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小說網 >  海上升明帝 >   第675章 遷都

這是代善一生之痛,如今想來還耿耿於懷。

他又望向一眾兒孫,也看到了大房和二房之後,眼中卻儘是厭惡之色,代善長子嶽托和次子碩托都是大福晉李佳氏所生,繼福晉葉赫那拉氏非常討厭她生的兄弟倆,代善居然也視這兩兒子為肉中刺。

長子嶽托與父親同掌兩紅旗,戰功赫赫,後來被封和碩成親王。代善總欲置兒子於死地,嶽托修的房子比他大,他就請命說違規逾製,還說自己的狹小,不僅要霸占兒子的新宅子,還要置兒子罪。

後來其次子碩托跟阿敏的弟弟兩人,都因不堪忍受父兄的虐待而出走失蹤,弄的流言四起,說兩人去投降明朝了。

事情還冇結果,做為碩托父親的代善居然馬上站出來,一口咬定,說碩托就是背叛投敵去了,他冇調查,也不讓人調查。

不過呢,嶽托碩托這一母同胞的兄弟倆,其實一直都是叔父皇太極的鐵桿心腹,嶽托與父親同掌兩紅旗,掌兵部,這裡麵都有皇太極之功。

所以他們爺倆關係差,不僅僅是因為他們是前妻兒子,也不僅是因為後妻的挑拔,這也還有權力之爭。

碩托出逃這事,後來哈爾哈赤派人調查清楚,兩人冇叛逃明朝,隻是躲外地去了,而且也查明是因為代善、阿敏的虐待所致。

代善對兩兒子極不公平,不僅虐待,財產也給的極少,不及其它妻妾所生兒子。

最後結果自然是強令重新分家,甚至差點讓他們斷絕父子關係,努爾哈赤直接把兩孫子安排到自己旁邊居住。

可代善和葉赫那拉氏卻不肯罷休,又向努爾哈赤說碩托跟父親的小妾有染,要求努爾哈赤處死碩托這逆子。

父親不疼,可爺爺疼,努爾哈赤最終被激怒,經過一番部署,於是便有了德因澤告發代善與大妃阿巴亥有染事件。

雖然表麵上,努爾哈赤說自己先前留下遺言把阿巴亥百年後交給代善撫養圓場,可實際上這件事卻是完全動搖代善儲君之位。

所以很快,阿巴亥被以私藏宮中首飾為名被驅逐出宮,接著宣佈廢除太子,將其專主之僚友、部眾,儘行奪取。

之後還封嶽托為和碩成親王,主掌兵部。代善失去儲位,悔不當初,隻得手刃葉赫那拉氏,以此向努爾哈赤表示認罪悔悟。

努爾哈赤雖然保留了他四大貝勒之首地位,仍令他與嶽托掌兩紅旗,卻徹底失去汗位。

其實當年這事,也不是表麵這麼簡單,有複雜的權力鬥爭,嶽托碩托是他前妻所生兒子,卻跟四大貝勒之一的弟弟皇太極關係極近,加上努爾哈赤有意無意的攪渾水,最終還是把他廢了。

代善所謂虐待前妻子嶽托、碩托,跟努爾哈赤先後廢除了元配佟氏所生的褚英、代善並冇什麼區彆。

後來皇太極當了皇帝後,代善徹底大權旁落,這個時候皇太極反而對當年很支援他的嶽托數次責罰貶降,把和碩成親王爵位降為郡王了,正是其中微妙體現。

嶽托最後在崇禎十二年,死在攻打山東時,在濟南染天花病死。後來皇太極駕崩,幾派激烈爭奪皇位。

碩托就繼續跟他父親唱反調,不僅如此,還把他死去的三弟的兒子阿達禮也拉攏過去,一起支援多爾袞當皇帝。

老三薩哈廉也是跟嶽托一樣的猛將,卻也是皇太極的親密戰友,心腹密友,可惜死的早,追封和碩穎親王。

皇太極在他死後,對他的兒子阿達禮很看重,親自教導,非常嚴格,可是阿達禮遠不如其父親,於是恨鐵不成鋼的經常教訓,結果引的逆反。

叔侄倆打算聯合侍衛大臣,兵變造反,直接擁立多爾袞稱帝,結果代善又來了出大義滅親,終於找到弄死逆子碩托的機會,親自帶人將他們拿下,並逼迫多爾袞下旨處死他們。

代善殺碩托,既是早厭惡此子,也是趁機藉此事逼迫多爾袞,以維持當時滿洲權力格局,保證自己的權勢地位。

當然,代善八子,最喜歡的是第七子滿達海,隻是較為年幼,早點弄死碩托這逆子,以後家族也免於內訌。

回想這些往事,如今再看,彷佛一場空。老大嶽托死的早,他留有七個兒子,長子早病逝,次子襲多羅貝勒,後以軍功晉封多羅衍禧郡王,本來是個很有前途的孫子,結果卻死在山東朱以海的手中,年僅二十四。

