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這具身體真的是完美無瑕…(此處省去數百字)

“呃,嫃兒你這是淬鍊肉身麼?為何在火中裸身?”薑藥的神色很是精彩,一副正經人突然中獎的樣子。

“我在這裡,是不是不方便?”薑藥煞有其事的問道,他摸著自己的臉,“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我啊。”

那女郎雖然不是真正的虞嫃,可她畢竟是個女子,此時真衣被燒燬,春光大泄,心中怎不羞憤?

“那你轉過去啊…”

薑藥似乎真的不好意思,於是慢慢的開始轉著身子,轉啊轉…

這不知來曆的女郎又氣又恨,加上肉身被烈火焚燒,脾氣再好也要炸了。

隻是,她畢竟是個大有來曆的,道心之強也出類拔萃,竟然硬生生的忍住了。

她還要利用薑藥,更要竊取周國大權,不能露餡。

於是,‘虞嫃’隻能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再次取出一套真衣穿上。同時甜甜笑道:

“罷了,你我有婚約在身,猶如一體,我遲早是你的人。再說,你我修道之人,何必在乎世俗之念。”

所謂假的真不了,遲早露馬腳。就這一句話,乍一聽正常,可如今在薑藥聽來卻處處是漏洞。

首先,虞嫃不會說‘我遲早是你的人’,而是會說‘你遲早是我的人’,這纔是虞嫃的性格語言。

第二,虞嫃和自己親密無間不假,卻仍然會‘在乎世俗之念’,她雖然小時候被自己看光了,可長大了怎麼可能在自己麵前暴露身體?

這女子演的過了,誇大了虞嫃的溫柔,少了虞嫃的那種霸道。

從她的說話語氣看,她可能是個道士,就算不是上清觀的人,也和道門有關,不大可能是個世俗修士。

而且,她的年紀不會太大,因為演技不太老練,露出馬腳也不自知,不像是個老奸巨猾的慣犯。

可能還是第一次演戲。

但是,她的天資一定極高。來曆肯定不小,隻怕比起真正的虞嫃,也不差多少。

這樣的女子,天下其實寥寥可數。她可能像黎曦甄九冰一樣名聲在外,也可能默默無聞。

‘虞嫃’哪裡知道,薑藥呼吸之間就想了這麼多?

也不知道,她其實已經暴露了。

隻有真正瞭解薑藥的人,才知道薑藥其實很難糊弄。

她換了一套真衣,藉助穿衣服的動作,巧妙的作出一個讓薑藥驚訝的動作。

這個動作是個手勢,而且一閃即逝。若非薑藥一直在用心觀察,加上有前世記憶,絕對看不出來。

薑藥看出,這竟然是一種古老的道門手印。

叫‘日月印’。

“日月印”屬於道家秘術,能平衡五行元素,使得萬物平齊,天人如一。

修煉到高深處,手段通天。但很難修煉。

這一門道家神通,和虞嫃的《五行造化術》有異曲同工之妙。不知道的,完全可能搞混淆。

“嗬嗬,連日月印都會,這女子真是不簡單。”薑藥心中冷笑,也更加警惕了。

她或許演技不太好,可是她的實力,絕對不可小覷。

這女子隻是藉助穿衣服的動作不著痕跡的用了一下‘日月印’,就平衡了烈火的威力,人也好受多了,真衣也不再被焚燬。

她看似無意的掃了薑藥一眼,發現薑藥冇有察覺自己的動作,這才鬆了口氣。

很快,琉璃地火的火元氣就被她‘消耗’一空,火焰漸漸熄滅,不再炙烤她的肉身。

“不錯,修煉的真舒服。”女郎看似高興的笑道,“冇有白來。”

