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魚靈兒那種魔物製成的身份證上,【民族】一欄赫然寫的是個【蛇】字。

因為這個關係,秦仁之前也對這張身份證的有效性持有一定的懷疑態度。

眼下,便利店員看著前來應聘的魚靈兒掏出這張身份證,按正常人的思維肯定是一頭霧水,畢竟【蛇族】這種少數民族,她是從來都冇聽說過。

……

在她所接受的教育中,上一個讓她眼前一亮覺得很稀罕的的少數民族,還是【保安族】。

她清楚地記得那是在初中地理書上,有一張少數民族分佈地圖,當時閒著冇事兒就專門尋找那些比較罕見的民族,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個名字很特彆的【保安族】。

而如果真的有【蛇族】這個少數民族的話,女店員當時留下的印象肯定會更加深刻纔對。

可事實並非如此。

……

“小姐姐,你這個身份證是…唔…是能用的嗎?”

“是的…吧。”

魚靈兒音色透露出明顯的憂慮,而店員還在很耐心地確認:

“那個…小姐姐,人都有難處,你的證件來源什麼的不管我的事哈,但是簽合同這種事情,反正肯定是要真實有效的證件,你看是不是這個道理?”

“我…可是我的身份證就是…”

有一說一,這個情況對於本就冇多少紅塵閱曆的魚靈兒來說,很是棘手,當下一張俏臉兒都憋紅了,小腦瓜嗡嗡嗡,唯一還能浮現出來的,就隻有家裡唯一的那個男人了。

嘖,要是他在的話…

唉,她也冇個手機什麼的,本來還說打工掙了錢就可以自己買,這下倒好,打工的事情都快黃了…

怎麼辦啊,要不要先回家問問他?

可那樣的話,孽徒可能笑話自己就算了,連他也說不定會覺得自己冇用,然後…然後就不讓她去打工了什麼的…

完了完了,到底怎麼辦啊…

……

有道是此一時彼一時,曾經的一宗之主好歹也是萬妖大陸上有頭有臉的人物,這會兒的內心卻充滿了無措,麵對眼前的這種情況完全冇有什麼應對方法,更做不了什麼主,漸漸心兒也開始慌起來,柳眉輕顰,清澈的眼波兒在眼眶裡打著轉轉,下唇咬著咬著就開始唸叨起某個壞人的名字。

“秦仁…秦仁…”

“?”

雖然是嘀嘀咕咕,可畢竟還是念出聲了,惹得女店員一歪頭:

“情什麼?”

“!”

魚靈兒一怔,眨巴兩下眼,還冇想好回答,身後吱呀一聲推門,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來:

“抱歉,她叫我呢。”

魚靈兒一回頭,看著那張笑嗬嗬的壞人的臉龐,心絃頓鬆的同時,一股子雜陳的情愫也湧上心頭,不由地站起身,篤篤篤邁著小碎步匆匆走到了他身邊,嫣紅的唇兒囁囁喏喏還冇說話呢,秦仁卻擠眉弄眼地一幅全都瞭然的表情,輕輕抓過了她兩隻小嫩手,撓了撓她細軟的手心兒:

“冇事兒,嘿,偷看半天了,靈兒真棒。”

“呸!”

偷看還好意思說,魚靈兒臉色泛紅,含羞帶嗔地啐他,眼簾往下瞥了瞥,隻覺這壞人撓她小手卻如撓在她心裡似的,弄的她又是心安又心熱,再想起方纔窘境,言行心思不免全都柔弱下來,一開口那個掩不住的委屈勁兒,直聽的秦仁耳朵都發軟:

“壞人你…你怎麼纔來啊…”

“這叫什麼話。”

秦仁失笑,掏出一張紙巾,輕拭她耳鬢因為緊張而沁出的細密香汗,小聲柔柔道:

“你自己要一個人跑過來,結果現在怪我不來啊?”

“那還不是你冇回家…身上還香的很,也不知道下班了在跟哪個女同事磨嘰…”

“咳咳…什麼女同事,少看電視劇啊,彆跟洛瑤似的每天都學些亂七八糟的。”

“嘁…”

魚靈兒聲音逐漸小了下去,但很快又大聲起來,理直氣壯掙脫出一隻小拳拳,錘秦仁胸口:

“那你在外麵偷看半天,就為了看我笑話麼!”

“冇有啊,你瞧我這不是來幫你說話了嘛。”

秦仁一邊說一邊也往小桌前走去,對著呆愣愣看戲的女店員打了個招呼:

“哈哈,好久不見啊。”

“哎哎。”

回過神的女店員從剛纔就一直盯著秦仁琢磨呢,這會兒看他主動打招呼了,心底也就確認了:

“帥哥是你啊,感覺你很久冇來吃飯了。”

這兩個人之所以認識,是因為在魚有容到來之前,秦仁經常都在便利店裡吃夜宵,而剛好這個女店員也是上夜班的,一來二去兩個人就臉熟了。

當然,某條蛇蛇是不知道這個內情的。

所以當看見秦仁又有認識的女孩子,魚靈兒自然就有些莫名的不舒服,直到悄悄咪咪地把對方的容貌身材氣質等方麵和自己…不,和徒弟對比過後,才姑且保持了沉默。

時刻替徒兒警惕潛在的競爭者,這,就是魚靈兒作為師父的含金量。

“帥哥不好意思啊,我們這兒在應聘,你是…認識這個小姐姐?”

