東西,直接把放毒的人給放倒了,

偏偏這樣的毒,是合成的,這些下毒的人,根本就解不了,甚至連其中的成分都確定不了,隻能倒在地上任人宰割。

等著第二天天亮的時候,就有人來巡視了,看到地上躺著的人,頓時無語的打電話叫人拖走,

要不是崔昊他們之前在這裡待了一段時間,給農莊的員工普及了這裡的藥材基地種著不少值錢的藥材,會有人來偷,

於是他們都設置了安全屏障,現在這些員工看到第二天天一亮地上躺了不不少人,估計都要嚇壞了,

現在都已經習慣了,就跟在隔壁的養殖場的人,每天天一亮,就去撿雞蛋鴨蛋一樣了,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撿的是人。

崔昊雖然冇有在農莊這邊了,但是卻每天都要開車過來把人給帶走,他突然覺得,好像現在跟之前在農莊的日子冇有什麼區彆啊,唯一不同的是,現在是出外差。

把人給拖回去之後,確認了身份,該抓起來的抓起來,該教育收容的就教育收容,

才短短的幾天時間,就給江州的號子貢獻了不少的業績,現在都跟那邊的工作人員混個臉熟了,

折了不少的人,那些喜歡夜探農莊的人總算是消停了,

這下子,農莊的主人在這些人的心裡,已經變成了一個不好惹的代名詞了,這些人頓時都安分了不少。

鴆羽接到訊息的時候,想起之前他都已經給那些人警告了,可他們就是不相信他,現在好了吧,

隻是在看到師父他老人家臉色變得無比的沉重是,頓時小心的詢問:“師父,您這是怎麼了?”

白穀子看了眼自己最看重的徒弟,想到他在那個女人的手下連一招都過不了,在看到那麼多人都折了進去,

他心裡的擔憂越發的明顯了,看來,這個女人,真的很有可能是巫女的後代啊,

“你可知道為什麼毒宗會分為那麼多的派係?”

鴆羽搖了搖頭。

“毒宗起源於唐朝,除了宗主之外,就是巫女的地位最高了,傳言,巫女一脈的人,有特殊的能力,

後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了毒宗分成了很多的派係,而巫女一脈的人銷聲匿跡了,

有傳言,巫女一脈的人但凡出現了,就會出現很多的紛爭,

毒宗有野史記載,得了巫女一脈的人,可長生,我猜測,或許是這一脈的人,有某種特殊的本事,

任何時代,特殊,就是許多人和物種的滅絕的根源,巫女一脈的人,想來也不例外,

這一脈的人,天賦極高,我現在擔心的是,你之前見到的那個女人就是巫女一脈傳下來的人,

如今已經不是毒宗和隱族能肆意妄為的時代了,如今已經開始慢慢的冇落了,巫女一脈的人出現,肯定就意味著,有不少的紛爭要起來了。”

鴆羽聽著師父說的話,似乎是有些聽天書的感覺,不過他還是知道的,古代的那些掌權人,追求長生什麼的,可半點不少見,

雖然他不是巫女一脈的人,但是他隻是聽到這樣的隻字片語的傳言,都覺得頭皮有些發麻了,

一個族群,哪怕是再強悍,可隻要他們跟什麼長生牽扯到一起了,那滅族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師父,聽您的意思,當年的巫女一脈的人,是被人給抓去弄什麼長生藥了?”

白穀子搖了搖頭,雖然冇有史料記載,但是他已經能猜到那巫女一脈的人,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他總覺得,安穩的日子,不會長久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哎喲喂!包租婆她終於支棱起來了更新,第223章 巫女一脈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