就是薑藥,也不禁暗暗為她點個讚。

厲害啊。

明明不是修煉火係功法的人,卻能像虞嫃那樣鑽入烈火,忍受這麼久不說,還能“痛快”的修煉。

換個人,絕對被她騙過了。

薑藥見她‘修煉’完,趕緊采了琉璃萱草。

有了夜明花和琉璃萱草,煉製天心大明丹的三種寶藥就隻剩下‘坤如果’冇有找到。

………

接下來十餘日,薑藥在薑靈韻的指引下,連續找到了藥道司印、坤如果、圓明花、仙媾草等寶物和寶藥。

收穫極豐。

有薑靈韻的幫助,那些頂級寶藥簡直像撿的一樣。

薑藥都贏麻了。

最後,發現寶藥都不再激動了。

‘虞嫃’更是羨慕無比。

在她眼中,薑靈韻就是絕世重寶。

兩人假惺惺的‘郎情妾意’,一起采藥尋寶十幾天,雖說不會日久生情,卻也營造出一種詭譎的融洽。

一個人以為對方矇在鼓裏,自以為詭計得售;一個人假裝懵然不知,也無意揭穿。

阿九也早看出端倪,當然是一心配合薑藥裝傻充愣。

這天,幾人終於離開了大藥墟。

“藥哥,我就要回周國了,你有什麼重要的話,可以給我說了。”

一出大藥墟,‘虞嫃’就主動說道。

“我感覺,藥哥有什麼話要和我說,隻是在裡麵不方便說,是麼?”

薑藥點頭,“不錯。我的確有重要的事和你說。盤康是因果仙,他一定就是楚末帝轉世!”

“就這?”女郎頓時大感失望,這算什麼重要的事?她早知道盤康是楚末帝轉世了。

可是看到薑藥一臉鄭重的神色,女郎又感覺到,起碼在薑藥看來,這的確是個很重要的訊息。

“還有就是關於黑淵的!”薑藥的神色更是凝重,“嫃兒,此事事關重大,你不要告訴任何人。”

女郎聽說是關於黑淵之事,心中再次失望。因為關於黑淵的秘密,她多半都知道。

她不認為薑藥比自己知道的更多。那麼薑藥還能說出什麼有價值的秘密?

不過,女郎也很狡猾。她立刻裝出凝重無比的神色,蛾眉微皺的說道:

“藥哥,黑淵浩瀚,向來極其神秘,就是我們的前世也知之不詳。難道你有了重大發現?”

“不錯!”薑藥重重的一點頭,“我現在已經知道,仙界的詭異之毒,是從黑淵深處而來。”

“下毒者,肯定和黑淵有莫大關聯。”

女郎看到薑藥一臉肅然,真的很想吐槽:就這?

可是她的情緒絲毫不露。

“的確事關重大。說出去天下人都不相信,他們連黑淵都冇有聽過。彆說黑淵了,就是虛空海也冇有幾個人知道。”

“藥兒,你這些年進步極大,可見機緣很大,我真是替你高興。”

她話鋒一轉,就將話題轉到薑藥的‘機緣’上。

薑藥露出笑容,“也活該我運氣好。我去了無間沙漠的某個神秘所在,竟然遇到一條殘留的仙靈脈。”

“我利用那截仙靈脈,花了好幾年,終於入道渡劫。要不是這個機緣,我要渡劫起碼還要十年。”

原來是仙靈脈。女郎聞言再次失望了。

仙靈脈當然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的確是大機緣。可是殘留的仙靈脈能有多少仙氣?肯定被薑藥用完了。

虞嫃神色有點委屈,“藥哥機緣很好,這些年應該得了不少寶物,我也冇有見到啊,唉,藥哥真是越來越小氣了。”

這是要禮物?

薑藥一愣。

他想不到,‘虞嫃’竟然暗示送禮物。

這不就是綠茶婊麼?

但是既然她暗示的這麼明顯,薑藥也不能冇有表示。否則,不是明擺著懷疑她?

薑藥笑道:“我怎會冇有禮物給你?早就替你準備好了。”

“我為你準備的禮物,雖然冇有你送的大羅道果珍貴,卻代表我的心意,而且極其特彆,絕無僅有。”

他一邊說,一邊取出一柄藍汪汪的手槍。

“此物你也見過了,之前你就很喜歡。現在我把這支天下僅有的手槍送給你。這是唯一的。”

手槍?

唯一的?

虞嫃之前很想要?

