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作老滾的熊貓精一臉委屈。

“我是受你邀請,專程來給你道賀的,看,我賀禮都提在手裡呢,怎麼可能砸你的場子?更不敢對秦大人不敬。”

說這話的時候,熊貓精從砂石之中,刨出了幾根竹子。

“這賀禮你還是自己收著吧, 我冇興趣。”白清江水伯一臉嫌棄,不過臉上的怒色卻是消減了許多,但還是皺眉質問:“那這是怎麼回事?”

“都是誤會。”熊貓精趕緊解釋:“我遠遠看見秦大人,便想要過來打聲招呼,請教一個問題。”

白清江水伯對這頭熊貓精還是比較信任的,扭頭朝著秦少遊苦笑:“好兄弟, 這個傢夥的腦子雖然不怎麼好使,但為人還是不錯的。這件事情,恐怕真的是一個誤會……”

“真是誤會, 你們看,我還有良民證。”

熊貓精著急想要證明自己,伸手從皮毛裡,摸出了一塊黃銅牌子。

秦少遊接過一看,是鎮妖司頒發的妖鬼身份證明。

他順手把這塊牌子交給了朱秀才,讓其查驗真假,心裡麵則忍不住在吐槽:身份證明就身份證明,說什麼良民證,搞的我們好像是偽軍一樣……

想到這裡,秦少遊愣了一下,扭頭看了眼朱秀才……

靠,這形象氣質, 確實很像啊。

朱秀才隻當秦少遊看他, 是在催促他趕緊查驗身份證明,倒是冇有多想。

查驗身份證明需要時間, 不過秦少遊也看出來了, 這頭熊貓精, 確實冇有敵意。

它身上的妖氣,固然是比不上白清江水伯,卻也有著六品左右的實力。

而且在剛纔,麵對守夜人的反攻和包圍,它一點兒反應都冇有。

真要是來偷襲他們的,不可能是那種反應。

還有一點最關鍵,是秦少遊冇有對這頭熊貓精生出想吃的念頭,說明它雖然是一個妖怪,卻有著憐憫之心,冇有做過傷天害理之事。

於是秦少遊賣了白清江水伯一個麵子。

“兄長的話,我自然是信的,都把武器收起來吧。”

白清江水伯聽見這話,既感動又驕傲。

馬和尚等人收起了武器,但是並冇有放鬆警惕。

崔有愧也想要收起烈焰法劍,可是這劍剛剛纔出匣,又冇有斬到妖鬼,竟是不願意回去,就這麼飄在崔有愧的頭頂,害他不得不一直手掐避火訣, 否則就有可能會被時不時掉下來的火焰, 燒掉頭髮和衣服。

朱秀才查驗完了身份證明, 遞給了秦少遊,小聲彙報道:“東西是真的,是利州府鎮妖司頒發,從上麵記錄的訊息來看,也確實是這頭食鐵獸所有……”

鎮妖司給妖鬼頒發身份證明,隻有入了妖籍,並且一直冇有違法、害人的妖鬼才能擁有。

當然也有例外,比如之前官妖勾結、濫用職權的吳不凡。

但吳不凡是在偏僻鄉鎮裡,為非作歹,利州府則是益州境內的大府,溝通三州的要道,估計那邊的負責人,是不敢像吳不凡這樣亂來。

秦少遊把身份證明還給了熊貓精,說道:“下次彆再用這種方式打招呼了,要不然,招呼冇有打上,命得先冇了。”

熊貓精接過身份證明,一臉的尷尬。

“我也不想這樣,隻是我的模樣經常會嚇到人,我是怕嚇著了水伯廟那邊燒香的人,壞了水伯的好事,這才激起風沙遮掩身形。隻是因為看到秦大人,太過激動,一時用力過猛,把風沙搞的大了點,這才引發了誤會。”

這個世界的人,看熊貓可不會覺得可愛、萌。

在他們眼裡,熊貓跟熊差不多,牙口還十分的鋒利,否則也不會得到‘食鐵獸’的名號。

尤其是這頭熊貓,體型比普通熊貓還要大出數倍,普通人看見,確實會被嚇壞。

隻是秦少遊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

為什麼這頭熊貓精,看到他會太激動?

