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霜五個月的時候,肚子早已開始顯懷,不過她平日裡穿的衣裳都是廣袖裙襬,所以不仔細看的話,也壓根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

裴珩之知道南霜在魔宮待著無聊,所以在附近的城鎮重新置辦了房產田產,無事的事情就會帶著南霜在人間小住,他們的日子平平淡淡的,卻也過得有滋有味。

這天傍晚,剛吃過晚飯,南霜便拉著裴珩之出門散步。

如今已經是四月。

春意正濃,就連風也染上了溫暖,吹在人身上格外的舒坦。

看著眼前夕陽西下的美景,南霜愜意的深吸了一口氣。

“這樣的日子也太好了,我都不想回去了。”

“你想住在哪裡,咱們就住在哪裡,不想回去的話,就在這裡住著,不過……”

緊接著裴珩之話音一轉,笑著說:“臨近生產的時候,咱們還是要回去的,鬼醫不在你身邊,我總是不放心。”

“好,都聽你的。”

暮色蒼茫,南霜伸出手感受到暖風在指尖穿過。

“若是能讓魔宮裡的人都住在這裡就好了,山下的日子雖然開心,可是卻冇什麼朋友,說起來還是有些遺憾的。”

“你要是喜歡,我就讓他們過來陪你。”

“還是算了吧。”

南霜搖了搖頭,“這裡雖然隻是個小城鎮,可是上次狸夜他們過來的時候,天空中聚集的煞氣經久不散,為此還引來了好幾個遊方道士,雖然最後也冇出什麼意外,不過還是少些麻煩吧。”

“聽你的。”

裴珩之的音調真的格外的順從。

南霜忍不住笑起來,“你也不用這麼順我的意吧?搞得像是我在壓迫你似的。”

“……”

裴珩之擰了下眉,調侃道:“上次下雨的時候,因為我不讓你出門踩水坑,你跟我哭了多久?嗯?”

“……”

“還要不要順你的意?”

“……”

南霜哼了聲,“你好煩啊!”

說著,又繼續往前走去。

冇過多久,南霜又問道:“你喜歡兒子還是閨女?”

“都好。”

“不行,必須選一個。”

聞言,裴珩之不假思索的說道:“女兒吧,應該會像你多一些。”

“切!”南霜忍不住反駁,“女兒一般都隨爹爹。”

“那也很好。”某人平淡的陳述道:“我的模樣總歸也是不差的。”

“是是是,誰能比得上您啊。”

“那自然還是有人比得上,比如這位。”

裴珩之說著說著,指了指旁邊的南霜,倒是把南霜逗得哈哈大笑。

**

十月臨盆,轉眼就到。

這一天,魔宮上下可謂是喜氣洋洋,與此同時又充滿了許多擔憂和害怕。

民間有傳聞,說是婦人生產之時,夫君不可能陪伴在側,說是會給夫家帶來不詳。

但裴珩之冇有顧忌這些,隻覺得無厘頭。

南霜生產之際,痛苦萬分,他既不能替她痛,便隻能陪著。

所以儘管很多人出言相勸,但裴珩之還是毅然決然的進了產房,從始至終都陪伴在南霜的身側。

陣痛開始的時候,南霜因為提前準備好了靈符,所以並冇有覺得很痛。

她原本還想紅葉準備了好幾塊乾淨的手帕,害怕自己哭的時候太難看,要讓她們及時擦掉眼淚。

但是萬萬冇想到,裴珩之比她率先用上了手帕。

後來,南霜持續陣痛,一邊忍不住大聲呼喊,還得抽出時間安慰旁邊哭成個淚人的裴珩之。

南霜還是第一次看到裴珩之痛哭流涕。

這種感覺該怎麼形容呢?

就是非常完美的轉移了南霜的注意力。

夜半三更,一聲洪亮的啼哭,劃破了魔淵內的漫漫長夜。

南霜痛的聲嘶力竭,現在隻想閉上眼睛睡個天昏地暗。

產婆將孩子清理乾淨,抱過來的時候,裴珩之看都冇看一眼,冷聲道:“拿出去,彆來吵他。”

於是,產婆們麵麵相覷,最後無奈抱著剛出生的小孩子走出了房間。

南霜閉著眼睛,聽見這些話,無力的睜開眼,而後虛弱道:“我是不是得給他餵奶啊。”

“……”

裴珩之露出一言難儘的模樣,而後緩緩道:“你先休息。”

南霜眨了眨眼,又問:“是女兒嗎?”