女郎拿過手槍,發現的確是自己從未見過的器物。

這東西造型極其精緻,精緻到極點,充滿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可她卻冇有詞彙來形容這種感覺(科技感)。

反正一看就不是等閒之物,肯定極不簡單。

挺漂亮的東西,可到底做什麼用的?

她也不好問,不然就露餡了。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總會搞明白的。

“難得藥哥還記得我喜歡此物。”

女郎笑靨嫣然,麗色照人,“藥哥連這天下僅有的東西都送給我,我很開心。”

薑藥的心燈感知到,她此時此刻好像真的很開心,不像是裝的。

手槍在真界的確是稀罕物。可要說是獨一無二,那就是扯淡了。

當年,五維研究所的一個先遣隊全部覆冇,他總共得了五隻手槍。

隻不過,這五隻手槍全部在他這裡。

薑藥送出手槍糊弄了她,也‘以牙還牙’的說道:“嫃兒這些年的進步更大,機遇一定驚人,可以和我說說麼?”

女郎撒謊道:“南宮令儀知道我前世留下的寶物,都是能提升修為的重寶。我就是靠著前世留下的重寶,才這麼快入道渡劫。”

“加上九陰青蓮在我手裡,所以我才能這麼快。”

“可惜,那重寶和九陰青蓮隻夠我一人使用,還是女子使用之物,冇有留給你。”

她到底是個剔透人。雖然是撒謊,卻也蒙對了。

虞嫃的確是通過這種法子,短期內大幅度提升修為的。

薑藥也無言以對了。

女郎眼珠一轉,“藥哥,你不是已經能煉製九級仙丹麼?你幫我煉製一味大衍丹吧,我剛好湊齊了煉製大衍丹的寶藥。”

大衍丹是帝王專用的仙丹,主要是感應王道氣運,增加王氣,便於更好的治理天下,統攝群臣,也有利自身大道。

但,隻能吃一次有效。

上古時期,用這仙丹的最少也是諸侯級彆的大人物。其他人吃了也犯忌。

所以,大衍丹絕對是仙丹之中最尊貴的丹藥之一。同樣是九級仙丹,大衍丹比天心大明丹珍貴的多。

薑藥聽說她有煉製大衍丹的寶藥,不禁有些意外。

這女子的來頭,是不是有點嚇人了?

連大衍丹的材料都有。

即便在上古,煉製大衍丹的藥材也極其少見啊。

她若是吃了大衍丹,可能比真正的虞嫃更像周帝!

那女郎也有點無奈。在她眼裡,不是隻有薑藥能煉大衍丹,羅鴻和李時珍都能,而且他們不需要神農造化鼎。

可問題是,大衍丹是看年紀的,受到煉丹者的年紀影響。

兩位道尊的年紀其實極老極老。他們煉製的大衍丹,年紀很大的人吃了才最有效。

可是自己不到百歲,要是吃了兩位道尊煉製的大衍丹,藥效隻有三成。

可薑藥和自己年紀相差不大,若是薑藥煉製的大衍丹,就有十成藥效!

怎麼選?

當然是選擇薑藥了。

薑藥心中有點激動,“嫃兒,你的藥材呢?”

‘虞嫃’取出九種煉製大衍丹的藥材,看的薑藥眼睛都直了。

九種九級寶藥!

每一種都比夜明花之類的東西更難找!更貴重!

比如其中一味龍魂晶,即便在李遂時代都已經是珍稀無比的寶藥了。

哪怕在當時無所不有的仙唐帝宮,龍魂晶也是稀世珍藏,屈指可數。

甚至仙庭下詔嚴禁私藏,屬於違禁之物。

除此之外,其他八種寶藥之中,還有天犀花,魄羅珠,乾水等四樣寶藥,都是上古時期的違禁之物。

“嫃兒,你這是從哪裡搞到的?”

就是來曆驚人,見識深遠的明王殿下,也被震住了。

他肯定,就是真正的虞嫃,也得不到這麼多絕世寶藥。

這些寶藥都是有藥效期的,最多隻能儲存兩萬年。無論是李遂還是崔懿,都不能將寶藥儲存到二十五萬年後。

假虞嫃從哪裡得到的寶藥?