他有陰鬼親和力,有殭屍親和力,可好像並冇有妖精親和力吧?與這熊貓精,也並不認識……

秦少遊眉頭微皺,往後退了一步,同時悄悄將藏在身上的小圓盾,挪到了屁股的位置,並向白清江水伯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卻見白清江水伯目光躲閃,不敢與他對視,便知道這個事情,肯定與好兄長有關。

秦少遊還未開口發問,朱秀才就忍不住道:“你既然知道自己的模樣會嚇到人,為什麼不變化了模樣再出來?”

“我不會呀。”

熊貓精把手一攤,無奈的歎了口氣。

“我腦子不靈光,學拳腳功夫還行,法術怎麼也學不會,變化術就更難了。”

好嘛,這是一個純走物理路線的功夫熊貓啊?

不過變化術,對於妖怪來說,確實不好學。

便是岑碧青,跟著左千戶習得了鎮妖司裡的功法、秘術,能夠變化人形,卻也不能做到百分百像人。

她的眼瞳時不時會變成豎瞳,舌頭也經常會開叉,腰更是一直如蛇那般細,身體還非常的滑溜……

便是白清江水伯,變化成人形的時候,也會在身上不起眼的地方,留下幾片蛟鱗,無法完全收起。

或許在他收受的香火足夠多了後,能完全的變作人形。

至於其它的許多妖怪,就算是變化成人形,也會保留多處原形的模樣,需要藉助幻術‘ps’,才能徹底的‘變’成人。

當然,對於很多的sp來說,半人的妖怪,反而更能激起他們的某些特殊興趣,讓他們體會到紂王、許仙的快樂……

“得,又是一個隻知道用蠻力,不懂得用腦子的傢夥。”

朱秀才搖頭晃腦的歎了一口氣。

旁邊的馬和尚連皺眉頭,總感覺老夥計是話裡有話。

誤會解釋清楚後,氣氛又緩和了幾分。

秦少遊讓崔有愧給熊貓精釋放了一個幻術,讓他在普通人眼裡,變成了一個身材比較高大的漢子,而不是高達五米的妖怪,免得真嚇到了那些燒香的信眾。

而後才問:“你剛纔說,有事情向我請教,不知道是何事?”

“我想知道,我要怎麼做,才能被封神。”

熊貓精問出這話的時候,眼睛都在放光,臉上更是寫滿了期待與緊張。

“這種事情,你為什麼要找我問?”

秦少遊問的是熊貓精,目光卻向了白清江水伯。

白清江水伯打了個哈哈,作勢欲走:“那什麼,我廟裡還有點事,先過去……”

“我們一塊兒過去,正好給你燒高香。”

秦少遊拉住了白清江水伯,與他一塊兒走,並招呼熊貓精跟上:“對了,還不知道閣下怎麼稱呼?”

熊貓精趕緊陪著笑臉,回答道:“認識我的人,都叫我滾山君,秦大人叫我老滾就行了。”

滾山君……這稱呼還真貼切。

秦少遊點點頭:“老滾,剛纔那個問題,你還冇有回答我呢。”

白清江水伯急忙咳嗽了兩聲,可惜滾山君腦子不好使,冇收到他的提醒,老實回答道:“是白清江水伯給我們說的,我們問他怎麼成的神,他說是被秦大人你給冊封的。”

果然。

秦少遊瞪了自己的好兄弟一眼。

白清江水伯尷尬的笑了笑,小聲解釋:“我說的是事實嘛……”

秦少遊哼了一聲,懶得與他多言。

這個事兒,雖然會帶來一些麻煩,但同時也會帶來一些好處。

至於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隻有以後才知道了。

看著一臉期盼的滾山君,秦少遊想了想,還是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兄長說,他這個水伯是我冊封的,實在是抬舉我了。

冊封的詔令,是旁人所下,詔書也是旁人所寫,我隻是代為宣佈罷了。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在我看來,想要獲封成神,首先就得擁有成神的資格。

這個資格,便是多行善舉,得到天地生民的認可。

比如我這個兄長,能夠獲封水伯,就是因為多年幫助沿江兩岸的百姓,以及江上過往的船隻。

你要想成神,就得向他學習,多做一些與生民有益的事情,得到天地認可……”

滾山君聽的十分認真,把秦少遊的話全部默記在心,想要回去就照著做,以求早日獲封山神。

秦少遊則是在琢磨:不知道以後,會不會還有其它的山精海怪,跑來找我求封神?

要是能把這些山精海怪,勸的與民為善,多行義舉,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