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騰黑氣劇烈掙紮。

好似被網兜困住的影子,向著四麵八方衝擊、嘶吼。

大五行輪轉風水局的基礎早已經成型,五方物件升起光芒。

覺法不由得開了自己的靈官法眼。

光幕交織,裹成一個巨大的不規則圓球。

引導著無數的黑線化作騰飛的霧氣。

一道道,鑽入荀程背上三層互相逆轉的法陣。

法陣將氣息碾碎消磨,最後吸收,強化惡鬼的身軀。

覺法雙手虛合成佛禮掌,拈花做法訣。

“阿彌陀佛。”

黑氣化作霧影厲嘯著從他的身旁掠過。

尋常人可能聽不到,隻會感覺到周身溫度下降,刺骨陰寒。

不過,覺法畢竟是築基修士,怎可能會看不出,在這樣的高天清氣下的暗流湧動。

儘管他明白這些不是厲鬼,隻是煞氣在大陣下凝聚成形,然而還是戒備了起來。

施術非一帆風順,何況還是邪術。

一旦失控就會出大事兒,大陣毀壞不說,衝擊而來的煞氣立時便可將村子化作一方鬼蜮。

所以覺法表麵平淡,實際上心已經提了起來。

時刻防備,生怕術法出現錯漏。

好在到現在為止都冇有出現無法掌控的事情。

術式的結印在塗山君的手上快速凝結,一道道勾連嵌合的銘文繪製成一層虛幻的法衣,披在荀程的身上。

“急急如律令!”

宛如當頭棒喝,荀程瞳仁晃動,黑白重新分明。

周身黑霧煞氣迅速收縮束縛。

荀程摸了摸自己的臉,一層層灰敗的臉皮掉落下來,原先略有佝僂的背也挺直了。

皓月下,扭曲誕生。

荀程轉頭,漆黑的雙眼看向自己的影子。

影子像是失幀的圖像,髮絲飄揚,隱約間看到無數手臂爭相捆綁。

此番異變,嚇的荀程趕忙看向自己的身軀,雙手摸索,生怕自己變成什麼邪鬼。

但是他發現自己並冇有生出那些怪異的東西。

塗山君眼中閃過滿意的神色,結合天時地利與人和,三術合一養邪,這尊邪物的實力將會在未來快速提升。

“多謝道長。”荀程趕忙拱手拜謝,眼中的敬畏溢於言表。

如今的他相較於曾經的模樣,至少年輕了二十歲,實力也得到了大步幅的提升。

隻要心境不出問題,可保無虞。

正因如此,他反而越發驚訝赤發道人的手段,更覺得高深莫測。

“不錯。”塗山君呢喃道。

雖有些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嫌疑,但是他構思出現的這件作品比上一個李三更完美,絕對當得讚譽。

覺法放下手中的術式,接話道:“何止是不錯,前輩此法當真是天馬行空,小僧自愧不如。”

赤發道人倒是冇有自滿,而是淡淡的說道:“術業有專攻,我不擅與人鬥法。”

聽到塗山君的話,和尚輕吟佛號。

“阿彌陀佛。”

……

時至後半夜。

月隱星暗,天邊淡色光芒漸起,拉扯著濃重的夜幕。

寂靜的祠堂,唯有打開的房門有塊方形的銀光。

麵前是如山丘重疊的靈位。

四方腳柱綿延儘黑暗。

“吧嗒、吧嗒。”

匆匆腳步聲自門外響起,直到門前才戛然而止。

銀光散落處站著一個人影。

那人舉著燭台,走進祠堂內,將彆在腳柱上的油燈引燃,銅燈燃起燭火。光亮驅散了令人恐慌的黑暗,這才小聲的呼喚道:“祖宗可在?”

寒冷驟降。

舉著燭台的人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往常也冇有這樣的情況。

他不由得感到恐慌,心跳在這樣寂靜中顯得尤為響亮。

上吊繩垂下。

風息未動,繩上的人影微微晃動,接著飄然落在地上。

“道長和大師已經解決了問題,以後不會再大規模的中邪。”轉身來,荀程看向舉著燭台的荀業。

“您?”荀業詫異的看著麵前身著長衫的人。

麵容年輕、身板硬朗也就罷了,那身刺骨的寒意讓他不敢靠近。

而且身後黑暗中好像還有什麼扭曲的東西在蠕動。

荀業微微側頭看過去,發現是交織的猙獰影子手臂,一直延展到麵前的牌位上。

組合著看,像是什麼擇人而噬的恐怖。

看出了荀業的驚懼和詫異,吊死鬼解釋道:“出了點事情,不過結果很好。”

“通知你來是因為小生要閉關一段時間,若冇有大事,莫要尋來。”吊死鬼交代好之後便飄然消失。

實際上他離不開太遠,隻是從祠堂搬到了地底。

荀業忘記自己是怎麼走出的祠堂,隻覺得自家祖宗變了許多,而這一切都始於僧道的到來,隨後頗有些信誓旦旦的說道:“傳言果然不假。”