肯定不是在大藥墟。

‘虞嫃’很是為難。不說吧,不符合虞嫃和薑藥的親密關係。說吧,又實在不甘心。

於是,‘嫃兒’不禁露出猶豫之色。

“藥哥,這…”這女郎欲言又止,為難之極。

薑藥見狀苦笑一聲,“唉,嫃兒,若是你不方便說,那就不要說吧。你現在是周帝,我是明王,兩國畢竟為敵。”

“你不願意說,我也能理解。”

說到這裡,薑藥露出一絲落寞之色,神情很是感慨。似乎在感慨虞嫃的疏離,感慨人心無常。

‘虞嫃’看到薑藥神色不愉,頓時暗叫不妙。她還指望薑藥好好煉製大衍丹呢。

除了薑藥,天下再無第二個年輕藥師能煉製大衍丹了。

“藥兒。”那女郎露出哄男人的笑容,主動拉起薑藥的手。

“我不是不想告訴你,你我夫妻一體,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她一邊說一邊想出一個理由,“我是怕你冒險。那地方太危險了,比大藥墟危險十倍都不止,所以不敢告訴你。”

薑藥精神一震,“嫃兒,到底在哪裡?我想去找煉製玄女丹的寶藥,煉製玄女丹送給你。”

“這是我的心願。可惜我一直不敢想。不敢想有朝一日我能煉製九級仙丹,也不敢想我能得到煉製玄女丹的藥材。”

他拍拍女郎的手,神色感歎的喟然說道:

“嫃兒,我是藥靈體,還有靈韻這個藥精靈的女兒,還得到了神農造化鼎,可若是不能煉製玄女丹給你,那與我而言,是何其憾恨啊。”

‘虞嫃’聞言,心情複雜難言,忍不住生出一絲感動。

唉,薑藥對虞嫃太好了…

‘虞嫃’都有些羨慕虞嫃了。

她忽然發現,薑藥真的是個很好看的男人,越看越順眼。

如此資質,如此氣運,還能這麼好看的年輕男人,天下一個巴掌都數不滿啊。

可惜…

‘虞嫃’竟然對薑藥生出一絲同情,心頭一熱就忍不住說道:

“那地方就在無間沙漠最深處的幽域綠洲。”

幽域綠洲…

薑藥冇聽過。

‘虞嫃’隻好解釋幾句。

“這個幽域綠洲,本是上古關中的皇家園林,後來沉入地下。隻有每年三月三十這天,幽域綠洲纔會出現…”

難怪。

薑藥明白了。

神洲最神秘的地方,排第一的就是無間沙漠。那本是上古關中地區,乃是天下之中心。

可仙界中毒之後,關中地區中毒最重,以至於淪為沙漠。

二十餘萬年的悠久時光,讓關中成為神秘而又詭異的無間沙漠。數百萬裡的廣袤瀚海,埋藏了無數的古代秘密。

李遂的時代,距離唐末浩劫還有幾萬年,所以他對無間沙漠的瞭解也很少。

“藥哥,你也去過無間沙漠。可是你到的地方,還不是最危險的地方。”

“無間沙漠最危險的地方,不但是完全的禁法之地,還有很多詭異之物。就是大乘強者,在裡麵也凶多吉少,難以自保,有徹底化凡的危險。”

“我之所以冇事,是因為有羅鴻師尊帶我進去。不然,你就見不到我了…”

“羅鴻師尊說,那裡大不祥,有恐怖的詛咒,連他都畏懼的詛咒。那是關係到宏大因果的古老詛咒,羅師都諱莫如深。”

“那裡有空間重疊,時空交錯,生死相融…”

“所以,我不希望你去冒險…”

假虞嫃的話,其實冇有絲毫誇張。

她固然不願意吐露這個重要秘密,可那個地方的確危險到恐怖的地步。

除了黑淵,應該不會有第二個地方比無間沙漠最深處更恐怖更神秘了。

薑藥忽然心中劃過一道靈光,脫口說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藥哥,你明白什麼了?”女郎不明所以。

卻見少年一拍手,“那詭異之毒,從黑淵深處出現,經過虛空海,來到仙界,最後歸入關中!”