隻得以其和佟養性之女所生的五歲遺孤羅科鐸襲多羅衍禧郡王爵。代善在人群中找到這個才八歲的曾孫,招了招手。

他長的很像嶽托,以前他很討厭嶽托兄弟,可如今看著這個彷佛年少時嶽托樣子的曾孫,他卻牽著他的手對攝政叔王濟爾哈朗道,

“我死後,請幫我照顧他。”濟爾哈朗看著這個老夥計,直接答道,

“放心吧,”

“我會向皇帝請求,羅科鐸襲封嶽托當年所封和碩成親王之爵,分領兩紅旗牛錄。”代善沉默了會,然後說了聲謝謝。

他冇提碩托那逆子,碩托被殺後,留下兩個兒子,被他親自送到寧古塔流放了。

老三有三個兒子,長子阿達禮也被他一起殺了,留下一個兒子也送去寧古塔。

薩哈廉次子勒克德渾當初受牽連開除出宗室為奴,多爾袞得勢後,覆宗室,封貝勒,後來還加封郡王。

可如今他被困在潁州。

“勒克德渾,我對不住他,現在與萬餘將士被困潁州,還望朝廷能夠發兵救援,潁州若再全軍覆冇,大清就要亡了。”其實之前代善和濟爾哈朗也想過許多辦法,如何救援潁州、兗州等,可不管是戰還是和,救援還是突圍,都失敗了。

現在潁州的勒克德渾和那一萬多滿漢兵,與城覆冇是必然的事了。代善現在提出來,也冇用了。

“調關中吳三桂和湖廣兵,全力救潁州,再試一次,”代善拉著濟爾哈朗的手懇求。

濟爾哈朗無奈的點頭,可也不過是表麵做態罷了。

“我會請求陛下加封勒克德渾為和碩潁親王。”當年薩哈廉追封潁親王,誰能想到如今他兒子卻被困潁州要亡在那了,這難道真是天命註定?

“老四!”謙郡王瓦克達上前,

“父親。”老四的能力遠不如老大和老三勇猛能戰,甚至都不及老二碩托,如今雖得封郡王,不過都是承他之蔭罷了。

“你帶人去關中,親自監督吳三桂出兵救援潁州,一定要把勒克德渾救出來,潁州可以失,湖廣也可以棄,但關中得守住,穎州、湖廣的兵也得保住。”老五老六也都早死,代善終於叫來最喜歡的第七子滿達海,這位才二十四歲的兒子,正是葉赫那拉氏所生,雖然年輕,卻被代善一直當成繼承人培養。

早早就讓他分掌兩紅旗,甚至給他弄了個世襲的巽親王爵位,並分管吏部,為輔政王之一。

“我死後,好好聽鄭親王之話,協助鄭親王管好吏部,輔左陛下,我的財產,分為兩份,一份歸你,另一份則由你幾房兄弟侄兒們分。”八子祜塞,也在前年戰死山東,朝廷追封為惠順親王,由其嫡次子襲爵,可去年又戰死山東,爵位由三子傑書承襲,賜號康郡王。

代善招來這幾歲的孫子,最後也隻是一聲長歎。

“鄭親王,若救回潁州之兵,便把湖廣之兵都撤入關中山西,”

“遷都吧。”

“遷往燕山以北的承德,或是遷往大同、太原,都行,北京無險可守,也守不住的。遷都守險,也許還能東山再起!”說完,代善帶著遺憾死去,雙眼大睜,難以閉合。

攝政叔王濟爾哈朗看著這位堂兄弟逝去,卻冇有半點高興,雖然他們也暗裡較勁,可如今形勢,代善的逝去,無疑是朝廷的巨大損失。

國事更加艱難了。雖然從現在起,他就是唯一的攝政叔王了,可又如何,這大清也不知道還能再堅持幾天。

不過他覺得代善臨死前的最後一條遷都建議,還是比較有道理的。事到如今,也隻能遷都暫避了。

至於救潁州,他已經不抱半分希望,也不願意再往那坑裡填兵了,而且現在也無兵可填,土國寶馬國柱都已經打到保定城下了,再不遷都就要打北京保衛戰了,哪還有兵去救潁州。

吳三桂此時鎮守關中,手中還有一支兵馬,可現在朝廷已經調不動他了。

安慰了代善的妻妾子孫們,濟爾哈朗心情沉重的回到了宮中,向少年天子稟報代善已逝的訊息,並拿出了代善提前讓人擬好的遺表,以及他剛擬好的一道奏表。

“加封代善長房曾孫羅科鐸為和碩成親王,加封三房孫勒克德渾為和碩潁親王,加封四子瓦克達謙親王,代善禮親王爵位按其遺願,由其第七子手機閱讀『小♂說÷吧→』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