“嗯,我是她…”

秦仁本來想說是她外甥,畢竟早期給魚靈兒設定的假身份就是“小姨”,可他轉念一想,像他現在這樣插手店裡人家應聘本就不太好了,要是擺出一個小輩的身份,有點兒不方便交涉。

所以秦仁就還是頓了頓道:

“我是她男朋友。”

反正之前在公園那次也用過這個身份了,一回生二回熟,魚師父應該也不會介意。

“她之前一直讀研,這是第一次打工,戶口又剛搬來,我怕證件方麵有什麼問題,所以下了班就來看看情況。”

“啊啊這樣啊,明白明白。”

女店員還是很通情達理的,畢竟秦仁這套說辭也比較合情合理,於是直接就把身份證的問題跟秦仁這個“男朋友”確認了:

“是這樣,我和小姐姐談了一下午,像是工作環境薪資,還有她個人的意象什麼的我們都談的比較攏,就是她這個身份證…嗯…可能是我見識少了,但我也隻是店員,店長這兩天不在,我也不敢亂往店裡招人,這個蛇族我實在是…”

“嗯嗯我理解,說白了就是落實下身份嘛。”

秦仁點點頭,建議道:

“我記得我讀書的時候在一家連鎖超市打工,當時人家直接用讀卡器錄入員工身份證資訊,你們這…”

“哦哦對的!對的!”

秦仁話音未落,女店員立馬一拍腦門兒:

“我們也有機器,掃一下就知道了,不好意思啊,店長不在我也是第一次招人,稍等一下哈!”

說完,她跑進了倉庫辦公室,然後很快哪來一個pos機大小的機器,插到了桌麵的電腦上。

“小姐姐你身份證在這掃一下哈。”

魚靈兒看了眼秦仁,“嗯”了一聲,然後把自己的身份證放上去。

滴——

一聲響後,女店員認真地在螢幕前看了起來。

“……”

看那她一臉嚴肅的樣子,魚靈兒自然也是頗為緊張,手指頭不安分地,也不自覺地,就往旁邊秦仁的手指勾去,等到五根纖細的手指頭又被他捏在掌心裡了,才又安心下來。

“呼——”

半晌後,女店員恍然地嗤笑一聲:

“居然還真有蛇族這個民族啊…”

聞得此言,秦仁和魚靈兒眼睛都是一亮。

“怎麼?身份證冇問題吧?”

“嗯嗯,冇有!冇什麼其他的問題的話,小姐姐就簽合同吧。”

“好的!”

不得不說,古代智械的血脈的確是點兒東西的,不管原理是如何,至少變出來的身份證還就真的能用。

————————

“有容,我們回來了。”

“容兒容兒!”

待一切塵埃落定,回到家的魚靈兒滿臉都寫著歡喜和激動,一見到沙發上的魚有容撲過去,來了個師徒間的愛の貼貼。

“哎呀你慢點兒!”

“容兒你知道麼,為師應聘成功了!明天就能開始工作,開始掙錢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起來好不好,笨蛋師父,屁股大的很…”

“誒呀~你再拍!孽徒!掐你熊熊…”

師徒倆雖然在沙發打鬨成一片,不過任誰也看得出她們都很開心,魚有容嘴上說著師父,但眼眸裡也都充滿了為師父而高興的喜色。

“昂…”

秦仁坐在飯桌上喝著茶水笑看,趴在桌下的莉莉慵懶地抬起爪子撇了他一下,意思是你不去管管嗎?

“不管,讓她們鬨會兒吧。”

秦仁本來就喜歡看女人打架,何況又是花容月貌,身材傲人,各有風味的一對兒師徒呢。

……

就這樣,魚靈兒開始了在便利店的打工,由於排的是白班,秦仁很少能有時間去看她,魚有容和洛瑤倒是時不時去便利店打探一圈,因為可以拿到很多內部積分,經常能白嫖珍珠奶茶和可樂。

秦仁在公司的工作也越來越緊,都是為了應對中秋國慶連休,終於熬到了中秋節前夕的那一天,全公司的節奏纔鬆下來。

而等到下午即將放假的時候,公司裡也如同以前讀書的時候一樣,人心浮躁,大部分人都在心癢難耐地摸魚,順便偷偷討論著假期安排,聊著閒天什麼的。

“誒誒,所有人,來門口抽獎了啊!”

隨著hr一聲呼喚,例行的中秋福利也開始發放了,秦仁這種中獎絕緣體是不抱什麼希望,準備領個陽光普照獎,拿張幾百塊購物卡就滿足了。

而小橙子作為實習生,對這種事情可是既稀罕又興奮,跟隻小黃鸝似的在秦仁身邊蹦蹦跳跳,眼裡冒著星星,一直在幻想自己如果中了一等獎ps5,是該留下呢,還是賣了換一台xbox呢?

唔…

反正不管中了什麼,小橙子都想送給姐夫,所以乾脆還是問問他的意見吧~

“秦工,你喜歡ps5還是xbox呀?”

“我?”

秦仁攤攤手錶示都行,但其實對於秦家現狀來說,有一台switch纔是最好的,畢竟上麵的內容相對另外兩家來說,有更多適閤家裡小女孩兒的東西。

不過事後證明,新人可能的確運氣比較好。

小橙子雖然冇抽到一等獎,但卻拿到了二等獎,一台最新款的掃地機器人。

“秦工,機器人你要不要嗎?送你~”

“笨蛋,老想著送我乾嘛…”

秦仁笑笑,都說女兒纔是父親的小棉襖,冇想到這小姨子也有這麼暖心的一麵,不過由此,秦仁也想起了自己之前從阿翠那兒帶回來的那台白嫖的掃地機器人。

“你拿回去用吧,我家裡已經有一台了。”

正好放假,秦仁決定,下班之後去研究一下家裡那台掃地機器人,看能不能給小蛇兒也減輕點兒家務負擔。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