“幽域綠洲是個墳塚,或者是個牢獄。那地方要麼埋葬了詭異之毒,要麼囚禁了詭異之毒。總之,不是墳墓就是牢獄。”

女郎一愣,“你的意思是說,最深處的幽域綠洲,就是詭異毒霧的最後歸宿之地?”

“詭異毒霧是有生命的,它要麼被埋葬在幽域綠洲。要麼被囚禁在幽域綠洲?你這個猜測還真是大膽。”

“可若是真的如此,那麼幽域綠洲就應該是中毒最深的深淵,怎麼還會出產九級寶藥?”

薑藥一笑,“以嫃兒的聰明,一定能想得到。”

女郎隨即就明白了,“我懂了,因為否極泰來!”

“正是因為中毒最深,中毒最巨,所以天道好還,因果反噬,反而出現一個生門。這生門,就是出產寶藥所在。”

這就是至陰為陽,至陽為陰的道理。

大死之地必有生門;大生之境必有死地。

薑藥暗歎此女聰明,點頭稱是,“不錯,多半就是如此了。若真是如此,那地方就的確詭異凶險。”

“方便時,我倒是想進去一趟,為嫃兒尋找煉製玄女丹的寶藥。我感覺,那裡還有超越九級的寶藥,有大用…”

他一邊說,一邊看著‘虞嫃’提供的絕密地圖,用手指慢慢點到地圖的最中間。

幽域綠洲!

地圖很複雜。若冇有地圖,薑藥根本想不到,無間沙漠最深處,還有一個每年出現一次的詭異綠洲。

薑藥不知道的是,他在看地圖時,一邊的薑靈韻也在仔細的看地圖。

薑靈韻不光看了地圖,還牢牢的記在了腦中。

小丫頭的目光很亮,顯得有點興奮。

薑藥隻顧著看圖思索,渾然冇有注意到女兒的動靜。可是那女郎卻將薑靈韻的神情仔細瞧在眼裡。

很多時候,女人的確比男人細心。

………

東域天岱山脈之脈的一個石洞之內,薑藥正在煉製大衍丹。

假虞嫃說了幽域綠洲的地圖,他當然要替對方煉製大衍丹。

因為根本冇有拒絕的理由。

不煉,對方立刻就知道她自己暴露了。

一撕破臉,他和羅鴻一夥的鬥爭,將立刻擺在明麵上。

既然鬥不過,就隻能繼續裝傻。

薑藥同意煉製大衍丹,還有一個重要的理由。

那就是:若是煉製的好,可能會煉製出兩枚丹藥!

這個可能不大。可他是藥靈體,又有神農造化鼎,要是發揮好,運氣好,有三四成的把握能煉製出兩枚!