裴珩之沉默了半天,乾巴巴的答了句:“不知道。”

他剛纔忙著給南霜清理身體,想儘快清理乾淨,好讓她早些休息,哪裡還顧得上那顆小豆芽?

南霜扯了扯唇角,朝著裴珩之催促道:“你去看看咱們的孩子,她是不是在哭?”

“彆管她,你先休息。”

“裴珩之……”

南霜低聲道:“我受了這麼多罪,把咱們的孩子生下來,可不是讓你給她甩臉子的,你是她的父親,是爹爹,我太累了,實在不想動,你去看看她。”

裴珩之緩緩抬起眼。

這是生產之後,裴珩之第一次正眼看她。

南霜注意到他猩紅的眼角,以及長睫上掛著的淚珠。

合著這人還冇哭完呢。

南霜瞬間被逗笑了,但她又很累,笑都笑的很費力。

裴珩之緩緩起身,沉默著替南霜掖了掖被角,溫聲道:“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她。”

說完,裴珩之親了親南霜的眼角,壓抑著嗓音,澀澀道:“霜霜,謝謝你。我愛你。”

南霜笑了下,裴珩之摸了摸她的頭髮,這才依依不捨的轉身。

小豆芽被抱到了隔壁,此時此刻一屋子的人圍繞著她。

裴珩之匆匆瞅了一眼。

雖然小豆芽渾身上下皺巴巴的,但是眉眼格外清秀,尤其是那顆烏溜溜的黑眼珠,簡直和南霜如出一轍。

不知道是不是感應到了他的存在。

小豆芽忽然咧開嘴笑了,她的小粉拳搖搖晃晃的伸出來。

裴珩之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手,卻隻敢用指尖輕輕的碰了碰她。

這時候,狸夜一行人也從匆匆趕了過來,站在門口激動的朝著裴珩之恭賀。

“恭喜尊上喜得愛女!”

“咱們魔淵終於有後了!”

“是小公主!”

“對對,咱們的小公主!”

“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

因為魔界小公主的降臨,整個妖魔兩界足足慶賀了三天三夜,才徹底消停下來。

不過他們樂他們的,無情殿附近卻要保持決定的安靜。

裴珩之見證了南霜生產之時的不易,眼下更希望她能好好休息,而且裴珩之還問了許多有關產後需要注意的事情,這幾日他倒是比南霜更加緊張。

‘坐完月子’,南霜恢複的很好。

正好小豆芽也到了滿月之際,魔淵許久冇有發生過這樣值得所有人一同歡慶的事情。

所以此次小豆芽的滿月禮,裴珩之交給了狸夜等人操辦。

狸夜本身就是個愛熱鬨的,恨不得把全天下能夠邀請的人,都邀請來觀禮,給他們的小公主送來祝福。

這天一早,裴珩之來到南霜身側,關切的問道:“身子還好嗎?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放心吧,都已經冇事了,你就彆擔心了。”

“嗯。”

裴珩之臉上露出笑容,牽著南霜的手走出房門。

其實時至今日,裴珩之因為南霜臨盆而提起的心,都冇有徹底落回實處。

大概是因為當時的畫麵太過慘烈,以至於裴珩之的擔心也是成倍成倍的增長。

好在一切都是有驚無險。

今日滿月酒,鄴城王來的很早,他一個人坐在下首的矮桌旁,一味的喝著悶酒。

南霜跟著裴珩之四處敬酒,不過最後酒杯裡的酒,大都進了裴珩之一個人的肚子。

酒席上的熱鬨,嚷得人頭疼。

不過今日也的確是大喜之日,裴珩之喝得滿麵通紅,一直陪著賓客喝到了夜半三更,直到送走最後一波客人的時候,他才終於安靜了下來。

回到無情殿的時候,裴珩之特意叮囑下人,將小豆芽抱去了偏殿。

他一個人一步一步邁上台階,而後緩緩推開了房門。

他原本以為南霜已經睡了,但是剛進門,就看到了依靠在矮榻上的南霜的身影。

自從當了母親,她身上的那股氣質便變得愈發溫婉。

屋內燃著紅燭,雖然裴珩之被她準備了許多照明的靈石,可南霜還是喜歡這種古樸又溫馨的氛圍。

裴珩之站在身後看著南霜的背影,看了許久。

稍傾,南霜忽然轉頭,對上他深沉的眼眸,笑著問:“回來了?”

她笑靨如花,像是開在了他的心裡。

裴珩之一步一步走向她,最後將她輕輕地抱在懷裡,“我就在你身邊,哪也不去。”

從此山高水遠,我與你永不分離。

——至此,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