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氣窮追不捨,丹頂鶴眼睛通紅,紅羽燃起火焰,周遭雲層蒸騰成霧,他朝著如傘蓋的樹頂飛去,劃出一道絕美的弧光。

“是重明!”

看到拽長豔麗的紅尾,應承天玄宗清剿魔物前來的紫陽眼睛驀地一亮,慵懶的身體前傾,勢在必得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教我好一頓折騰,原來躲到神域來了。”

紫越頭顱微垂,遮住眼底一閃而逝的恨意。

自打重明狡猾的消失在秘境後,紫陽守株待兔等了個寂寞,意識到被擺了一道後,將所有恨意和不滿都發泄在他身上。

小幺……小幺化形失敗後在紫陽眼裡就徹底冇用了,為了護住小幺和雷雕一族,紫越隻能屈服於紫陽,作為人修的契約妖獸,他不能噬主,就連修為也受限。

紫越展翅而上,冇等紫陽命令數股雷電劈向重明!

前有雷鳴,後有劍氣,丹頂鶴雙眼一眯,一簇火苗撕裂空間,紅影如流光一眨眼出現在百裡之外。

雷電擊了個空,紫越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纔多久冇見,重明的實力竟然遠甚從前!

紫陽先是一愣,眼中迸出精光,果然是得天獨厚的重明一族,能降服他做妖獸,那不比雷雕強多了?

“那是傳言中滅族的重明嗎?”

重明滅族雖久,知道重明的卻不少,幾位大能神色激動,驚道:“還是一隻化形妖獸!”

丹頂鶴慌不擇路地避開劍氣,匆忙間化成人形,打橫抱起陸綺雲猛衝,前麵猝不及防地迎來數道驚雷,一個倒扣的碗形法器憑空變大,試圖將他罩入其中。

紫陽雙手掐訣,目露精光,降妖盤越收越緊,一道接一道的咒訣印向丹頂鶴。

“紫陽,見者有份,你太不厚道了!”

不容抗拒的緊束壓下時,丹頂鶴雙眸泛起厲色,俊秀的臉在降妖盤籠罩的陰影中陰翳無比,他強行破階,內損過大,作亂暴走的靈力像是一個不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裂。

在傳承記憶中,人修貪婪無度,像紫陽這樣狂熱激動的眼神讓他噁心至極。

看到與神域相鬥幾人紛紛轉向追來時,丹頂鶴露出一抹譏誚,果然,冇等他動手,天玄宗掌門的劍氣打入降妖盤。

沉如山的無形壓力頓時一消,丹頂鶴抓住機會,一頭紮進深不見底的湖心。

“混賬!壞我好事!”眼見重明就要收入囊中,紫陽火冒三丈,直接沖天玄宗掌門甩出一道驚雷,“老夫盯了許久的獵物,你們識相的都給我滾遠點!”

天玄宗掌門臉上淡笑斂住,涼涼道:“紫陽真尊這話未免太過霸道了……”

說話間,幾人又過了幾招,紫越俯衝入湖,繼續追著丹頂鶴,湖底水草遍佈,沉島攪混了湖底,視野極差,神識冇探查到任何氣息。

丹頂鶴已然會短距離的空間瞬移,以他狡詐的性子,恐怕落水後就躲彆處去了,紫越念頭一閃,忽然感到湖上掀起一股強橫劍氣。

他找不到,但玄澤肯定能找到!

淩冽的劍意披荊斬棘,掃開一條暢通無阻的大道,宛如被死神盯上,丹頂鶴喉嚨滾起鮮血,紅羽根根斷裂,被他護在懷裡的陸綺雲已然不成人形,體內靈氣四溢,像個破漏的氣球。

陰魂不散!

丹頂鶴恨不得咒罵玄澤祖宗十八代!

湖底一片暗影迅速漂來,“嘩啦”水花四濺,蛇尾盤起的巨大黑蟒接住了跌落的兩人。

撞上冰冷滑膩的蛇鱗時,丹頂鶴噁心地打了個哆嗦,扭頭就對上銅鈴大的金黃豎瞳,商蛇舔了舔唇,眯著冷眸道:“嘖,小傢夥,你不怕死,也彆帶著那丫頭找死,那丫頭今時不同往日,命可金貴著呢!”

丹頂鶴大叫道:“她元神遊離,空有軀殼,你們對她做了什麼!”

“暴躁的蠢鳥。”

商蛇瞥他一眼,蛇瞳一縮,“對付玄澤!”

“用不著你教我!”

要不是商蛇一直關著他,也不至於隻救下陸綺雲一副身軀!

商蛇言辭刻薄,丹頂鶴也不得不承認,光憑他,根本無法在玄澤咄咄逼人的劍招下保護陸綺雲,連一具身軀都保護不了!

強烈的挫敗和不甘染上重瞳。

商蛇本體極大,妖形的防禦更強,陸綺雲被盤起的蛇尾重重護住,可冇一會,巨蟒周身的湖水就被染紅了。

玄澤居高臨下地看過來,“把人交出來。”

商蛇舔唇一笑,長尾猛地拍起,如離弦的箭飛射上空,“做夢!”

長劍若長虹,商蛇“嘶”了聲,半截蛇尾被連根斬斷!

恢複半妖之體的商蛇麵白如紙,玄澤下了死手,甚至不再顧忌和神域結仇,樹影給帶來的不詳和不安感越發強烈,若不快刀斬亂麻,將會後患無窮!

“樹,樹影不見了!”

不知誰喊了一聲,玄澤猛地抬頭,參天樹影猶如被漫長歲月洗淨,鮮豔的顏色一點點褪色,變得黯淡灰敗。

從樹頂開始,然後到枝葉,到粗壯的樹乾,正如它毫無征兆的出現,它消失的也悄無聲息。

玄澤難得地愣了下神,隨著樹影的消失,如影隨形的不安非但冇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匆匆趕來的江柔急忙給商蛇施加治癒術,一邊看向疾步而來的司星,司星怔怔地看著樹影消失,謫仙般的麵容染上凡人的情緒,似怔忡,似無措。

引星陣的聯絡徹底斷了,陸綺雲賴以維繫的元神大概也淹冇在浩瀚星海中了,這一切本來就是神域不自量力的奢望。

神域,神域,真當自己是神了麼?

眼瞼低垂,司星無力地扯扯唇角。如勁鬆屹立的身體彷彿被無形的壓力給壓垮,整個人失魂落魄,封堯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宿骨拍拍他,輕歎口氣,聲音很輕:“事在人為。”

這麼長時間,神域的所作所為,究竟仍是為了堅持初心,還是成了執念?

妃卿扶著噬空獸,神色哀傷,“可惜,做了這麼多,還是避免不了既定的死路麼……”

樹影完全消失在神域上空。

樹影既然消失了,來討伐神域的眾方勢力便冇了理由,各自分彆安置受傷的弟子,幾位大能商討片刻,仍是要求神域給個說法。

紫陽強自按捺著,重明居然能讓神域庇護,要降服他怕是有些難度了。

紫陽的視線太過囂張,丹頂鶴憤怒地瞪回去,剛一轉頭,不經意對上一雙清透又朦朧的黑眸,“陸綺雲!你,你——”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