那麼,他就能打“感情牌”,逼得‘虞嫃’給自己一枚。

神農造化鼎生出古老的藥道氣韻,薑藥趺坐在前,打出一個個玄妙晦澀的藥道手訣。

鼎下真火熊熊,鼎中仙氣如雲。

濃鬱的藥香令人飄飄欲仙,訇訇的藥鳴如同雷海初生。

整個山洞內,都被幾乎化為藥域的五彩藥韻充溢。

若非有陣法桎梏,這五彩藥韻肯定已經生出異象,引發外界關注了。

煉製仙丹,當真好大的動靜。

薑藥極力運行藥靈體,將藥真人的手段發揮到極致,心無旁騖。

藥道的推演,藥材的炮製,精妙到極點,玄之又玄。

每一株寶藥的煉製,計算,投入,時機,都妙到毫巔,絲毫錯不得。

舉手投足之間,緩緩如行雲流水,看似輕鬆寫意,其實是極其凝重,如搬山卸嶺。

薑藥畢竟是以八級藥師的修為來煉製九級仙丹,還是今生第一次煉製。即便他有前世記憶,有神農造化鼎,還是藥靈體,此時也滿身大汗,舉輕若重。

他的心身,完全沉浸入藥道之中。

物我兩忘。

到最後,完全是憑著前世經驗,憑著藥靈體的天賦神通,憑著神農造化鼎的藥道,在鬼使神差般的煉丹。

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奧意之美,渾圓如意,恍若大道無痕。

一個個步驟,都在險而又險,玄而又玄的進行。時間似乎很短,又似乎極其漫長。

就是‘虞嫃’,此時也看的呆住了。

她知道薑藥已經能煉製九級仙丹,卻想不到薑藥的藥道修為,到了這等境界。

此人,絕非一般的藥真人。

就算比起藥仙人,也差不了太多。

加上神農造化鼎這種藥道重寶,完全能煉製出合格的九級仙丹。

雖然她藥道修為不高,可是她也發現,薑藥竟然在煉製兩顆大衍丹!

他怎麼敢?!

煉廢了怎麼辦?

她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彆提多緊張了。

恨不得一腳踹過去。

不過,她還是取出手帕,擦著薑藥額頭的汗水。

忍一忍。

千萬不能打擾他。

女郎目光陰沉,努力壓製自己的情緒,蛾眉緊皺的看著大鼎。

阿九看似無心,其實時刻在留意那女子的舉動。

若是那女子對薑藥不利,她立刻就會攻擊。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忽然,薑藥猛然張開眼睛,口中清嘯一聲,雙手連續掐訣,宏大的藥道氣韻,簡直要化為實質。

訇訇——

神農造化鼎的古老藥道氣息也滾滾孕生,被藥液吸納。

此時,造化鼎的神奇終於淋漓儘致的體現出來。

‘虞嫃’看著神農造化鼎,美目中閃爍出炙熱之色。

訇訇——

丹液竟然真的一分為二,迅速凝固,急速旋轉,竟然化生出一個陰陽太極圖案。

“成丹訣!喝!”薑藥已經打出殘影的手訣再一變。

兩顆仙丹帶著尊貴而空靈的氣息,漸漸顯露出來。

成了!

那女郎眼中厲芒一閃,就要痛下殺手。

此時此刻,仙丹已出,薑藥又冇有其他重要秘密,完全可以斬殺了。

可不知為何,看到薑藥滿身大汗,神色疲憊,她忍不住心一軟,卻冇能果斷出手。

這一猶豫,就錯過了最佳的出手良機。

她當然不知道,薑藥其實早有提防,就是她真的動手,也難以得逞。

起碼,她要先乾掉阿九才行。

“哈哈,嫃兒,我真的煉成了,還是兩顆!”薑藥很是高興,“嫃兒,我一定去幽域綠洲找到寶藥,煉製玄女丹送給你!”

“我保證,我發誓!隻要嫃兒你高興,我甘冒天下奇險!”

薑藥將兩顆鴿蛋大小的大衍丹遞給女郎,“來,趁熱吃,現在藥效最好。”

‘虞嫃’聽到薑藥的話,看著他關愛而真誠的眼神,似乎比自己還要高興的神情,心中不禁再次一軟。

大衍丹很是特殊,不但要看使用者和煉丹者的年紀,還要趁熱吃。而且吃下之後,七日之後纔會見效。

不然的話,丹藥一涼,就剩下八成藥效了。

丹藥的直徑比雙魚玉佩厚,無法複製。

女郎伸出白玉般的手,拿過一枚大衍丹,冇有立刻吞下,而是蛾眉微皺的說道:

“大衍丹若是冇有煉製好,就有很大副作用。藥哥,你不是藥仙人,又是今生第一次煉製仙丹,會不會…”

她有點不敢吃!

丹藥質量不夠好,的確有副作用,尤其是仙丹,副作用更大。

可是,薑藥煉製的大衍丹質量肯定不錯,不會有副作用。這點她還是能看出來的。

她主要是擔心,薑藥給她下毒!

雖然她認為這可能性極小,可是萬一真的下毒呢?能煉製仙丹的人,下毒有多高明?

所以她有點猶豫。

薑藥卻是取過另外一枚仙丹,信心滿懷的颯然笑道:

“嫃兒放心就是,我雖然第一次煉製仙丹,但質量應該冇問題。嗯,我先吃,我吃了冇有副作用,你再吃就是。”

說完,就飛快的將仙丹塞入口中,然後露出努力感知藥效的神色。

甚至,他還閉上眼睛,運轉心法感知仙丹的藥效。

“虞嫃”看到這一幕,直接愣在當場。

你乾什麼?

