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彆點,還差一千字)

聽到鈴木園子這麼說,知道原作劇情的高遠不由迴應道:

“放心吧,遲早會遇上的。”

“那就,借你吉言了!”

對此,鈴木園子也笑著迴應道,然後兩人就繼續觀看起現場的演出。

就這樣,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在演唱會的進程進展到一半的時候,柏木詩音她們的“劍道少女”組合,終於在此刻登場了——

隻見三個清純靚麗的美少女,穿著劍道服風格的打歌服,亮相在舞台上。

而除了站在中間的那個女生高遠並不認識之外,站在兩旁的柏木詩音跟出雲雪乃,高遠還是很快就認出了她們——這麼說來, 中間的那位, 就是隊長千代了?

這樣想著,高遠有些期待她們的表演。

隻是,隨著她們的登場,本來熱鬨的現場,開始變得安靜了下來,似乎在座的觀眾,都不認識現在登台演出的這個組合。

觀眾席中,隻有零星的幾個地方,還有人高舉著熒光應援板,似乎習慣性的在揮舞,好像在為她們打氣,隻是應援板上的文字,也並不是她們這個組合的名字。

很快,音樂響起,台上的三位美少女擺好了起舞的動作, 然後隨著前奏響起, 剛開始有些緩慢的節奏,配合著少女悠揚的歌喉, 三位少女跳起了舞蹈。

而經過鐵諸羽的劍道訓練的高遠,則隱約從她們的舞蹈動作中,看到了一些劍道的影子。

冇一會,前奏結束,歌曲進入**部分,洪水般的音樂與燈光立刻奔流出來。

舞台上的探照燈的光束興奮地四處照射,頭頂上的迪斯可球恣意射出耀眼的光芒。

高遠在光之漩渦中看見那群女生,仿若揮舞著劍的武士,優美而又激情,可以從她們的舞蹈與歌喉中,感受到一種熱情。

輕盈明亮的歌聲。

三位少女隨著節奏,有規律的不時地跳上跳下,但還是確實唱出每一個音符、每一句歌詞。

麵對這樣的演出,本來還不太熱情的在場的觀眾,似乎也被少女們的表演牽動起情緒。

有人前後襬動手臂,有人搖頭晃腦;有人左右揮舞發出淡淡光亮的手機,像一片海百合——

這種職業級般的水準……不,也許正因為是穿插在一群職業級歌手中間出場的新秀表演,才能造成這樣的狂熱。

如此想著,高遠不禁露出了微笑——看來, 她們確實很有實力,或許過不了多久,她們也會成為像衝野洋子那樣的明星吧。

一曲歌罷,三位少女立在舞台中央,鄭重的朝著觀眾席鞠了個躬,然後朝著幕後退去。

而台下,此時依舊發出各種顏色的螢光棒,像極了數不清的閃耀星星,歡送著她們。

舞台的燈光暗下,等待下一位歌手登台,此時此刻,黑暗中的所有人融為一體。

“是冇見過組合哎!冇想到能表演的這麼好!”

拍著手,鈴木園子有些意猶未儘的說道。

對此,高遠隻是淡淡的笑了笑,不過與此同時,高遠感受到自己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拿出一看,發現是鐵諸羽發來的簡訊,內容是邀請高遠要不要一起去後台探望一下柏木詩音她們。

……

聽到鈴木園子這麼說,知道原作劇情的高遠不由迴應道:

“放心吧,遲早會遇上的。”

“那就,借你吉言了!”

對此,鈴木園子也笑著迴應道,然後兩人就繼續觀看起現場的演出。

就這樣,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在演唱會的進程進展到一半的時候,柏木詩音她們的“劍道少女”組合,終於在此刻登場了——

隻見三個清純靚麗的美少女,穿著劍道服風格的打歌服,亮相在舞台上。

而除了站在中間的那個女生高遠並不認識之外,站在兩旁的柏木詩音跟出雲雪乃,高遠還是很快就認出了她們——這麼說來,中間的那位,就是隊長千代了?

這樣想著,高遠有些期待她們的表演。

隻是,隨著她們的登場,本來熱鬨的現場,開始變得安靜了下來,似乎在座的觀眾,都不認識現在登台演出的這個組合。

觀眾席中,隻有零星的幾個地方,還有人高舉著熒光應援板,似乎習慣性的在揮舞,好像在為她們打氣,隻是應援板上的文字,也並不是她們這個組合的名字。

很快,音樂響起,台上的三位美少女擺好了起舞的動作,然後隨著前奏響起,剛開始有些緩慢的節奏,配合著少女悠揚的歌喉,三位少女跳起了舞蹈。

而經過鐵諸羽的劍道訓練的高遠,則隱約從她們的舞蹈動作中,看到了一些劍道的影子。

冇一會,前奏結束,歌曲進入**部分,洪水般的音樂與燈光立刻奔流出來。

舞台上的探照燈的光束興奮地四處照射,頭頂上的迪斯可球恣意射出耀眼的光芒。

高遠在光之漩渦中看見那群女生,仿若揮舞著劍的武士,優美而又激情,可以從她們的舞蹈與歌喉中,感受到一種熱情。

輕盈明亮的歌聲。

三位少女隨著節奏,有規律的不時地跳上跳下,但還是確實唱出每一個音符、每一句歌詞。

麵對這樣的演出,本來還不太熱情的在場的觀眾,似乎也被少女們的表演牽動起情緒。

有人前後襬動手臂,有人搖頭晃腦;有人左右揮舞發出淡淡光亮的手機,像一片海百合——

這種職業級般的水準……不,也許正因為是穿插在一群職業級歌手中間出場的新秀表演,才能造成這樣的狂熱。

如此想著,高遠不禁露出了微笑——看來,她們確實很有實力,或許過不了多久,她們也會成為像衝野洋子那樣的明星吧。

一曲歌罷,三位少女立在舞台中央,鄭重的朝著觀眾席鞠了個躬,然後朝著幕後退去。

而台下,此時依舊發出各種顏色的螢光棒,像極了數不清的閃耀星星,歡送著她們。

舞台的燈光暗下,等待下一位歌手登台,此時此刻,黑暗中的所有人融為一體。

“是冇見過組合哎!冇想到能表演的這麼好!”

拍著手,鈴木園子有些意猶未儘的說道。

對此,高遠隻是淡淡的笑了笑,不過與此同時,高遠感受到自己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拿出一看,發現是鐵諸羽發來的簡訊,內容是邀請高遠要不要一起去後台探望一下柏木詩音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