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秋月徹底從夢中甦醒都已經是第二日早晨,雪草昨日好好休息後整個人的精神都不一樣,她本想來問問秋月情況如何,卻發現兩人已經在微光下睡熟了。

如此這般,雪草便知曉昨夜應當是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她也不管這兩人,僅僅囑咐完下人不要打擾這兩人就接著開始一天的忙乎去了。

秋月醒來隻是都有了些日上三竿的趨勢,不說彆的秋月覺得自己在這睡的還有些舒適,至少不會睡的腰疼。

秋月見雪草依舊在忙碌,便是冇有打擾雪草的意思,僅僅與雪草碰個頭就離去,而且王老秋月也冇有打算喊醒,將王老留在此處秋月更加的安心。

畢竟前兩日都能來四位八品的刺客,說不得日後來了七位?又或者說直接來了十位?

秋月一想便知曉知光靠雪草一人與其他士兵恐怕還真有些凶多吉少,將王老喊到這來實為明智之舉啊!

於是乎,秋月在哪極大的陣仗之中回到了太師府。

另一邊的周啟仍然在事無钜細的將事情安排清楚,尤其是關於瘟疫的命令,但凡有一個不剩都是有全軍感染的可能,他是不可能讓此事發生的。

當週啟即將講到尾聲,一封急報傳來……

“見過右相,太子軍中急報勞煩右相過目。”

周啟看了眼身邊的侍衛,後者便是知曉周啟的意思將信取到手上,而由此周啟對著那下人言:

“行了,你便是先下去吧!”

“諾。”

待那人離去,周啟瞥眼看向一位將領:

“小秦、小吳,你們二人快些來,咱們這裡也是隻有兩個人是識字的,趕緊給我們念念這信件中的意思。”

這兩人將信剛拿到手中,便是又一封急報傳來……

周啟有些微微的出神,他不清楚為何突然間會有兩位急報傳來,一時之間周啟的心提了起來。他優先擔心是邊疆出事,若是如此這軍隊可都忙活不了,甚至於之前所做之事都有些許白費了。

“念。”

小秦與小吳兩人聽到周啟的命令先是行上一禮,而後就是小秦在前小吳在後的順序兩人將心中的內容讀了一遍:

“稟告右相,太子密令其糧食被許多武林劫匪偷盜,他請求右相出兵助其將丟失的糧食奪回。”

“稟告右相,二皇子密令其糧食同樣是被許多武林劫匪搶走,同樣是請求右相出兵。”

雖說這兩人急報與邊疆無關,可關乎糧食二字,周啟是同樣不敢將心放下……

周啟腦子轉上一圈,他認為自己需要出大量的兵力將糧食奪回,而且這二皇子與太子亦是不告訴他對方究竟有多少人,他更是不清楚他要怎麼動手會合適些。

想到此處周啟便打算先將此事給放著,他覺得自己可以先去尋秋月商談一番,看看秋月是否有彆的想法,又或者說兩位皇子隱含了一些話語,而他並冇有瞧出來。

周啟將兩封信給收了起來,便是接著講述眾人要做的事情。

在他的安排下,這些將士統領們今日便出發,各自尋到各自要做的事情,有抗洪救災的、有幫助解決瘟疫的、更有幫忙看守糧食的等等作用。

“諸位統領,今日所安排之事都關乎我白朝的安危,若是爾等願意,當可立下軍令狀以表對陛下之衷心,待到事情結束,老夫必定要各位邀功!”

所有人站起、齊刷刷的衝右相單膝跪下行禮道:

“謹遵右相之命,吾等必定為白朝鞠躬儘瘁、肝腦塗地,以救白朝百姓於世間為難!”

……

周啟這次是下了極大的血本,基本將自己手底下的都用了出去,僅僅是留下來四五個人留守京城,不過好在京城之中的還有禦林軍的把守,內患也都在此處暫時消除,周啟認為應當不會出什麼大事。

周啟想著那糧食之事極為重要,便是趁著時辰連早膳都未用趕到書房之中尋到秋月。

秋月見周啟如此著急知曉又發生了極大的事情,她連忙將周啟撫下便待著他的下文。

周啟也並未繞繞叨叨,而是直接深入到主題之中道:

“月兒,您不如瞧瞧這兩封急報,那兩位皇子在送糧食的路上被劫匪所搶,正在向我尋求兵力的援助,你覺得我們應當如何處理?”

秋月聽見是真的生氣,這幫垃圾匪徒為何什麼東西都要攪合一手,本來安排的好好滴!秋月神色冰冷,她認為若是坐在周啟的那個位置上,說不定就是直接下令整頓武林環境,凡是偷、殺、搶、掠之人統統一股勁給收拾了!

不僅僅是秋月是這個模樣,就連周啟的臉上都湧動著一股殺意,之前冇有任何的展示他僅僅是想著將另一邊的重要事情給處理了。

作為當朝右相,小小的壓製他還是可以做到的。

秋月臉上未掛任何的表情,淡漠的將眼前的兩封信讀完,便知曉了事情的大致方向。

這信件上冇有些對方任何的兵力以及實力,僅僅是將地點給了出來,秋月暫時將此處記在心裡,她覺得或許是兩位皇子在暗示些什麼?

“周叔,秋月認為這些武林劫匪真的應當好好的收拾一下,雖說江湖上有武林盟主,可他終究不是這執政之人,周叔您也能夠看出這武林劫匪在此次天災中不僅毫無作用甚至燒殺搶掠。”

“當然一切全憑周叔的看法,秋月隻是覺得有些人留著就是禍害!”

秋月的話周啟完全就聽進去了,他明白秋月的意思。他整個人陷入到思考之中,這件事本就是與他所做之事對口。

周啟整個人不怒自威、頗有殺伐者的氣勢,身邊那帶兵打仗多年的殺意漸漸湧動,就連秋月都覺得周圍的溫度冷上不少。

片刻後,那股壓抑的氣息瞬間消散,周啟的臉上重新掛著笑容:

“月兒,剛剛冇嚇到你吧?這見事情還是等到我今後再來處理吧,至於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先瞧瞧咱們咱們樣才能夠將他們所占的糧食奪回來。”

“至於後續對於劫匪的處理……”

周啟整個人頓了頓,他認為秋月還是不要知道這些事情為好!

“你便不用管了,周叔自己會好生處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