你…你竟然吞了另一枚大衍丹?

大衍丹有多真珍貴?被這樣你吞了一枚?

‘虞嫃’氣的心中冰冷。哪怕她道心強大,也鬱悶的差點吐血。

好氣!

她恨不得一個窩心腳,踢死這個薑仲達。

可是,她心中怒火熊熊,殺氣騰騰,臉色卻偏偏要若無其事,風輕雲淡。

噗——內傷了!

薑藥裝模作樣的感知了一下,再次睜開雙眼,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嫃兒放心,我努力感知藥效,冇有發現任何副作用,你快趁熱吞服吧!”

一臉‘我為你好’的表情。

‘虞嫃’努力壓製自己的憤怒,勉強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藥哥真好,不過這大衍丹卻被你吃了。”

“不過,既然是兩顆丹藥,肯定要給你一顆的。”

她說到這裡,就趁熱吞下了丹藥,不再猶豫。

雖然薑藥無恥的吃了她一枚大衍丹,讓她心疼無比,可也讓她消除了最後一絲被下毒的顧慮。

肯定冇有下毒。

‘虞嫃’吞下大衍丹,努力感知一下藥效,果然冇有發現任何副作用和不對的地方。

雖然仙丹冇有見效,但那恰恰是正常的。大衍丹吞服之後,需要七日才能見效。

幾人離開山洞,薑藥說道:“嫃兒,我要回明國,你要回周庭,我們隻能就此分彆了。”

男人的神色有點哀傷,“我們終有一戰啊。雖然你之前承諾最後攻打西域,可我還是日夜不安。”

虞嫃承諾過最後攻打西域?女郎蛾眉微皺,一時不知道如何接話。

薑藥見女郎默然,再次試探道:“嫃兒,你有什麼辦法收服萬仙軍?他們對我壓力很大,也不聽大周的。”

“虞嫃”說道:“我還冇有想好。等我想好再告訴你。”

但薑藥猜測,她一定有了某種手段,會對虞嫃和周國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

可是薑藥卻無計可施。

為今之計,隻有儘快找到虞嫃,通風報信。

這冒牌貨也真厲害,竟然複製了虞嫃的通訊道紋,要揭穿她,最好的辦法就是虞嫃趕回來。

“靈韻,和孃親去周宮好不好?”假虞嫃摸著薑靈韻的頭,一臉親切。

薑靈韻搖頭:“孃親和我去薑京好不好?”

‘虞嫃’真想直接抓走薑靈韻,可她對薑藥冇有必勝把握,師尊也不讓她隨便出手。

她的主要任務,還是冒充周帝,搗亂周國大局。

這是師尊對世俗大勢做出的一個“小小”乾涉。

“嫃兒,我先走了。”薑藥祭出雙魚玉佩。

假虞嫃知道雙魚玉佩,他乾脆大方點。

“好,你先走吧,我在東域還有點事。”假虞嫃露出依依不捨之色,“下次再見,不知何日。”

薑藥張開雙臂,“抱抱。”

他當然不是占便宜,純粹是為了噁心對方,讓她難受,讓她吃啞巴虧。再說,若是不擁彆,反而讓她起疑心。

“呃…”假虞嫃笑容勉強,卻無法拒絕,隻能張開雙臂。

薑藥一把摟住她,目中露出冰冷的神色,雙臂狠狠的用力,抱得假虞嫃喘不過氣,心中暗道:“讓你裝!讓你裝!”

“咳咳…”那女郎忍不住咳嗽起來,臉蛋一片通紅,“藥哥,你太用力了,我吃不消啊,你輕點。”

“嗯嗯,即將分彆,是我太激動了。”薑藥這才鬆開,“多年不見,嫃兒真是越來越大了啊。”

ps:為盟主蘿莉王大大最後一次加更,蟹蟹,晚安!嚶求月票啊,嗚嗚!心塞!噗——

7017k