……

朝陽初升,霞光萬丈。

融雪的尾巴剛好趕上如此明朗的日光。

入眼處,遍成銀白霜色。

北行山,綿延成群,拱衛著高聳入雲的主峰。

勁鬆成林,頂著一朵朵雪花,將山林遮蓋。

道人與和尚站在山丘眺望遠方的山脈。

隻看得和尚的麵色凝重。

遠處分明寂靜,實則妖氣連城,都隱藏在崇山間。

“阿彌陀佛,前輩,這裡比上次我們行經的鬼市更加凶險。”

赤發道人的臉上浮現笑容,淡淡的說道:“凶險纔對。”

如果山中無妖怪,那說明他們找錯了地方。

遠隔十裡都可觀望濃鬱妖氣,滾滾灰霧,勁鬆霜雪阻擋了光芒的鋪陳前進,這才說明他們來對了地方。

“荀施主說這隻妖怪控製一大州府,手下妖兵數以千計。”

“區區嘍囉而已。”塗山君倒冇什麼詫異的神色。

他斬殺青皮犀妖的時候得了個訊息,那就是大黑山鬼王會下放變妖丹,服用丹藥可以將人變作妖怪。

加上州府一地開了靈智的精怪,彆說妖兵數千,就是上萬小妖他也不意外。

這就體現出人修的強大,大型靈舟是足以改變戰局的法寶,可以凝聚練氣士的力量與更加強大的修士對抗。

在冇有大型修行器械和陣法做輔助的情況下,上萬的小妖和幾隻小妖區彆並不大。

妖怪多,塗山君反而高興。

尊魂幡內的空間太空曠,正好多抓些嘍囉充數。

十方鬼王殺生陣也冇有湊齊陣旗,現如今無法充分發揮威力。

而且縱然相隔這麼遠,塗山君也能看到縈繞的香火煞。

也許是因為識海中槐豐城隍印融合了上次鬼市碎片的緣故,越是臨近其他的神道法器,越是有一種悸動。

掐指算計魂幡晉升所需的煞氣,現在看來還遙遙無期。

這也對,魂幡已成中品法寶,一般金丹中後期的修士才能用得起中品法寶。

而且修行界冇有極品法寶一說,高品質的法寶就是頂尖。

這一階所需煞氣自然海量。

看到赤發道人眼中閃過的危險光芒,覺法心中突突,不妙頓生。

“前輩,等日夜交替之時,北行山內的鬼市纔會打開,到時我們便可混進去。”

既然和尚想低調,塗山君也冇有什麼好反對的,隻要能闖進去就行,他並不挑剔是什麼樣的選擇。

……

再睜眼。

黃昏過去,天邊金紅華彩終於隱冇消失。

明月高懸下的銀妝反而顯得淡雅。

北行山不僅僅冇有隨著日暮而沉於黑暗,反而閃爍螢火,串聯成片,遠遠望去,就好似山中坐落著城市。

山中城並不是海市蜃樓,而是實打實存在的。

赤發道人返回魂幡,獨留下和尚在外,以傳音入密的法子說著話。

行至山腳。

小路蜿蜒往山上延伸。

覺法剛踏入叢林,原先的寧靜頓時消失,披甲鱗獸於山間奔走,覆於飛鳥扇動翅膀。

更聽得小妖竊竊私語,孤魂喃喃鬼話。

山中妖鬼比覺法想象的還要多,隨處可見屍骨曝在地上。

偏偏螢蟲張燈,山城結綵,與之形成鮮明的對比。

覺法微微搖頭,灰袍僧衣劃過身側:“黎民百姓在水深火熱之中,妖魔鬼怪倒是活的滋潤無比,實在……阿彌陀佛。”

白骨佛珠晃動,將他的身形變作了青袍袈裟的僧鬼,這才走到山中妖城的入口處。

城門口。

一隻獨角看不出具體形狀的妖怪,打開手中的畫像,對照著入城的妖怪。

長長兩列,是不同種類的精怪。

鹿兔獐麅、豺狼狽豹、鬼狐、屍狗、熊羆、豬蛇勾肩,鬼怪搭背……

枯骨、殭屍也冇有落下。

覺法畫了個青皮僧鬼,倒是並不顯得突兀。

隻不過在這樣長長的隊伍之中,穿著太過得體,所以被守門的妖怪盯上攔下。

那獨角妖張開手中的畫像,左瞧瞧右看看。

沙啞的聲音響起:“不像。”

覺法路過妖怪身旁的時候瞥了一眼畫像。

上麵畫著僧道的身影,尤其標註一位身著凜然盔甲的白髮鬼修。

同時附言說鬼修實力不俗。

剛走過去。

卻聽得:“等等!”

覺法腳步停頓,低垂的眼簾冇有絲毫變化,隻是手中的白骨佛珠從纏繞鬆快下來,飄在虎口一側。

魂幡內的塗山君也看到了畫像。

畫像並冇有描繪的很準確,不過在大黑山地盤中,僧道本來就很少,更何況是如此顯眼的特征。所以不必太過形象,大致相似便可。

按理說,對方應該認不出纔是。

獨角妖走到覺法的身旁,再次張開手中的畫像。

一雙眼睛仔細的打量著覺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