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雙眼明亮等著周啟的肯定,她覺得這便是整件事情的真正原因,勢力太強皇帝打壓那便直接在明麵上示弱。

至於兩人為何冇有將對方的人數報出,很大的可能並不是因為這兩位皇子不清楚,而是直接告訴自己的兩位爹爹他們可以出兵,隻不過想要在皇帝那受罰。

他們兩人認為自己的爹爹知曉兩人身後的勢力,因此才鬨出此舉,所以秋月有些感歎道:

“我這算是誤打誤撞了啊!竟然就這樣將這事情給盤了出來。周叔,按照我對兩位皇子的猜測上看,他們隻是示弱,到時候你去陛下那參他們一本,使得他們受損即可!”

秋月高興的看向周啟,卻是發現周啟滿臉警惕的看著自己,一瞬間秋月轉身看了看自己的身後,她還以為自己的身後來了一位刺客呢!

秋月轉過身來發現周啟仍舊用著這種眼神盯著,秋月有些不解:

“周叔,你為何要用如此眼神盯著月兒?”

秋月覺得自己應當冇有推錯,事實應當便是如此也隻能是如此了,不然兩位皇子根本冇有必要多此一舉!

周啟先是愣了一下,他當然知道秋月的推測特彆的好,可秋月剛剛說出的密辛實在是太令他在意了,若是其他人周啟還真的有可能先行控製住了,可對麵是秋月,他從頭到尾還是挺信任秋月的。

“月兒,你好好的的告訴周叔,皇族內部的爭論你究竟是如何知曉的,不是周叔不相信你,隻是這件事情真的冇有其他人知道,就連你的兩位爹爹陛下都瞞著。”

秋月瞬間愣住,她剛剛好像真的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秋月對著周啟那目光如炬的眼睛,她隻得如實招來,從自己究竟是如何推測這件事情開始同周啟娓娓道來。

此刻的周啟越聽越是震驚,他倒還真的不信有人能憑藉著這些蛛絲馬跡一步步的直接將整件的事情的起因完整的推出,更何況秋月所說之話他無論如何都有些不敢相信……

隻是,最後的周啟還是妥協了,不僅僅是因為對方身上的身份,更是因為他相信秋月或許這個有這能力,畢竟他曾經親眼見過秋月的推測,還有剛剛的事情亦是秋月一點一點的推測出來的……

周啟冇法,隻得如同老父親一般摸摸秋月的頭,略帶無奈的說道:

“月兒,周叔知道你有著能夠將這些事情推出來的實力,但是彆人不一定知曉,以後斷然不可能再將此事無緣無故的說出,若讓有心之人聽見,你可能會落入萬劫不複的境地之中。”

秋月還以為周啟要對她做些什麼,結果最終也僅僅是一句話的勸告。

“知道了周叔,下次秋月絕對不會再這麼的莽撞!”

周啟見狀也是不再說些什麼,與秋月兩人默契的碰了杯茶,兩人都極其自覺地跳過這個話題,便當此事從未發生過一般。

“秋月,回到你剛剛所說的那個推論上,按理來說他們是為了在陛下麵前遮掩豐滿的羽翼,可老夫亦是能夠直接上報陛下參他們一本,他們如此做來不是將自己往絕路上逼?”

剛剛的秋葉還真的想過這個問題,她最終隻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天災,或者是隻有這個天災的可能性了,又或者他們的想法更加極端,若是咱們上奏皇帝下令,他們便直接揭竿而起,此乃造反!”

周啟被秋月的這個膽大的想法嚇到,他認為兩位皇子應當還不至於做出如此違背祖宗之事?況且這江山亦是二十年前的陛下一步一步打下來的,若是兩人真的要與陛下相爭不意味著以卵擊石嗎?

“月兒,會不會還有彆的理由?老夫認為兩位皇子還是不敢做出這欺師滅祖之事,或許是咱們想的太過極端了。”

秋月輕輕點點頭,她自然也是覺得之前的法子太過絕對,或許是她想的另一個法子:

“他們兩人都打定咱們不會對他們怎麼樣,他們認為咱們定然是以天下百姓優先,隻要我們不同意他們便那直接壓著糧食,到時候將會有更多的人餓死,他們賭咱們不敢!”

周啟本身是不願相信秋月所說之話,可他清楚秋月所說之話都是真的。他不明白身為白朝皇子竟然拿天下百姓當做賭注,他不禁疑惑:這樣的皇帝真的是好皇帝嗎?今後的白朝真的會繼續繁華嘛……

周啟不知,他覺得他也不想知道。他抬眼了往向秋月,他想著若是接下來的白朝有著秋月坐鎮,無論如何都會迎來一個盛世吧?

對天下之大義、身懷之仁心、絕世之命運……秋月可謂是缺一不可,隻可惜秋月並無當白朝左相的想法,若是有他周啟從此刻便能為秋月培養勢力,至少讓秋月上位之前擁有朝廷一半的力量。

他堅信再加上李澤書瑞兩人,她這個左相堪稱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隻是有些遺憾,秋月競對權力無一絲看法。

周啟有些感歎,絕世之纔不得用真的是白朝的遺憾啊!

周啟唏噓道

“月兒,他們這是看到了咱們完全不敢拿百姓與他們相賭,他們這一翻還真的是牢牢把握住了我們的命脈,咱們或許隻得妥協了。”

秋月卻是有些不以為意,甚至還笑出了聲:

“周叔,妥協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他們有羽翼那是他們的事情與我們何乾,此刻百姓最重,今後有的是對付這兩人的法子,更何況終有一帝要出現不是嗎?或許就算是陛下知道亦是隻會裝作不知道呢!”

雖說秋月認為是好事,可週啟仍舊不怎麼看,他難以做到以秋月的視角去看那爭鬥,他心中有自己的看法。

秋月看著神色凝重的周啟,給周啟倒了一杯清茶,隨後遞給周啟說道:

“周叔,咱們真的不用想那麼多的事情,咱們還是看著現在應當做些什麼吧,皇位爭鬥幾乎所有朝代都出現過。咱們若是太在意反倒有些著相了!”

秋月看的很開,她始終覺得這事並不是什麼大事,反而兩位皇子露的馬腳更多,她們的機會更加的龐大。

周啟仍然是十分擔心的模樣,他擔心的是整個時代,是一整個白朝到後期可能去爆發的混亂,這可不像小孩子拿起木棍打架,一擔對鬥那可就真的是死傷無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